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Memories of the heartbeat 12

*机器人设定

*前文链接→ 11  

*隔了一周回来感觉我什么都忘掉了(哭
学习会使人在生活方面变得zz……
这周就是生日啦~生贺就开辆车吧www

我也要加油更新!






“你在做什么?”

神谷的脑袋瞬间炸开了锅,在意识模糊了之后他知道这是要进入睡眠的状态,也因为房间里温暖的环境导致他本就缺少睡眠的身体很快进入了梦乡。

但他还没有进入深度睡眠,意识还停留在表面,他听到小野去烧水、拿茶杯、再端着走过来的声音。

朦胧间他感觉到小野轻手轻脚的盖了层毯子在自己身上,之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隔了好几分钟他想转个身换个舒服的姿势时,一个柔软的物体触碰在他的额头。

等、等等?

神谷的整个身体僵住了,他没敢动,心里在想要赶快找个时机装作醒来才行。

脑海里浮现出无数个睁开眼后准备说的话,他希望刚才的触碰只是他的错觉。

随后他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唇边,但神谷感受到那个人的气息洒在他的脸颊。

那一瞬间神谷的大脑当机了一秒钟,他以为额头的那一次就够了,没想到居然...他迅速的睁眼,在看到面前的人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后,原本要喊出口的话换成了一个语气并不强硬的问句,而他得到的回答是来自后辈的告白。

“神谷桑,我喜欢你......”

“我爱你......我爱你......”

小野握住神谷垂在沙发边缘的右手,轻轻托起来抵在他的额头上,像是祷告一样的姿势不断的说着告白的话语。

像是要将这深情的告白刻印进神谷的脑海。

神谷低头看着他,扶着沙发边缘慢慢坐起来,将身上的毛毯拿开,面向小野坐直身子,他犹豫了两秒,将握在小野掌心里的手抽出来,双手捧着他的脸,身体向前倾,凑近了,将唇覆在小野的唇上。

这次换小野瞪大了双眼,在前辈抽出手时他以为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却压根没想到前辈的下一步动作。

一开始他们的双唇仅是靠在一起,互相轻轻地擦着对方的唇瓣,随后小野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按住神谷的后脑勺,保持着这个亲吻的姿势,另一只手托住神谷的后腰,让他平躺在沙发上,紧接着小野单膝跪在神谷的双腿中间,手撑在他的脑袋边,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的双唇不断更换角度交叠着,小野轻含住对方的下唇,想着应该可以将舌头伸进去了吧......于是空出手抚摸着神谷的下颚,换了一个角度准备继续时,身下的人猛然推开了他。

“...哈......不、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

努力平缓着气息的神谷半推半拒绝小野再次俯下身的动作,他迅速坐起来,抱住双腿,拼命地让自己和小野间隔出一点距离。

“神谷桑...请看着我。”

“今天就先回去了,我下次再来找你...”

神谷还是躲闪着小野的眼神,拎起包拿上外套,头也不回的穿上鞋跑出玄关,期间没有超过两分钟,而这个屋子的主人还愣在沙发上,盯着他的手,回味着刚才的触感和接吻时的感受。

明明感觉一切都对了,但为什么又觉得全部都错了呢。

小野使劲抓了抓头发,回房间打开手机,在拨号键上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开了消息框,发了条短信出去。

确定消息发送出去了之后,小野靠着墙,慢慢滑下坐在地板上,思考着神谷先前的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接受了他,那为什么要说“不对”呢。如果是无法接受,那为什么要主动来吻他。还是说神谷桑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关系?

果然没有谁能一下子就接受两个男人间的恋爱啊。

但如果刚才的那个吻只是他为了配合自己才没有拒绝...

越想越纠结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小野看都不看来电显示,接了第一句话就是“抱歉神谷桑”,电话那头的经纪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失望的说她不是神谷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真是抱歉了。随后批评了小野这几天的所作所为,让他这两天先待在家里反省一下,工作都会安排好,但目前只要求把心情整理好,希望回到录音室能一如既往地发挥,私底下和谁的事情没有处理好的话请务必在两天内解决。

小野抓着手机跪在地板上忙着点头,保证他会很快收拾好心情,解决拖了很久都没有解决的事,并要求经纪人增加他和神谷桑的共演机会。

“为什么是和神谷桑呢?”

为保险起见,经纪人还是想了解一下原因。

“因为我有必须要还的东西给他,拜托了。”

小野没有丝毫犹豫,眼神坚定地看向前方,即使在他对面只是一堵墙,他也想像经纪人坐在对面,说完身体微微向前倾,表示他所说的重要性。

“那正好,最近神谷桑那里也希望能增加和你一起的出演机会,我会传达的,剩下的请你恢复往常就好,如果有需要帮忙也请你尽管说。”

经纪人特意加重了“也请你”这三个字,是不希望小野会再出这样的事了。

挂了电话后小野翻出了刚才发出的消息,看着空落落的聊天框内只有他单独发出的一条短信,也没有显示已读,也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哪,也没有办法按下拨号键。

有时候太小心翼翼了反而不好。

只是单方面知道了小野的感情,但神谷的想法还没有传达给他,已经进入最佳状态却因为羞耻心推开了面前的人,这样的行为,只能称之为胆小。

神谷跑了很久才停下来,找了附近一个公园的长凳坐下来,摸出口袋里的那块芯片,举着它透过阳光观察它的纹路。

“等下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告诉他吧,即使他不再需要这块芯片,但这只能属于他。”

神谷紧紧攥住那块芯片,低下头,忽然鼻子一酸,感觉眼眶有什么要流出来了,他抬头吸吸鼻子,揉揉眼睛。

在感情还没有崩溃的时候就要止住,这样胆小又怯弱的自己,连感情都不敢表达,有什么资格哭呢,有什么权利陪在他身边呢。

神谷将芯片放回口袋,碰到手机了才想来,刚才跑出门就把它关机了,现在开下来应该没事吧...

按下开机键,等待手机亮起,启动后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神谷看到发件人再看到标题就忍不住想再次关机。

发件人是小野大辅。

标题是对不起。

神谷再次吸吸鼻子,解锁了手机点开那条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小野发来的充满邀请的道歉信息。

与其说是来道歉的,不如说是“我想再见你一次,现在、马上。”这样的意思。

可恶...这不是让我超想回复你吗...

神谷用手捂住脸,想抑制自己现在就想冲回去抱住小野的欲望,但告诫自己还藏着事没有和小野说,所以不能这么冲动。

再三反思和犹豫下神谷不知不觉地就往小野的家的方向走,不知不觉的,天也开始黑下来,似乎今天有雨。


另一边小野在第三次想按下拨号键时看到短信标记为已读状态,这比什么都好,至少神谷看了他说的话,回与不回都不重要。

隐约间听到窗外有雷声,天色也暗下来,小野再打开手机检查了一眼,依旧没有回信。

他想了想,还是穿好外套,带了把伞出门。

不管神谷桑在哪里,我都要弄明白你的所想所做,还有你推开我的原因。

小野刚走出公寓楼外面就飘起了小雨,雨点越飘越大,他撑开伞在附近有屋檐的地方寻找着。

即使可能性很小他也希望他找的那个人不会走太远。


tbc

评论(3)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