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背光

演员DC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是把想到的都丢进来了w

很短小的一篇。










他向着光的方向走去,从他的背影看,不那么宽厚的肩膀,却迈着坚定无比的脚步。


“让我们欢迎已经蝉联五年获得最多得票赏的神谷浩史先生!”
在一排排摄像机闪光灯的照射下,神谷走向舞台中央,双手接过奖杯,露出上排整齐的牙齿,面对摄像机,流畅地说完自己的获奖感言,再次深深地鞠躬片刻,在掌声下走回自己的座位。

“神谷桑,这一段真的超棒!”
趴在电脑面前的小野,恨不得贴到屏幕面前,头也没回地对坐在沙发上核对剧本的恋人说。
“嗯...”
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神谷翻了一页纸,把铅笔夹在这页,合上剧本,起身往浴室走去。
“神谷桑要洗澡了吗?”
“嗯...”
“神谷桑?怎么了?”
“我去洗个澡。”
小野等浴室里响起花洒的声音,转过身翻开刚才神谷看的那一页,似乎懂了恋人刚才答非所问的原因了。
这次又是爱情戏啊...
看来大叔对这类型的戏有些苦手啊。
小野暗自偷乐了一会,关上电脑,迅速钻进被窝里,才刚刚入春的时节,气温还不是很高,而且现在也正值易被花粉症侵蚀的时候,小野想早点捂暖和被窝比较好。
等神谷洗完澡,他只简单地擦了下头发,坐在床上准备接着看剧本。
“浩史,早点睡吧。”
“再等一下,我看完这页。”
本来已经调暗的床头灯,小野再次调亮。
“好吧。”
小野拿起枕边的手机,确认了一遍明早的闹钟。这两天小野难得有休息的日子,本以为可以久违的和神谷约个会或是两人待在家里腻歪一下也好,无奈他忘了神谷近期刚接了一部戏。
肩膀忽然变重了,不知何时神谷靠近他,把自身的大部分重量压在了小野身上。
小野伸过手臂,把神谷搂进怀里,让他的姿势更舒服一点。
“头发还没干呐...”
小声嘀咕了一句,小野以一个别扭的姿势去够离床不远处的毛巾,因为挂在椅子上,又不想打扰到恋人,他只好拼命扭着身子伸长手臂去拿。
“神谷桑,下次一定要把头发吹干哦,不然会感冒的。”
“唔......嗯。”
今晚这位前辈异常的乖啊,要是在平时肯定会说“小野君好吵”,或者是“你是我妈吗小野君”,也可能是直接打开他的手。
那几句台词真的很难吗?还是说那几句话他从未对别人说过?但是神谷桑肯定不愿意找他对剧本,宁愿自己绞尽脑汁想很久......
小野边擦边想,没有发现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

时间一晃就是一个多月,神谷的新戏已经接近尾声了,中间也穿插了几个杂志拍摄,另外新专也开始筹备。
小野也没闲着,那两天休息日过后也忙起来了,他接了一部先前演过的剧的特别篇,在顺利拍完之后,意外的和神谷有一天共同的空白日,不幸的是,两人都得了轻微的花粉症,小野的症状比神谷好一点,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待在家里安全些,如果因为生病落下了工作肯定要被经纪人说的,平时不多注意还往外面跑什么的。
但作为前辈的神谷浩史,在前一天晚上,发了短信,约了小野在那天晚上见面。
只有一天的时间,哪怕只有一个小时,他们都明白的,他们是多么想见到对方。
一分钟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啊。

傍晚过后,夜幕降临,小野换好衣服,特意稍稍穿暖和一点,提前了一点时间到达约定见面的地点。
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十分钟,他远远的就看到路灯下站着一个薄薄的人。
他穿得再多还是那么显瘦啊。
走近了一点,能看见路灯投下的光影打在他的头发上,穿过发丝,投影在他的肩膀上,再到胸前,再一直往下,到他的脚尖。
这条路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他人,四周变得漆黑起来,小野停下脚步,他看着面前这个人,明明就在眼前,明明过了这条马路就可以和他说上话了,明明就近在咫尺。
这样看着自己的恋人,就好像看着舞台上的他,灯光从他的斜后上方照射下来,他的侧脸埋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啊,他抬头了,看见自己了。
他笑了,眼睛眯起来,嘴巴微张,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呀,小野君,来得挺早。”
“神谷桑才是,来得太早了吧?”
“我是等不及吃饭了,饿死了,今天一直在补觉。”
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一起放进自己暖呼呼的口袋里。
“诶?神谷桑最近睡眠又不好吗?”
“也不是...”
小野发现他今天没有戴口罩,感冒还没有完全好不能再加重了,他从包里掏出一个新的递给神谷。
“神谷桑最近不太对劲呢,是太忙了吗?”
神谷顿了一秒才戴上口罩,看了一眼小野就没再说话。
吃完饭神谷直截了当地问小野要不要去他家,反正明天下午才有工作。
小野表示有一点点惊讶,神谷怎么突然对自己的行程这么了解,但是他不会拒绝任何一次来自前辈的邀请的。
回了家两人拥抱了很久,准备睡觉时已经快天亮了,不过他们暂时没有睡意,小野终于把之前的疑问问出口了,神谷到底是不是因为剧本里的那些台词很难演绎出来,才独自烦恼了很久呢。
神谷犹豫了几分钟,嗯嗯啊啊拐了好几个话题都没有逃过小野穷追不舍的追问,还是老实地坦白了。
“我只说一点啊......有一些比较羞耻的台词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说出来,在演之前怎么都练习不好,但正式演出时自然而然地就说出来了,挺奇妙的。”
“就像平时我们有些话不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一辈子都听不到。”
小野认真地回应他,把怀里的人搂紧了些。
“比如呢?”
神谷紧接着问,小野低头凑近了恋人,贴在恋人的耳边,一点也不给他躲藏空间,说话间轻吹出的气流惹得神谷痒痒。
“比如我喜欢你。”
“......笨蛋。”
神谷把脸埋进小野的怀里,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红透的耳朵已经证明了一切。


fin




差点忘了orz
大家月饼节快乐哈~
一点点小糖大家吃得开心哈~

评论(3)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