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Memories of the heartbeat 08

*机器人设定

*前文链接→ 07

*又是短小的一更,而且越来越短了w

*继续加油码后续!(握拳








不知怎么的,从那天之后,小野就很少在录音现场见到前辈,他们的大部分共演收录日都被安排了分开进行,因此连着一个月内小野都没有见到神谷,就连原本定好的广播收录也变为一次收录了四回。

原本安稳的行程安排,被打乱、重组,本是能够带着轻松的心情去录音的,却因为无法见面而闷闷不乐的小野,决定今晚的广播收录结束,在大楼下等前辈一起回家。

收录结束时已接近凌晨,小野匆匆收拾好包瞄了一眼还在整理台本的神谷,说了一句“我先告辞了”,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快速下电梯,站在文化放送的大门口等着前辈出来。

等了好一会,夜色逐渐朦胧起来,透过玻璃门看到一个身影走出电梯,但不像是神谷。

等那个人走近了距离小野还有两步的时候率先和他打招呼,是构成作家诹访先生。

“哟,还不回家吗小野桑?在等谁吗?”

“嗯,那个,神谷桑还没下来吗?”

“诶?他的话早就走了哦,是直接去地下车库走的。”

“啊...”

完全忘了这点...今天还飘着小雨,时不时地下一阵大雨,还伴着雷声,这是春季来临的标准节奏啊。

“你明天有工作不?陪我去喝一杯吧,有点话想和你说。”

小野点点头答应诹访的邀请,明天正好是休息日,本还在打算邀神谷一同出门再好好聊聊的,看来要往后延了。

在诹访的邀请下,两个人在一个街角的小酒吧里落座,等两杯特制鸡尾酒放在面前时,诹访开口直切入主题。

“小野桑,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吧。”

“你喜欢神谷桑吗?”

“......诶?”

突然的一问小野差点没稳住杯子,像是做错事时没能隐瞒住的心情般不知所措,他看了诹访一眼什么也没说。

要怎么说,敷衍过去吗?认真回答他吗?绕开这个话题吗?直接逃走吗?

“小野桑不想回答也没事,我今天只想和你聊聊关于机器人这件事,其实你喜不喜欢神谷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也不用这么藏着掖着了。”

诹访喝了口酒,接着说——

“在上周我和神谷桑也聊了一下这个话题,只是很意外他会把照顾自己那么多年的机器人卖掉了。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况,都有自己的理由,不必太较真。”

诹访看小野没有要接话的打算,就继续说——

“小野桑,你认为机器人比人类更有感情吗?”

小野喝下了高脚杯里的东西,一直、一直看着杯底的那颗果子,看着灯光打在杯沿的光圈,他想起了很多和Hiroshi在一起时的情景,从第一天见到他,到今早离家前他的“一路小心”。每当早晨起床,打开门就能看到他微笑着的脸庞,心满意足的吃完早餐再去上班,午饭的便当也很丰盛,到夜晚回家,就算再迟回去也有夜宵等着自己,如果太劳累的话,也会为自己按摩。

只要他想,只要小野希望,无论什么事,Hiroshi都会争取为他做到。

只是这些,在那天酒会以来,变得不那么一样了。

在早晨小野匆匆洗漱完毕,吃完早餐急急忙忙就离开家,晚上也会工作到很迟回去,也不再要求Hiroshi做夜宵,说是要控制体重,实则是不想再麻烦他。

休息日小野选择去家附近的公园内看台本,也要求Hiroshi只要做晚饭就好,当然,自从行程改变后,小野几乎没有休息日这一说,忙碌着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很久。

每每在各个录音室间奔波时路过的书店摆放着最新杂志的封面是他熟悉却又陌生的前辈,看着他笑得那样灿烂,在自己面前时却像是快哭出来的表情,小野感到心脏被刺痛,像在硬拉扯拽般的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由他而起。

那为什么那天的前辈,吃了一点点火锅就把自己灌醉,又说了好多不像他说的话呢。

曾有人说小野很迟钝,却在某个问题上很敏感。

具体是哪里迟钝,哪里敏感,那个人要小野自己去寻找。

可能就是他的迟钝,害了他本该敏感的地方吧。

他不想再因自己的犹豫不决,迟迟下不了决心而带来的不愉快影响自己了,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机器人...因为能够记住自己一生内发生的所有事情,才会看起来有人情味,才能事无巨细地告诉人类,这样做比较好,因为它们记得,曾经发生的任何事情。”

小野握紧了交叉的双手,一杯新调好的酒推到面前。

“我还以为你不懂这个道理,没想到你理解得还不错,亏我担心了一番。”

“抱歉...让你担心了。”

“不过啊,机器人本身是没有感情的,如果有的话,那是它长时间和人类相处,慢慢学会的一种技能,这种技能,也只是和他遇到的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已,说白了,就是模仿,并不是真实的感情,很多时候想一想,还是挺可怜的。”

“我不认为可怜,相反,它们是幸福的,本没有感情的它们学会了如何与人相处,拼命地去体会人类的各种各样的感情,等到它们拥有了自己的感情的那一刻,我想即使是机器人,也是幸福的。”

“小野桑,既然你已经这么明白了,最后就再说一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需要时间培养出来的,爱一个人,一辈子都不够。”

诹访说完,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钞票,拿起外套和包,戴好帽子迅速离开了。

小野还在回味刚才那句话,想到他最后一句说的,立刻冲出了酒吧,冒着雨跑向他憧憬了很久都没有打开的“那扇大门”。

这次,绝对不放手。


tbc

评论(4)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