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纪念日

听说今天是いい夫婦の日(好夫妻之日)11月22日

搬一颗旧糖出来

其实是想把原先删掉的文慢慢搬回来w

祝食用愉快w





抱住还在检查剧本的人,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越过他的视线读着他的台词,回应般的他抬手用铅笔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有其他明显反抗,这个动作就一直维持着,直到自己累了放开怀里的人,才发现他的耳朵早就红透了。
所以刚准备起身的小野又把那人抱进怀里,想再蹭蹭他洗完澡香喷喷的身体,刚想咬一口他的脖子那块,怀里的人异常不安分的扭了几下。
“明天还有拍摄,别闹。”
好吧,那咬肩膀那里。
隔着薄薄的一层衣物就咬了下去。
“喂...啊、好疼!”
咬完了立刻被揍了一拳,神谷忍无可忍大力推开小野,合上剧本想走又被抵在墙边,一只手被小野抓住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想试着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无奈小野的嘴和手同时开工。趁着神谷想张口说话的时候舌头直接伸进口腔里勾起他的舌头,不留给神谷一点躲藏的缝隙,一只手撩起宽大的衣服下摆,沿着人鱼线往上,到胸部,到那两颗果实附近打着圈。被抵在墙边的人儿呼吸变得急促,一声|呻|吟|被吞没在两人的口中。
“你......今晚吃错药了?”
被做完一系列大概称之为“|前|戏|”的步骤,神谷喘着气尽量快的恢复心跳和理智,全身上下染上的一层粉色被小野尽收眼底。
小野没有再继续下去,两人四目相对,用眼神交流了好一会。
“神谷桑,下周周三...工作会到很迟吗?”
小野放下他的手,把他轻轻地圈进怀里,神谷埋进他的胸膛,可以听到同样速率的心跳声。
“哈?...不会提前结束就是了,你有事?”
“有...也不算吧,总之我想那天神谷桑早点回家,我也会尽量早点结束工作回来的。”
神谷被他一串摸不着头脑的话,还有一系列不明白的动作搞得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已经被挑起的火焰又不得不压下去,他抬头用眼神问小野到底怎么了,反常的恋人一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他,但是一时又想不到最近有什么事值得烦心。拍戏一直很顺利,出席大大小小的活动也很顺利,回家后只要两人第二天早上没工作也会做点该做的事,没有什么不对的啊。
难道被欺负了?还是自己最近工作忙陪他的时间没以前那么多?不对啊,从两人在一起后,各自的工作从没少过,能碰到一起休息的日子真的少之又少,除了之前共演了一部电影外,能每天腻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少了。
等等...难道是因为“那个”的时候一直在催着小野?!
有几次为了快点了事神谷催着小野速度快一点,即使自己会受不住,但为了两人的睡眠时间,又不可能只做一半就停住,所以只好......
不会吧.........
神谷越想越入神,小野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回过神的神谷以为小野要继续刚才的,像要弥补过错一样他准备好任由小野“宰割”了,没想到小野把他拉到洗脸池那里,从架子上把剃须刀拿出来。
“神谷桑,咱们来刮胡子吧。”
“诶?”
神谷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小野已经开始手上的动作,沿着下巴颏那块刮一圈,把神谷这段时间没在意的胡茬刮干净,清爽的下巴又回来了。
“果然高级货就是好啊,刮得真干净~神谷桑你看现在一点也不像大叔了,年轻了好多~”
“我这年纪刮不刮都一样了,倒是你,这么白的脸才要好好刮干净!”
说着抓过剃须刀扳正小野的脸,再让他往下蹲一点,把他最近那一圈明显的小胡子也剃了。
“神谷桑有没有觉得......”
“嗯?觉得什么?”
小野想说什么又打住了,今晚这样要说不说的样子太不正常了,神谷很不理解到底是怎么了,刮完胡子也没有接着刚才的事情继续下去,两个人洗洗收拾完毕就躺下睡觉了。

到下周三前两人继续过着忙碌充实的日子。为了迎接那一天的到来,小野加速完成了眼前的工作。对于现在的小野来说,已不是工作选择他,而是他选择工作,他也不再是以前那个连龙套都要争取的无名演员。现在的他,是家喻户晓,是走在最前线的当红演员。
自然,自从他和神谷共同主演过那部红了娱乐圈半边天的电影后,两人的名字更是时常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每每提到神谷,大家都会想到他还有一个可靠的搭档兼后辈。
也是在两年前两人确定关系后搬到了一起,小野嚷嚷着一天不见神谷桑就如隔三秋之类的话,神谷也没有明确反对他,于是两人交往一年后就住在了一起。
但是他们能合到一起休息的日子实在少之又少,现在他们,只要可以在夜晚相拥入眠,大概就是最安定的模式吧。

周一的时候,神谷醒来发现小野已经出门了,收拾完毕他抓起外套准备出门时,门只推开了一条缝,冷风“呼”地窜进来,神谷立马关门退回去,趴在玄关的俄罗斯蓝猫看着他脱鞋跑回卧室,在房间翻找了半天无果,只好把外套领子竖起来,戴上口罩和帽子裹严实了,深呼吸一口气,踏出门槛,回头和猫咪说了句“我走啦”,赶往工作地点。
这一天还未到傍晚的时候飘起了小雪,城市街道上不似盛夏时的人声鼎沸,没有嘈杂的车鸣声,房屋边缘和街角的某处落上了一层白色,整座城就好像陷入了沉睡。停在摄影棚外面的一辆车上落了一层雪,被路过的走在回家路上的小学生们调皮的画出几个鬼脸。
越接近工作结束时间,雪下得越大。
夜晚,神谷和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照这个进度下去,周三应该不能提早回去了吧...”
神谷抬头看着天空飘落而下的大片雪花,他还在想小野让他早点结束回家的原因。

周二,神谷还是习惯性早早赶去摄影棚,拍摄一切顺利进行着,途中休息的时候神谷听说staff中有一位今天是她的结婚纪念日,正沉陷在幸福中,大家也祝福她能和爱人一直相亲相爱下去。
神谷听着,想到小野那个家伙大概也会记这些纪念日吧,比如第一次告白的时间、地点,比如第一次去哪里约会的地点,比如......
说起来,第一次告白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也是冬天...
神谷拖着腮,表面上他是盯着剧本看得认真,其实他在回忆他和小野过去做过的事情。
神谷想起来那年小野送自己同款围巾,围到脖子上时小野就顺势告白了,神谷永远记得,那天大约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结巴到说不出完整的话。他想好好的回应小野的感情,但是出于害羞他说出口的话像团乱线,最后是小野拥他入怀,等冷静下来后,神谷已经回到家,抱着那团留有余温的围巾,那也是第一次,神谷把自己的爱猫晾在一边发了很久的呆。
对了,是在圣诞节左右。
“神谷桑,明天是圣诞节,为了明天大家的幸福,咱们今天加快些进度吧!”
“啊,好的。”
神谷看着导演,神情还没完全回到现实的样子。
原来明天就是圣诞节。自己工作太忙完全没有注意日历上的节日,一年四季神谷只注意今天几号有没有工作,只要有工作了,只要日历还有空余的日子,他都不会拒绝。
以至于他忘了和那个笨蛋后辈很重要的日子。
所以那个笨蛋记得明天是纪念日,所以才要自己早点回家吗,所以那天索吻和小动作都是因为自己没发现吗。
想到这里,一瞬间感觉自己太糟糕了,从交往以来只顾着自己工作,虽然也提出过要出去约会,但约会的时间也短得可怜,两人看一场电影的时间都不够,所以大部分的休息日他们会选择待在家里,宁愿一整天赖在沙发上或床上慵懒地度过一天,哪怕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也比出门好。因为在家里,他们就是他们,就是最普通的、最真实的,神谷浩史和小野大辅。

圣诞节,神谷早早结束工作往家的方向跑着,用钥匙扭开家门一阵饭菜香扑鼻而来,神谷脱下大衣和包一起扔到沙发上,此时小野刚端过最后一盘菜放在餐桌上,他擦擦手,转身对神谷说,“神谷桑,饭做好了...”
神谷扑进他的怀里,两条手臂紧紧的箍在小野的腰两侧。
“诶,神谷桑...”
“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
“可是我的围裙还没脱...”小野声音越说越小,但还是伸手拥住怀里的人,把刚从外面回来的他捂得暖暖和和。
“神谷桑,还冷吗?”
小野摸了摸神谷先前冻红的耳朵,现在已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变红了。
“嗯...不冷了...不如说你好热。”
神谷说着,没有放开手臂的意思。
“神谷桑......浩史。”
小野想了想,换了一个称呼。
“今天...”神谷开口说了几个字。
“嗯?”
他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小野抬起他的下巴,两人对视着。
“我知道神谷桑会想起来的。”
小野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我也知道,神谷桑只是太忙了,休息日太少了,所以能在每一个休息日都陪我,我真的很开心。还有啊,神谷桑也变得习惯有我陪伴了,晚上没有抱着神谷桑的时候,神谷桑自己就会钻进我的怀里...我也变得少了神谷桑就活不下去了。我真的,很爱很爱浩史。”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神谷一下子冒了几连发笨蛋,今天意外的没有其他反应,而是把脸又埋进小野的怀里,叫他的名字。
“小野君...我把那条围巾弄丢了...”
神谷说得很委屈,小野没办法,第二天立即又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送给神谷。

这个圣诞夜,除了两人久违的|缠|绵|了许久,小野还收到了来自前辈的第一次告白。
那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最美的夜晚。


fin



每次隔一段时间再看演员系列的文我都不知道我当初是怎么写出来的,反正腻腻歪歪的就对了_(:3<L)_


评论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