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这是我给你的枷锁

*一篇霸道总裁文


*算复健也算生贺,毕竟好几个月没产脑洞了,手很生...(然饿一回来就上肉这样好吗_(:з」∠)_


*R18!R18!R18!
*背后注意


*话不多说,祝食用愉快w


*小野桑生日快乐呀~(づ ̄ 3 ̄)づ❤️




(1)
“最近周围好安静啊,想找个人出去玩都不行。”

“怎么,你很闲吗?”

“你不觉得很无聊么,一旦发觉要毕业了之后什么也不用做了,等着去公司报道就好了。”

“那是你,不像我们拿不到公司内定的人像个无头苍蝇,对吧神谷君。”

拖着腮帮的神谷转头看坐在对面的两个屌丝室友,不,其中一个已经打起领带身穿正装了,所以现在坐在这间小小咖啡厅内的三人组中,只有一个屌丝。

是的,只有一个。

“抱歉,我今天下午要去参加二次面试。”

神谷戴上耳机,抓起包就走了,留下他面前那杯喝了一小半的咖啡。

和对面那两个呆住的室友。

“他什么时候找的工作?”

“我怎么知道,这两天他都神出鬼没的。”

“那你看他简历投哪儿了吗?”

“我都忙着没有注意,别管人家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

机遇是要去寻找的,缘分也是要去争取的,正如走在某公司的路上的神谷,他等这一天很久了。

推开会议室沉重的木门,里面坐着和他同样来二次面试的两个毕业生,而会议桌的正中间位置摆放着几张纸,是面试生的资料。

神谷挑了靠在面试官旁边的位置坐下,双手十指交握,一直盯着眼前的空位置。

不久,一位看起来像秘书打扮的女人走进来,让来面试的几个做完自我介绍,逐个问完问题后,点名让神谷再等几分钟,有人要来单独见他,打发走了其他两个面试生。

想必是发现了吧。

神谷在心里这么想。

他等那个女人离开会议室后,抓起桌上的一支笔在简历背面涂涂画画起来。

过了几分钟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风风火火的打开门跑进来,站定在神谷面前,还喘着粗气。

神谷不急不慢的将纸翻了个面,把笔放下,看着面前的人平复气息,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放在会议桌上,拉开椅子,在神谷对面的位置坐下来。

他果然很适合穿西装。

曾无数次在脑海里想象他穿正装,站在大家的面前演讲的样子,可是不论他怎么自行想象,都没有见到真人时的画面感强烈。

笔挺的西装衬托出他的上半身线条,西装裤的剪裁显得双腿修长,皮鞋漆黑锃亮,他还是那么白,从袖口露出的一小截手腕。最近是瘦了吗,手腕处的骨骼分明了些,就连领口都显得大了点。

“抱歉,好久不见了,再次见面有点狼狈呢......浩史。”

“我记得你以前从不叫我名字的,小野君。”

小野笑了笑,把领带松了些,略微起身把神谷的简历拿过去看。

“从今天起就让我叫你浩史吧。”小野一直保持着笑容,快速浏览了一遍纸上写的资料,翻到反面瞄了眼神谷刚才的涂涂画画。

“随你便吧。”神谷抱臂,向后靠在椅背上,等着小野看完简历。

“浩史最近的行程空吗?”小野放下纸,双手十指交叉拖着下颚,手肘放在桌上,像邀好友出去玩一般的随意的问道,“如果空的话我想让你早些来公司,早些熟悉这里。”

“哪有这么问面试的人这个问题的,你是这里的总裁你说了算,我随时都可以来,不用征求我的意见吧。”

神谷忍不住站起身,对于小野对他的态度,实在不像是一个公司上司对一个来应聘的毕业生应有的说话方式。

“我们从小就认识,不用这么拘谨啦。”小野走到神谷身边,将其余的面试生的资料叠好,理到一边。

“即使是青梅竹马也...”神谷往旁边挪了挪,因为小野现在靠他太近了。

“我等你很久了,欢迎回来。”

感到背上有一只手抚摸了一阵,却不自觉的向下滑了去,神谷吓得推开那只手的主人,后退了好几步。

“我先回去了,明天有什么事情电话和我联系吧,邮箱也写在上面了,先走了。”

目送神谷慌忙而逃的背影,小野低头,对着简历上那张证件照低低的说了句话,“我真的,等你很久了。”

一个是从上一代接手公司的总裁,一个是为了研究拼命读书的面试生,他们因小时候住的很近,上学时从未分配在一个班,关系比却同班同学还要亲。

在他们升高中时,小野因家庭原因离开了那里,和神谷约定——在他到毕业找工作的年纪时,小野一定能顺利接手父亲的公司,届时希望神谷能来帮他的忙,一起打理公司上下。若不能,那么小野将会离开,去远方。

神谷也不明白那时怎么就答应了小野这个莫名其妙的约定,但是,他和小野相处的这些年,他知道小野一定会说到做到。


(2)
但是啊......

过了好几年过去这家伙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

神谷坐在玄关,消化刚才小野的小动作。

手随意的在别人背后乱摸这种事,这家伙以前会做吗?

虽然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对他是有那么点那个意思,因为他们的关系很要好,渐渐产生了一点朋友外的情感,在一些特殊节日或两人共处的情况下,多少也表示过那个意思,但是小野从未作出回应,别说回应,可能未曾察觉到神谷的感情,只是把他当作好友吧。

一直坚信着小野会遵守约定,一直等着他坐上总裁的位置,等着去见他。

也许是应酬多了,那个不过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吧。

神谷这么想着,没有管这些,开始了工作,在总裁助理的职位的他短短两年内越升越高。

在这之后没有花多少年,神谷正式作为小野的专用助理,和小野共处一室工作,从早到晚都在一起。

“浩史,今天晚上还有安排吗?没有的话我带你去那家餐厅吃一次吧,会合你口味的。”

“今晚没有安排。”神谷查看记事本,确认好行程后推了推眼镜,提醒小野,“现在还是上班时间,麻烦不要对我这样说话。”

“诶...可是现在这里又没有外人在,没事的。”

小野说罢就要贴在神谷身上,这时有人敲办公室的门,神谷赶紧推开他。

也不知道这是小野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只要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俩在的时候,小野会做一些过分亲密的动作,神谷开始怀疑他对上一位助理也是这样吗?

这天的工作结束,神谷在收拾桌上的文件,把剩余要处理的文件装进包里,处理完毕归纳放进文件夹中,整理完毕将一摞文件夹放进办公室的柜子里。

文件夹有些重,神谷抱着它们有点吃力,一个一个慢慢的塞回柜子里时,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手在帮他。

小野贴在他身后,左手扶着神谷的肩膀,右手帮他放文件夹。

就像把他抱在怀里...

“麻烦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什么事?”

小野歪着头,看着怀里的人,一脸的坏笑。

“就是这样的事,啊...!”

神谷转身本想推开小野,但因转身的幅度太大柜子顶端的箱子差点掉下来,小野又靠近了一步稳住箱子。

两人的距离又近了很多,几乎额头贴着额头。

“我今天先回家了,还有工作剩下没做呢,先告辞了。”

神谷一把推开小野,也不管他站没站稳,抓起包三步并两步跑出了办公室。

难道,没有感觉吗?

小野靠着桌沿,脸埋在掌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这份感情传达给喜欢的人。


(3)
工作进行得一如往常的顺利,神谷作为助理从未出现过疏漏,偶尔也会犯些小错误,但他处理工作向来是快速、高效、完美。

以至于公司亏损了一大笔客户投资时,旁人才知道,再完美的人,也是会犯错误的。

损失了这位大客户的投资后,小野尝试压下怒火,当然这怒火不是对神谷的,是对一直合作的股东突然反悔感到生气,据说这个顾客背叛了他,去投资了另一家看好的企业。

“抱歉,这完全是我的疏忽,我会再去拜访他一次,不问详细情况是不行的。”

“不用了,最近你也累了吧,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休息几天吧。”

“你的意思是给我放假?”

“嗯,你回家休息几天吧。”

“那意思是要我停手,交给其他人来做吗?”

“我亲自处理吧,你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瘦了好多,我不放心,你回家好好休息几天,不要再操心了。”

“可是,这是我的...”

“我说了让你休息!”

随着一声闷响,办公室里骤然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再说话,伴着关门声,一串越来越小的脚步声远去,小野倏地将满桌子文件扫落在地。

那根本不是他的错误,那个客户从以前起就是那样,合作时比谁都有热情,一旦发现比他更好的立马抛弃,小野只不过是他抛弃的棋子中的一颗罢了。

他不想神谷太在意这件事情,神谷没有任何错,本来他和客户接触的时间就短,他再把责任都担在自己身上,总有一天会压垮他。


(4)
神谷在家呆了三天就回来接着工作了,与之前不同,神谷和小野之间仿佛隔了一堵墙,他们只聊工作的事,到下班时间神谷按时回家,小野一副要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神谷看在眼里,但不敢再往心上放。

一个错误发生了,是我没能及时解决它,一旦累积起来,就是无法挽回的错误了。既然这样的话,离开一段时间,会不会更好呢。

离开一段时间,是比在家休息三天更长的时间。或许是三个月,或许是三年,或许是永远。

在神谷接连犯下了几个小错误之后,小野几次都和他说这种问题不算什么,比起上一位助理,神谷的处理方法是最好的。

什么最好的...那是为了安慰人才这么说的吧。

神谷再一次拒绝了小野的好意,推开他,除工作时间外躲着他,也不和他说话。

如果错误都能用事后处理来弥补的话,那人们犯多少错误岂不是都可以原谅?

如果上司不是小野的话,他大概早就不在这里了。

不在这里吗。


(5)
某天早晨,小野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个辞呈,他装作没看见,将辞呈丢进抽屉里。

神谷走到他面前,小野不给他说辞职的事,强行多塞了几个工作给他。

“我想和你谈谈。”神谷忍不住打断小野,双手撑在桌上盯着小野的眼睛。

“你终于愿意看着我说话了。”小野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神谷跟前。

“不...你好好听我说话...”

小野没再让神谷有任何躲的地方,伸出手臂把他禁锢在身体与桌子之间。

神谷身体向后倾,尽量不和小野的身体贴在一起。

已经不行了,再进一步的话,他就忍受不了了。

 

再继续下去,只会伤害两个人。

“在听你说之前,可以听我说说吗?”

“你先把手拿开,这样我很累。”

“我不要,你可以不用躲着我啊,靠近我一点就不会累了。”

小野看他为难的样子,还是放下手,把神谷拉到沙发边,让他坐下。

“你为什么要走?”

“我必须要走。”

“为什么呢?总要有个理由,如果是之前那件事,那个不足够成为理由,我不会答应的。”

“......”

“嗯?”

神谷往沙发边挪了挪,低着头,不回答小野。

时钟的分针一圈圈的走过,神谷握紧了手臂,支支吾吾的就是不愿意说理由。

因为不能再待在你身边了,再这样下去,我连这份感情都不清楚要怎么处理它,你对我的感情又是怎样呢?只是捉弄人的话,那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我们只做为青梅竹马的关系就好了。

 

在没有得到任何希望之前,就把这个感情抹杀掉,就停在这里,我不会再抱有任何期待,你也不必在为了我做多余的事,这样就好。

“浩史?你怎么了?”

小野看到身边的人眼角溢出了眼泪,不止这点,还有...

 

 

(6)

以下的请戳我(✿◡‿◡)

评论(4)
热度(51)
  1. 爱浩史的小小雨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