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Memories of the heartbeat 10

*机器人设定

*前文链接→ 09

*这一更写一点就不得不停下来缓一缓,写写停停花了好长时间...感觉久违的这篇写长了点...呼...这一更结束也离完结不远了,剩下的,就不说了,等我接着去码

*BGM:Release my soul.
不是很建议听但我还是推一下

*一个前言而已我改的次数比正文还多(摊手









是大叔也好,是同事也好,是朋友也好,是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的谁都好,我喜欢的是叫“神谷浩史”的那个人,不是其他的谁,也不可能是机器人。

那天小野把准备了很久的说辞,刚想开口说给对面的人听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不停。

其实他们见面之后手机也震动过一次,他没有看是谁打过来的,打算和前辈谈过之后再处理。工作也好、应酬也好,在最重要的人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但看到来电显示时,他还是违心的跑出去接电话了。

“小野桑,很抱歉,这次是主芯片出问题了,如果没有适配的主芯片,它将再也不会启动。”

小野愣了两秒,在这两秒内他回想到前两天Hiroshi不对劲的状态,想到了他把Hiroshi送到大叔那里时,转身离开前看到最后一眼机器人的眼睛里流露出的不舍之情。

站在咖啡店的门口,小野听到那头挂断了电话,紧紧攥着手机的那只手垂下,咬紧下唇,恨不得一拳砸在墙上。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

缓了片刻,小野调整好呼吸,快步走回前辈身边,道了歉迅速拿起包离开。

前辈会恨他的吧。

就连离开时前辈的脸都不敢看,心里是前所未有的,罪恶感。



小野花了不长的时间来到大叔的店里,看到躺在修理机器人的床上的Hiroshi。

机器人紧闭双眼,双臂放在身体两侧,衣服也已经穿好,大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到小野进来,把整理好的诊断书递过去,端了杯茶走出房间,留下Hiroshi和他的主人。

房间内很安静,偶尔有纸张翻动的声音。白色床单上躺着的机器人是一副安详的神态,微微抿着的双唇,他没有呼吸,胸口也没有起伏,就像...

就像和所有离去的人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野看完了诊断书,写满复杂程式的白纸末尾,是宣告这台机器人将通往的最后的道路。

-请选择以下对您的机器人的处理方式:

1、送回购买机器人的所在店面,交由店家处理。
2、交由回收处理站,请将您的住址填写在下栏,相关人员将在一周内到达府上,请耐心等待。
3、更换零件,在此之前请将机器人安放在店内保管。

小野看着这三个选项前的白框,他没有在任何一个框内打勾,而是放下这几张纸,走到Hiroshi面前,尝试将他的上半身抬起来。

“你还真是,很重啊...”

成功的将Hiroshi抬下床,扶着他站直身体。在外面看店的大叔听到房间里的声响,打开门看到小野正准备背起他的机器人。

“喂喂,你这样会压垮自己的,你不知道它有多重的吗?”

小野停下动作,扶稳Hiroshi,说了声抱歉。

“果然你不会选择那些一点人情味儿都没有的选项啊,你想带回家的话,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

“谢谢您的好意,但我想,最后一段路,和他一起走回去。”

机器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说白了就如Hiroshi现在的状态,还有最后一个紧急功能键,按下后便可以运行最基本的——行走功能,只要有人牵引就可以。

小野拜托了大叔最后一件事后,按下了那个键,向大叔深深的鞠躬,带着他的机器人回家。

虽然不太自然,但小野牵着他的机器人,共同走完了最后这一段路。

到家后他将机器人安置在客厅里,一如往常地让他跪坐在角落里,虽然不再是一呼唤他的名字就能来到身边,但小野就这么看着他,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墙上的时针走过了好几圈,听到肚子的叫声才站起来,和端坐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的机器人说“我去买晚饭,很快回来。”

去超市的整个来回时间并不长,除饭外小野买了很多罐啤酒,回到家把饭热上后开了一罐喝起来。

一罐接着一罐。

饭只吃了一半,他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回想到第一次走进大叔的店里,看到他的时候,小野有那么一秒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到把他带回家,小野都有一种放佛置身幻境的感觉,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和喜欢的人一模一样的事物。

小野不曾奢望过他的这段感情成真,从他爱上的那一刻,即使和喜欢的人隔得远远的,他也不会期望更多。只要看着那个人,只要知道他一如既往的优秀、敬业,生活也顺顺利利,能看到他笑着,就满足了。

但是小野毁了自己一直幻想的感情,当他第一次见到那台机器人的时候,从那一瞬间开始,所有的感情都不对了。

喜欢的人不再笑了,自己的感情被蒙蔽了,变得优柔寡断、不像自己了……

一切的一切,都由他而起,也必须由他来结束。

小野知道,Hiroshi服侍第一代主人的时间最长,这之后的任何一位主人都没有第一代的感情带入更深,小野作为他的第四代主人,接触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便出故障,不能再启动。

他们之间的回忆,少之又少。那次酒会之后大概小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无意识的害怕神谷知道真相,每一次两人见面后,小野其实很怕他会提起那天之后发生的事,而同时他也在无意识的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谷邀请去他家吃火锅时,小野是由衷的感到开心的,他以为神谷只把他当作好友来看待,实则神谷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小野一点也不知道。

不知道真相的小野,一直想表达出他的感情,哪怕被拒绝,他也想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犹豫的那段时间内,Hiroshi又出了几次故障,每一次都是去大叔那里修理好了才告诉小野,每天看上去都和刚带回家时那样完好、健康。

其实Hiroshi知道他的零件已经急速老化了,即使每次去维修也阻挡不了身体内部零件的老化速度,这次是右手,下次就是双腿,再下次是眼睛......到那天,他感觉到全身的零件都不对劲,脑部零件的运转速度也慢下来,所有动作跟不上计算的公式运行。

直到那一刻,意识到不行的时候,Hiroshi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下手中的一切,给备用电源输入了一串代码。随后发送了一条消息给小野,告诉他又出了点小问题,自己能够去大叔的店进行维修,不必多担心。

可是这一次去,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

即使明白这点,Hiroshi也想在最后的时光陪着小野,走到他的寿命尽头。

“不知道你的第一代主人要送走你时,和你说了些什么呢。”

餐桌上摆着一罐罐空了的易拉罐,小野扶着桌角,看着那一动不动的机器人,慢慢的挪到沙发边缘,再一屁股坐在地上,躬着身子,一遍一遍念着那位机器人的名字。

“......Hiroshi…Hiroshi………Hiro…shi……Hiro……”

额头几乎是贴在地板上,双手抱着头,像在道歉,像在祈祷,像在呼唤。

隐约间,他听到了机器运转的声音,很小,但贴着地板时能清楚的感受到小小的震动。

小野猛然抬头,看到Hiroshi的眼睛一点一点、缓慢的睁开。

像沉睡了很久的病人第一次无力的睁眼般,眼神空洞却带给了一直在身旁等待的人希望。

不,是给等待希望的人带来了整片晴空。

小野不顾自己眼角滑出的泪,盯着Hiroshi等待奇迹发生。

“小...野,桑...不要,哭...”

“嗯......”

除了发出一个“嗯”字,小野说不出其他的话,他擦掉眼泪,吸了吸鼻子,依旧看着Hiroshi。

“小野,桑...我,在感到...不对劲前,启动了,备用电源...现在,正努力,恢复...”

“嗯...好,我等你。”

“所以,别哭了...”

“嗯...不哭。我缓一下,马上就好。”

小野起身,跑去浴室,迅速洗了把脸,用最快的速度回到Hiroshi身边。

之后Hiroshi尝试着说了几句话,恢复了先前的运行功能后,小野问他备用电源是怎么回事,不是主芯片出问题了么?

Hiroshi理了理语句,尽量简短地回答他,“在完全坏掉之前,我将最后剩余的1%的内存拷贝到了备用电源里,因为正常启动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在小野桑呼唤我的初始名字时,备用电源将运作。”

“所以,现在是非正常启动?我们还有多久?”

“我将在一个小时后进入永恒的关机状态,之后请您在店家给的选项表中选择...”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只是...你的初始名字和Hiroshi很相似吗?难道是hiro?”

“是的,这是第一代主人为我起的名字,之后的任意一位主人在我即将离开之时,呼唤这个名字,便可最后再运行一次。”

“我不想...选择那之中的任何一个选项,不管选哪个,你都会进回收处理厂,都会,被消除之前的所有记忆,我不想...”

“小野桑,在最后,我想说一点关于机器人的事情,不,应该是属于我的事情。”

Hiroshi撑着地板,尝试靠小野更近一点,但似乎身体动不了。

小野发现了这点,立刻靠近了他。

面对面跪坐在地板上,他们的膝盖相靠着。

Hiroshi握住小野的双手,第一次,他没有看着小野的眼睛说话。

“在我正常运行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人类的名为'喜欢'的感情机器人是不能够体会到的,但我理解的是,这和机器人希望陪伴在主人身边的感情是很相似的,这样...不想离开的感觉。”

小野愣住了,他感觉不论再说什么,自己都会忍不住再次在Hiroshi面前落泪。

到最后,更坚强的,永远是机器人呢。



在那一天,等到Hiroshi闭上双眼,小野给他换上了他最满意的一身衣服,为他梳了一次头发,穿好鞋后,打电话给大叔,带走了Hiroshi。

“以后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好好工作啊,有事了联络我。”

大叔留下了这句话,载着专门安放机器人的箱子,开车去了这座城的一隅。


从那之后小野窝在沙发里,给经纪人发了消息说要请一周的假休息,关了手机望着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久久都无法入睡,脑海里很空白,却又像被塞满了回忆般,很乱,但他不想理清,想到哪里就回忆那一段吧。

过了两天时间他一直瘫在沙发上,平躺着难过了就换侧躺,实在不行就坐起来,盯着那块熟悉的位置发呆,到第三天他实在饿得不行了,把家里的冰箱翻了个底朝天,才恍惚地走到卧室里换衣服,准备出门随便买点什么来填饱肚子。

在出卧室时,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tbc






我知道很虐,我知道........因为我写的时候就心痛如绞QAQ中间停了几次听了小广播吃点糖缓一下再爬回来接着写QAQ

来吧,我的怀抱向你们敞开!

结局必须是HE!!!

评论(3)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