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初见便是远方

*年龄操作有
年轻教师D x 少年C

*大概是讲某贵族的故事,若有不符我不背这个锅,只是想写XD

*继续复健

*祝食用愉快~






(1)
第一次看见他,是坐在窗台边,视线看向远方,佣人恭敬地关上门,直到走近了,他才幽幽地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新请来的家庭教师,教师也没说什么,放下公文包,拿出课本,示意开始上课了,他才跳下窗台,一边打量着老师一边从整面墙的红木书柜中取出几本书,他坐下来的时候,说了句“开始吧”,在笔筒中取出一支钢笔,老师等他翻到第一页,便也开始了第一堂课。

小野不是第一次做家庭教师,在之前教的几个孩子中,这位小少爷是最小的,看上去却比前几位普通人家的孩子还要成熟,所以凡人间常说的贵族家的孩子更为早熟并不是虚传。

那也是一次意外,小野教的一位女孩子突然要随父母离开这座城市,家教工作也随之停下,正愁下一份工作时,他遇到了同样满面愁容的神谷父亲。

是在一间酒吧里遇到的,小野刚走进去,发现旁边的人西装革履,时不时看表,瞄两眼酒吧门口,半支烟的功夫过去,一名穿黑西装的男人走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随后被他训斥般赶了出去,小野就陪着这个男人坐到了半夜。

小野在这个男人叹了第三次气的时候鼓起勇气上前询问有什么心事吗,可以的话请和他聊聊。

男人的狐疑在小野掏出心理咨询师资格证时被打消了,他说爱子自从被同学取笑了之后,不愿意去学校上学,找了好几个家教也不顺他的心,没有几天就赶人家走,今天这小子又离家出走,可惜家里戒备森严,只走到了中庭就被佣人们捉回去。

他的爱子本是不用令人操心的孩子,也不清楚究竟在学校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的抵触,甚至连从小在身边的贴身执事都不见。

“先生请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会让他重新敞开心扉,若不成功的话,您可以把我的名字报出去,以您的地位,想必我以后在社会立足都难,若成功了,到时再听我的要求,您看如何?”

神谷父亲在那时赌了一把,他只觉着这位面善的心理师并非有过人之处,薪水什么的他不看在眼里,一名小小的普通教师就算成功了也不会有多大名气,毕竟以伯爵的地位来说,他更看重他儿子的未来。



(2)
“少爷,您这里又写错了,应是这个单词才对。”

“哦,这样啊。”

神谷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在窗外绕藤蔓飞舞的蝴蝶发呆,不管他的教师在一旁指着作业中的错误,敷衍地看了一眼红色铅笔圈起来的错误,打了一个哈欠。

他知道这里是一个错误,他是故意写错的。

“少爷,今天天气如此好,我们出去上课吧。”

“什么?”

向来喜欢故意留错误在作业上,故意给老师挑出错误,再故意看着老师修改好他的错误时的自我满足脸,接下来他就会故意给老师找难题,问一些那些浅薄的教师们答不上来的题,再看着他们由刚才的满足到踟躇不解的样子,等到这些无知的教师自愿逃走时,他会笑着坐在窗台边看这些仓皇而逃的人的背影。

他感到无趣,无聊至极,因为没有人能填满他空落落的心。

他只不过是想要一个能打开他心灵的人罢了。

不久他遇到了小野大辅。他的新任家教。

一个让他提起兴趣的人。

“喂,你这样随意的带我来院子里,会被父亲骂的。”

“不会的,我的小少爷。”小野神秘的笑着,接过女仆递来的茶水点心,将夹在腋下的那本书摊开,让神谷在这个下午读完。

“这本我看了不知多少遍了,不看了。”

神谷一把合上书,推到小野面前,背靠在椅背上,双臂上举,伸了个懒腰。

“请您再看一遍。”

小野耐心地翻开那本书,翻到扉页,上面签了名,是神谷父亲的名字。

工整的字体流畅的线条,该说不愧是伯爵大人吗,厚厚的一本精装书内页已经泛黄,这是神谷从懂事起就已经读了一遍又一遍的故事。

但是封面和扉页都没有写字,空白的纸张上面只签了一个名字。

“不如您讲给我听吧。”小野看神谷已无心听他说话,走上前,还是把书合上了。

“你真是...够缠人。”

“这是我的一大优点。”

神谷非常不解,对他这样无理的小少爷,这个老师是怎么忍耐得住的。

这个老师,他读不懂。



(3)
“少爷,今晚的月色很漂亮,若不想参加舞会,随我来庭院内观赏如何?”

小野站在小少爷的身后,很难得的,他穿了一身正装。

倒比他这个少爷看起来更像这家的人。

“你怎么还在?授课时间早就结束了吧。”

神谷趴在栏杆上,看着不远处形形色色的人们,大厅内聚集着父亲生意上的伙伴,各式各样的人在大厅内有说有笑,殊不知这些笑脸背后藏着些什么。

神谷从不在意他的父亲工作上的伙伴,不关心今天有谁来了家里,若他不是长男,也许会和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一样,从小自由自在的与母亲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有时候,他更希望自己是父亲与情人生下的小孩。

生母在几年前因病去世后,他便明白,继承爵位与神谷之名的责任,都由他来担。

“现在,我不过是和您父亲有工作联系的普通人,不是作为教师邀请您,而是作为———”

小野顿了顿,寻找措词。

“一个友人。”

神谷转身,第一次对小野笑了,一步跃下台阶,看着大厅里的人,再对上小野的双眼,夜深了,有星星落进他的眸子里,它们发着光,一闪一闪地落进了神谷的心里。

“你真可笑。”神谷看着这双眸,牵过小野的手,将自己拉近他,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话,“不过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小野没有在意这两句话之间的联系,他只想感叹,这位看起来小小的少年,心里却住着一位与他年龄极其不符的陌生人。

小野读不懂他。



(4)
那晚没有人知道小野在这栋房子内待了一晚,他服侍神谷睡下,等神谷睡熟后吹熄了蜡烛,趁着这个家的所有人都忙着在舞会狂欢的空隙,独自穿梭在这个空荡荡的家,寻找着什么。

等到下一个授课日,神谷坐在窗台边,等待他的老师推开大门,穿过通往宅子大门的鹅卵石路,敲门,等佣人迎接他,上楼,踩着薄薄的地毯,神谷数着步数,在二楼的第二个房间,两声敲门声,一名佣人端来两杯茶水,接着他的老师放下公文包,取出今天的课题,一份他拿在手里,一份递给神谷,今天的课程,开始了。

“你不想为那晚的事情道歉吗?”

“哦?那晚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那晚碰了点酒,之后的事不太记得了。”

“您的父亲也是不小心呢,让客人给自己的宝贝儿子灌酒,之后又把他扔在一边,如果不是我,您可能会再次有不好的回忆。”

神谷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着小野。

“你知道了...?”

“我是说您的酒量可真差呢,只一点点就醉了,醉了的您真的很可爱,我的小少爷。”

“你...”

神谷操起手边的书就要挥过去,小野抓住他的手臂,他的臂力自然是抵不过小野的,倒是被小野抓疼了,书掉落在地,一步步退到墙根,他狠狠的盯着这名教师。

“生气的眼神也很棒呢,但是我要警告您,下次就算别人硬邀您喝酒,也请不要再碰了,好吗?”

“那晚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吗?”被逼到墙角的神谷似乎不在意教师问他的问题,关注点偏到了其他地方。

“我是不会动您的,在您同意之前。”小野放下神谷的手臂,双手抱臂略微玩味的说道,“不想到您小小年纪就会想这么多?难不成......”

小野忽然顿住了,空气忽然凝固。

神谷甩甩手腕,他不管小野说什么,他现在只想快点长大,然后狠狠的揍小野一顿。

“您偷看了禁书?”

“你...”

这是神谷今天第二次噎住。

他发誓不等他长大就要狠狠的揍这个不合格的教师一顿。



(5)
在神谷家做了一个月的家庭教师,在神谷本人没发觉的情况下,佣人们渐渐的能看到更多他的笑容,天气好的时候,老师会带他在庭院内上课,不论是观察花草,还是教授他运动类课程,这位教师在这个宅子的佣人中,越来越受欢迎。

在神谷父亲邀请老师共进晚餐时,问到当时小野要提的要求,小野喝了一口珍藏多年的红酒,他晃了晃酒杯,看着这位伯爵,仔细思考了一番。

“伯爵大人,还有一个月时间呢,若一不小心这一个月内您儿子再次封闭内心,那我岂不是亏了?”

伯爵品了一口红酒,转了一圈大拇指上的戒指,眯起眼睛看对面这位神秘的教师。

“你是第一个让他重新笑起来的老师,我自然信任你,不过不管一个月后能否成功,你都要让他回到从前那个爱笑的他,到时候你提什么要求都可以,不过...”

“失败的话,另当别论。”

小野目送伯爵的马车远去,他知道这伯爵不好对付,但自愿上门的是他,一个月后,就算失败了,他还是会提出要求。

一个很无理的要求。



(6)
“父亲,您叫我?”

坐在软椅中的中年男人向站在门口的少年招手,像少年母亲还在世时那样,亲切的等待他坐在身边的位置,也希望他像以前一样,可爱的撒撒娇,说一说学校里的趣事。

可是一切都变了,在神谷的母亲去世以后。

也是在母亲去世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他们从未见过面,母亲给他看弟弟的照片,那是远在小镇上的情人偷偷寄给父亲的,他的健康长大的弟弟。

“好久没有和你说话了,想和你聊聊天。”

“我们不久前才说过的,在您的聚会上。”

“哦那并不是我们父子俩聊天,那只是一个公式对话而已,我所说的,是和你像父子那样,聊些亲密的话题。”

“抱歉父亲,我最近过得很好,我还有课题要写,先回房间了。”

神谷起身,拒绝一再靠近自己的父亲,一想到母亲去世后父亲的所作所为,他就感到不适。

“他平时都和你聊什么?他教会你什么?他给你了什么?”

父亲的话语间明显带着不快,神谷站在门口,留下一个微笑,离开了。



(7)
“我的小少爷,这是您第7次发呆了,能告诉我您是不是又在想不该想的事情了。”

小野轻敲了一下神谷的脑袋,用铅笔指出了很明显的一个错误,神谷回过神,扔掉笔,满脸的不开心。

“您的眉毛都皱在一起了,看来今天的课是该停停了。”

没有几天,小野与神谷父亲约定的两个月时间就要到了,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我没事。”

“您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能和我说说吗?我的小少爷...”

“不要用这样的口吻叫我!”

神谷刷地站起来,推开小野,脸色变得苍白。

“您怎么了?”

“......没什么,抱歉......”神谷闭上眼,身体脱力地摔在柔软的沙发里,把自己抱成一团缩起来。

“失礼了。”

小野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沙发前,蹲下来靠近神谷,额头贴着额头,试他的体温。

“您发烧了,请去休息。”

“...不要...你给我接着上课...”

“您这样看起来不像能上课的样子...少爷?”

没有几秒神谷就睡着了,他沉沉的睡着,被人抱起来都没有醒,女佣们看到生病的少爷急坏了,急忙打水来给他擦拭身体,却被小野拦住,说让他来做就好。

倔强、傲慢、聪明,好像都是能用在他身上的词汇,但可爱、柔软、温柔,同样可以用来形容他。

熟睡中的神谷能感觉到衣服在被谁一层层褪去,又被谁轻轻的用温水擦过,很舒服,动作很轻柔,最后,好像被谁抱在怀里,他的温度比自己的体温低一点,因为发烧,体温比常人要热,但在这个人的怀抱里,很舒服,不想离开。

就像他第一次和神谷见面,他什么都没说,只对他笑了笑。他就和温白开一样,不冷不热,正正好,把自己包裹在中间,不让他受任何委屈,表面上他只是一名教师,实则和他交往的这两个月以来,他没有再受任何白眼。

他在上学的时候,父亲也会请家庭教师来家里为他补习,在他心里,除小野以外的老师,都是带着功利心来到他身边,为他授课。

那一天,表面一表人材的教师推倒他,还好佣人及时发现房间内的不对劲,没有得逞的教师被父亲赶走,而本该第一时间保护他的执事那天起消失不见,父亲什么也不和他说,留下佣人们肆意猜测,他不再听父亲的安排,不乐意踏出房间半步,不想见任何人,之后来的任何教师都不喜欢,总会想起那天的情形,在某晚经过父亲的书房时,他听到父亲在和谁说话,仔细一听没想到是曾经的贴身执事。

不管那晚他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他谁都不信了,他不想再听到“继承”二字,他想离开,他想逃走。



(8)
“浩史,浩史,浩史...”

听到谁在叫自己的名字,很急迫,不是父亲,很远,一遍遍的叫着,却又很近。

缓缓的睁开眼,摸到一个人的身体。

“呜哇!!!”

发现那人光着上身之后,又发现自己也什么都没穿,更惊讶的是自己正躺在他的怀里。

“啊我的耳膜...少爷您冷静下来,您刚刚退烧。”小野装模作样的捂着耳朵,接受神谷打在身上丝毫不会痛的拳头。

“你给我出去!”

“遵命,我的小少爷。”

背对着小野穿衣服的神谷听到这么叫他,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别在这样叫我了...”他转身看着小野穿上衬衫,打好领带。

“那我该怎么叫您呢?”

“随,随便,反正不要叫那个。”

神谷撇过脸,不去看小野的脸。

“那我叫名字可以吗?浩史少爷。”

“嗯。”

“嗯?”

“......”

小野发现神谷低着头,耳垂附近有些变红了。

“您害羞了?”

“谁害羞!”

小野摊手,随后屈膝从床的中间拦腰抱起神谷,把他抱到床沿,在他的反抗下为他穿好鞋子,套上外套。

“浩史少爷,没有几天,我就要和您告别了。”

“你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要走了。”

“如果我说不行,你还会走吗?”

“那就要另当别论啦。”

小野的那个要求,或许要实现了。



(9)
两个月的期限即将来临,神谷退烧后,一直坐在窗台上。

他不再看着远方,他的眼睛里,只有大门口的那个身影。

最后一天了,今天是最后一堂课,他听说了父亲和小野的约定,据说他能恢复的话,父亲就会答应小野的一个要求。

具体的要求小野没有告诉他,他也没有问。

管他的什么要求。

离开这里吧。

和他一起。

那天一直到晚上,小野都没有出现,神谷的父亲在书房内来回踱步了很久,当他跑去神谷的房间时,已经晚了。



(10)
“浩史少爷,您确定不会后悔么?”

“在我听到父亲说等到弟弟成年时要把他接过来一起住时,我就决定了,要离开这里...”

“这里早就不是我的家,他也不是我的父亲了。”

一辆马车后座,一位少年将头靠在他身旁的年轻教师的肩上。

哦,现在他们的关系,已不是简单的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了。

“没想到您还未成年就能想这么多了。”

“我也很快就要成年了,你在小看我吗?”

“不,我在着急,急着等您长大、啊痛!浩史少爷...”

“早就想打你了。”

他们握紧了对方的手。

“若您以后后悔了,我也不会放您走的。”

“那就不要放开。”

永远不要放开。


Fin











后记:
这篇源于头脑一热,一篇攻略傲娇少爷的脑洞就出来了2333
其实还想把故事展开写来着,比如小野和神谷父亲是多年的仇人,小野之所以要帮他是为了复仇,但后来爱上了神谷之类的等等,然鹅展开来故事就长了,还是简单点吧or z如果要写等以后来个后篇,如果吧...
最近什么奇怪的脑洞都有,还有几篇没有码出来,估计都和这一样傻白甜吧(欧欧西什么的就不管啦!XDDD
感谢每一位看到最后的朋友,比心~

评论(2)
热度(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