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短途

演员DC

虽然是演员撒糖系列,但这篇不太甜(大概w不是腻腻歪歪的那种w

我明白同人已经完败了,小野的生日回连着四期播出来我要升天o r z不过,脑洞还是要继续码的~

我要吼一句:Movie3快来吧!!!!新op ed求pv!!!!!

祝食用愉快><









你听见了吗?

轻缓、舒畅、吞吐均匀的呼吸声。

胸口上下起伏,从睡着为止保持着平躺的姿势,脚趾从被子的末端露出来,手臂也肆意的放在被窝外面,我猜这家伙下一秒就要把被子整体踢开了。

“嗯........”

小野一个翻身,身上所剩无几的被子掀开的同时,搂住了卧在一旁默默观察他的恋人。

“唔,这家伙...搂这么紧!”

神谷扭了扭身子,把架在脖子上的那根手臂抬起来,挣扎着坐起身,帮恋人捂好被褥,四个角掖好了,才边乐着边离开房间,准备下午的工作。

现在是夏天,就算房间内开了空调,也受不了全身被被子包裹住吧。

“不管啦,谁让那个笨蛋连续工作三天三夜,也不发条消息也不打电话,等回家了倒头就睡,还睡死过去了,这都十几个小时了还没有醒的迹象,干脆捂热他.......”

神谷收拾包的空隙在脑海里碎碎念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回房间瞄了眼恋人,本想说“算了随他热去吧”,却遵从身体的本能将卧室的温度调到最适,将捂严实的被子向下拉了些,留了一张字条在枕边,出门前和爱猫叮嘱要多踩几下他的脸之后,放心的工作去了。

近期的拍摄进程很快,神谷作为这部剧的主角,已经拍到第六部了,人气与观众早已安定下来,如果要说粉丝的话,大部分从这部剧认识他也不为过。

但怎么说呢,神谷自身认为,这是久违的再演。

耳机中传来剧中主题曲,音符悠长却不缓慢,一个接一个,神谷坐在拍摄地不远处的石阶上,他闭着双眼,任凭风吹散他的头发。

第五部才刚拍摄完不久,剧组就通知神谷休息不了几天将进行下一部的拍摄行程。

有造型师上前来为他梳头,被风吹散的头发顺从梳齿,服帖在神谷的额头,两鬓略长,遮住了他的耳朵上半部分。

没过两分钟,跑过一座桥的场景拍摄完毕,头发又吹散了,他停下喘气的时候两侧的头发自然垂下,挡住了脸颊。

“咔,中场休息。”

导演说完端起一杯茶就离开了,其余工作人员各自散开准备吃午餐。

一个上午已经进行了不少拍摄,向来进度快且一条过的神谷也早已习惯,他接过剧组人员递来的便当,找了一个隐蔽的树荫下,掏出手机看看那个熟睡的家伙是否醒来。

—神谷桑谢谢你做的饭团,很好吃!

“不愧是到这个点了,也该醒了。”

神谷不急不慢的咽着午饭,想怎么回这个好几天没见面的恋人消息。

今晚一起吃饭?等我工作完出去走走?现在来我这边探班?啊...不对不对...

总感觉自己好像等不急似的,明明几个小时之后就可以见面了。

—神谷桑,抱歉,我今晚就要去大阪,大概一个月时间,没能及时和你说抱歉。

天空中残留了几道飞机云,隐约间能听到蝉鸣,太阳好像没那么晒了,便当里的饭菜却没再动。

将信息栏内打好的“今晚去xx餐厅吃一顿”逐字删除,换成另一句看上去不那么寂寞不那么想见你的话,这样既能表达我可以等也可以告诉自己,可以等下去的意念。

放下手中的便当盒,躺在草坪上,望着远方悠悠飘走的云朵。

该说是习惯了经常错开的行程,还是习惯了常不在身边陪伴的恋人呢。

在两人刚交往的时候可能会发些撒娇的短信过去,紧接着和他闹两下,再说“要小心”之类的话语,时日越长,渐渐的就变为“我知道了,要好好吃饭”的简单叮嘱。

经历过时间的感情,大概可以称之为陪伴吧。

“神谷桑,这边要开始了。”

“好——”

爬起身,拍拍裤子上的杂草,被经纪人看到只吃了一半的便当,没有逃过说教,摸摸头表示早餐吃的很饱,明知是借口但最终被原谅了,就理解为这是夏日炎热胃口不好吧。

才不是心情的缘故呢。



拍摄顺利结束,过不了几天恋人也将归来,神谷在家里给爱猫洗了把澡,随意收拾了下这一个月因忙碌而没及时整理的屋子,做了顿简餐,打开冰箱拿了一罐恋人常喝的生啤,正惬意着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两下。

—神谷桑我马上到东京了

—我们去哪里走走吧

神谷愣了两秒,手指点在屏幕上犹豫着怎么回小野时,第三条消息来了。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以前约会的那个广场见面吧,我在车站口等你。

这家伙自说自话什么呢?

神谷换了一件T恤,抓起一个口罩跑到玄关,摸了摸目送他到门口的猫咪,穿好鞋跑下楼,在一楼的楼梯间再次确认一遍小野的短信,奔跑了起来。

我们习惯了等待,习惯了迎合双方的休息日,习惯了思念,习惯了相拥入眠,习惯了爱对方的方式,习惯了你的一点一滴。

所以,再宁静的日常,再近的距离,也需要很多很多的爱,来填满整颗心。

小野接住向他跑来的恋人,顺便接住他砸来的拳头。

把他的一双手握进自己怀里,低低的说了声“抱歉”,没想到被吼了“笨蛋”。

是笨蛋呢,一个大笨蛋。

“不是说了多少次,要离开家时间长提前说一声,你再困也要跟我说,不然怎么帮你提前准备啊笨蛋。”

“是是。”

“我每次都会提前告诉你,你不在我也会写好字条。”

“嗯嗯,对对。”

“不许有下次了,现在去哪里?”

“嗯嗯,嗯?啊,神谷桑跟我来就好。”

被只会“嗯嗯嗯”附和的恋人牵住手,走进车站,坐了很长时间车,一路上他笨拙的找话题聊天,神谷注意着车的开往方向,但还是想不到恋人要带他去哪儿。

到达目的地后,神谷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要去的,是多年前一直写在计划表里却从未去过的地方——水族馆。

“你怎么带我来这里?”

“诶?大叔不喜欢吗?”

“也,也不是...”

“那走吧,票已经买好了哦。”

就好像一切早已安排好,只要跟着前面的人走就对了般的天经地义。

神谷想起最近在回家路上看见的宣传图,还有很早前和恋人说过,想去的地方,可能对方不记得全部,但只要他想实现的,他一定会实现。

“神谷桑,可以闭上眼睛吗?”

他们搭电梯,来到了水族馆的地下一层,还没有往里面走多少,小野上前两步挡住神谷的视线。

“嗯。”

他什么都没问,乖乖的闭上双眼,伸出双手。

“拉好我,别让我撞玻璃上哦。”

“嘿嘿,没问题,浩史。”

神谷使劲捏了把小野的手,闭着眼都能看见他一脸的得意表情。

大约是十步的距离,身边很安静,不是节假日,来水族馆的人很少,神谷踩着软软的地板,感觉四周很暗,和来的路上那段透明天花板的玻璃展示台不同,那边明亮通透,这里就像是暗室。

“好了,我说三二一,神谷桑再睁眼哦。”

小野看见恋人点点头,等到最佳时机时他退到恋人身后,从背后捂住他的眼睛,在他睁眼的瞬间拿开双手。

那是三面玻璃墙的水母在游动着,玻璃内的灯光照射正由草绿色变为冰蓝色,再由冰蓝变为白色。

在神谷面前的三块玻璃墙内,都是白色的小水母,它们自由的向各方向游着,飘忽不定。

“好美。”

“神谷桑喜欢吗?”

此时玻璃墙变为深红,向着紫色变换。

“很美,很喜欢。”

“第一次看到神谷桑呆住的表情呢。”

“因为真的很好看啊。”

“小野君,”神谷转身看着小野,这里只有水母区域的不断变色的昏暗灯光,但是小野看见他眼睛里亮亮的,便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两步,贴近了神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刚要贴上恋人的唇瓣,就听见不远处有孩子们奔跑的声音。

差点忘了这里是水族馆。

差一点点,就亲上了。

“噗...”

神谷看着恋人苦恼的样子,又是挠头又是咂嘴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家吧,小野君,以及...”

戴好口罩,神谷主动牵起小野的手,和他一起,走上回家的路。

“谢谢啦。”


Fin










ps.其实本没想到写水族馆这部分的,但后来还是决定写出来了,甜不过官方我也要写TT因为水母真的太好看了……(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水母,但看到整面墙的水母在游动时特别梦幻,差点一个冲动去买几只小水母在家养了www)
虽然在微博也说过了,这对cp我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什么特别期许的了,他们给我的已经够多了,不管节目里做什么,有什么样的惊喜,我都会很感动。也是唯一一对只要看着他们,心里就特别满足的cp,也只有他们能给我这种满足感和安心感。
所以想感谢他们,能将广播持续至今,让我们见证了这么多奇迹。
说的有点多w可能今晚刚听完小广播的缘故吧w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比心❤️

评论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