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无名之花

职员Dx作家C


*神谷第一人称注意

同一系列小野视角———冬景

注意:时间顺序 冬景—无名之花

(还是那句话,人生啊,难得文艺一次w)





或许他不记得我们曾见过面。
那天交完稿子,我去了老朋友开的那家餐馆,填饱肚子后想着两周前一时兴起写的一篇故事,沿着那条街不知不觉走了好远。
在入夜前下了一场雪,我低着头细数落在脚边零零碎碎的白点,也不知道走过了几条街,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大片树丛,上面点缀着些许白色,这场雪下得不是很大,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踩上草丛间的石子路,顺着它的路线走,在一个转弯过后,视野变得开阔。
那是一片湖水,进入寒冬的时节,湖面平静,没有波澜,是适合沉思的地方。
我在一张长椅上坐下,接着刚才的思绪想那篇故事的内容。说实话,已经几年没有动笔的我,如今要再提笔细化人物、串联故事的话语,已经没有先前顺畅了,这让我焦虑了不少,大纲起草了几遍都不满意,最后只好揉成一团废纸扔进纸篓。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在湖边坐了多久,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回家后已经躺下准备入睡,可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了几次我套上外套,去了几个小时前刚离开的那个公园。
夜里又下了一场雪,我哆嗦着裹紧外套,把围巾抬高了些挡住嘴巴。
今年没有买帽子真是失策。
还在和围巾作斗争的我,视线所及的草地上,慢慢的染上了一层暖橘色,雪融化之后变成水珠滴落在小草上。
身边的事物都在以相同的频率染上晨光,我被这景色吸引住,坐直了身子,试图将自己活了近三十年却从没见过的美景记录下来,也不顾又飘起的雪花。
随后他忽然出现,僵硬地和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擅自地在我旁边坐下。
一眼就认出他是我曾经审核过的学生,但他似乎...不记得了?
“那个...您没事吧?”
嗯...这家伙是真不记得了,用了敬语倒是正确的。
我决定整他一次。
“请问先生叫什么名字?”
拼命忍着笑意问了这个问题,不用猜,这家伙肯定会老老实实回答我,不知道这算有趣还是无趣,反正我对他是没兴趣。
就当打发时间吧。

随后的几周,我只要写完稿子就来这个公园坐着,不管天气如何,不管早晚。
坐在这里,心里很平静,大脑却很飞跃,灵感溢满脑海,巴掌大的本子的一页纸没几分钟就可以写满。
而他,在和我相遇之后,也总是来这里。
某天,我尝试和杂志社提了些小要求,希望能够增加版面,添加新内容,丰富杂志的涉及面。
在市场日渐扩大的当下,我不认为提出这个要求是过分的,但被拒绝了。
我很明白,一旦写不出有说服力文章的作家,说什么都是空谈。
现在的这份工作也只是维持生计。
我明白的。
现实摆在这里,我必须去接受。
那一天想到的新篇,写完第一章内容后,我尝试写过后续,结果都不尽人意,全部都被自己否定。
已经写不出一个好故事了。
消极情绪占满全身,我坐在长椅上,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
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很轻,在我身边放下了什么就离开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空落感袭满全身,我急忙转头看他离开的方向,扭过身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他留下的东西和本子挥到了地上。
一把纯黑色的伞。
弯腰拾起伞和本子,天空适时下起了雨,雨点越飘越大。那天是第一次,觉得我身边还有人在。
我开始期待能和他见面的日子。
想和他说更多话,想聊更多话题。
想把自己的想法统统告诉他。
下一个下雨天,在餐馆的一隅吃饭时,我看到了他在马路对面。
那晚借着下雨的理由,把他留下了,就当是感谢他虽然不记得自己,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回礼吧。
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依旧对写不出字这个话题还感到反感,甚至在他想进一步了解我的时候,选择了逃避。
再一次失去了机会。
失去了重新面对的机会。
也可能这一次连他也会失去。


“神谷君,神谷君?快醒醒,咱们到了。”
睁开眼看到的是老朋友的面孔,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两周前决定搬去北国的一个小岛上暂住一段时间,这里很安静,周围人口稀少,而且景色很美。事情定下来后迅速收拾行李用了最短的时间离开了生活好几年的城市,来到了这座岛上,连小野也没有告诉,只写了一封信寄给他,希望他不要生气。
他刚找回了感觉,要再次挑战自己,这样的机会大概没有第二次了,所以我没有打扰他,也是为了让他好好思考未来的事。而我来到这里,也是为了重新开始。
老朋友说什么也要送我来这里,说路途遥远生怕我半路出什么问题或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在帮我把行李安排妥当之后,我们俩喝了一杯,我送他到渡口,和他告别。
不知道此刻正在写字的那个人,过得好不好……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他,有没有陪在他身边的朋友。
说实话,我和他,只能算是见过几次面的路人关系吧,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

就这样,我在这个北国的小岛上过得还算清闲,每个周末会去附近的居酒屋独自小酌一杯,点一盘下酒菜,看着岸边的浪一波接一波。海面平静的时候,脑海里能够想很多东西,特别是傍晚的时候,是我最喜欢待在海边的时间。如果问我喜欢这个岛的理由,这个再好不过了。
涛声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只是不同的时间海浪是汹涌、还是平静,随着天气变化而不同。我租的小屋一面是可以看到海的,一面是可以望见院子里种的树和花草。
面朝大海的房间我作为客厅,第一次来看房子的时候就爱上了这个房间的落地窗,我想在这里的每天最精神头脑最活跃的时候看海,观察它的起落。
可以看见花草树木的房间,我作为卧室,同时也作为工作室,我把写作用的桌子安放在面对窗户的位置,我希望每逢季节轮回的时候,我能够好好的欣赏到花开花落。
偶尔的,我会接到慰问电话,希望我抽空回去看看老朋友,我一贯的回答都是敷衍过去。没有得到结果之前,我还是待在岛上比较好。
就在这偶尔的几次电话里,我听到了小野的消息,听说他开始写作了,杂志也有属于他的版面,人气也越来越高,他慢慢的被人们认识,得到赞扬,得到认同。
可是心里的感觉很奇怪,没有欣喜,更多的是焦躁。
我应该更高兴才对啊。
是他给了我离开的勇气,那一天如果不是他给了我拥抱,告诉我坚持自己就好,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现在他也在向着前方努力前进,难道我不是最应该支持他的吗?可是为什么心里吵吵闹闹的静不下来。

一年左右,我将自己沉淀了大半年才写出的最新文章投稿出去,不意外的得到肯定回复,出版社也再次派人来邀请我合作,希望能够带给读者与先前不一样的文字。
我没有给他们回答,也没有拒绝他们,我只是让他们等,等我办完一件事再进行商讨。
回到那座城市我立刻赶去老朋友的餐馆和他聊了聊这一年的收获,无奈夜已深了,我不好和他聊太长时间,匆匆收拾东西准备走却被他拉住。
“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过,还有地方住吗?”
我笑了笑,说,“啊,当然有。”
裹上厚厚的外套,戴上帽子,今年变成围巾“失踪”了,没有办法,我把衣领往上拉了拉,和老朋友告别。
其实我说“有”是一点底气都没有的,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今晚是否会遇见他。
我只是凭着一点点的信念,去那个公园等他。
最坏的情况也不过就是露宿街头。
其实还有点紧张。
踩着和一年前一模一样的石子路,小心翼翼地一步一脚印踩着,映入眼帘的是,趴在地上的他。
这家伙,肯定是摔倒了。
“小野君?没事吧?”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慌张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杂志里编辑花大篇幅写的——冷静又帅气有才华的新人作家小野大辅。
而且这个人站在我面前时总是躲开我的视线,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可就是这种反差,似乎戳中我的笑点,让我久违的笑到停不下来。
他拥我入怀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可能比朋友还要亲近一点吧。

跟着他回家,把一年前交给他写标题和后续的文章看完。不得不佩服的是,他写的内容,比我那时候所想的故事和人物塑造要好几十倍,他所构建的小说框架和想要表达的内容比我具体得多,也比我全面。我真的不得不承认他的才华,还有他与生俱来的自信。
“神谷桑,我们......有一年没有联系了吧?”
“嗯,算算也快满一年了呢。”
“我一直有话想传达给你。”
“你说吧。”
我把他写好的稿子收在包里,坐在他写作用的书桌旁的椅子上。他坐在床边,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我,视线和从前不太一样。
“我...喜欢神谷桑。一年前的自己完全没有发觉,只是觉得我和神谷桑待在一起的时光特别轻松,没有任何负担,我们交谈也没有任何阻碍,好像什么都可以说。可是你突然说离开之后,我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慌乱,就像这个世界突然崩塌...换句话说,我感觉我的身边,少不了神谷桑。”
“你是指少不了我这个陪聊的吧。”
“不是的神谷桑,我的意思是...”
“我累了,我...”
起身本想逃出这里,被他一把拽住,力气大的可怕,怎么甩都甩不开。
“你放开我。”
“神谷桑,之前你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你知道我找了你有多久吗?你知道我每天都会去那里等你吗?我打遍各大出版社电话寻问你的下落,我去那家餐馆问你去了哪里,可是谁都不愿意和我说,我只好守着这一封薄薄的信等你回来...”
被他逼近了向后退了几步,今晚注定是逃不开了,那就把话都说开吧。
“可是你回来了又想逃,神谷桑,为什么要一味的逃避呢,我所认识的你不是一个胆小鬼而是曾一度获得提名在各大活动有所表现的你啊,我熟知的神谷浩史,不是这样的......”
“呵...”
冷笑了一会,我抬头看他,因为激动而涨红的脸颊,本来就白净的他现在脖子以上很明显的充血,浅栗色的眸子在生气的时候看起来还是那样温柔,紧皱的眉头真想帮他按下去,他生起气来,有那么一点可怕。
啊...真的败给他了。
我大概明白了,感到焦躁、内心平静不下来的理由。
“是啊,我就是胆小鬼,我不是全能也不是铁打的,我也会怕,现实和外界给的压力,还有读者们的期待,我不好好的回应是不行的。我明白我不可以逃避,所以我现在回来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以后弥补回来。现在,我站在这里的理由,还不够明显吗?”
“诶?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神谷桑也...?!”
稍微用力捶了一拳给他,骂了一声“笨蛋”,推开他,跑到客厅打开行李箱拿出一身换洗衣服,关上浴室门,暂时的想静一静。
我们都不小了却还是这么冲动...很困扰的啊。
不过也好,这份冲动,只属于我和他。

下一个月,他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在这座城市的房子暂且留下,由于本就是老式公寓,租的人不是很多,房东也不介意占一个房间,就当作给我们随时可以回来住的家。
简单收拾好行李,我和他启程,去小岛上闭关写作,完成我们即将合作的第一本书——《Prologue》。

再回到这里,已经不是一个人。
听着窗外海浪声阵阵,心里却平静得要命,很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喜欢一个人,可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你发觉你爱上了他,到确认了这份心情,再向喜欢的人传达这份感情,恰好他也拥有同样的心情。这份相通的感情,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经营,才能保证永不过期。
这个家伙,大概就是我要花上几十年时间,也甩不掉的家伙吧。
手被拉起,被他这么拉出门。我们才刚放下行李,才歇下来还没几分钟,这个人还有劲跑出去?
而且现在还是冬季,跑去海边要冷死的。
“神谷桑,一直以来,谢谢你。”
“啊?你忽然说什么?”
他拉着我,走在没人的街道上,我跟在他旁边,心不在焉,压根没注意他刚才说了什么,而且天已经黑下来,街两旁的路灯陆续打开。
走到路灯下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外面开始飘雪了。
他将围巾解下来绕在我的脖子上,残留的体温顺着脖颈充满全身,他再上前一步,握住我的双手,让我把双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一下子我们之间的距离为负,他一只手托住我的后脑勺,一只手搂紧我的腰,淡淡的吻了我一下,然后唇贴在我的耳边。
“谢谢神谷桑,我爱你。”

fin










后记:我想大概以后都不会写这么文艺的脑洞了吧w这篇和冬景是我写的所有onkm中,越写越喜欢的两篇,以冬天为背景,以平淡的日常为题材,以同样是在公众面前的工作者的他们为设定,慢慢的写出了这个故事,希望看完的你们会喜欢。

ps.不知道后面的话有没有人看,看到的都是缘分啦~从这个月开始,我更文的时间可能会很长、会很慢,且以短篇为主。可能一个月都不见得更新一篇。我也准备开一篇长篇连载,但要先存稿,不知道存完稿要到什么时候了w所以先说一声抱歉。大家,等我哦w

评论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