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告白

演员DC


翻一篇旧糖出来充数w


七夕快乐~

百fo感谢,大家来点梗吧,如果有喜欢的梗可以评论告诉我~

来大力戳我吧!

 

 

那是小野第一次见到他。
神谷完全沉浸在演戏的氛围中,他的一言一行、举手投足,就像是戏里的那位男主,让小野看的入神。
这一部戏是神谷刚积攒起人气的连续剧。之前小野在另一个片场见过神谷,但那时他们没有打照面,还不认识对方,两人擦肩而过也许都不记得。而这部戏算是他们第一次在片场见面的戏,没有直接的对话,但好歹小野能和神谷说上几句话。
“我是小野大辅,来自Mausu Promotion,第一次见面,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小野磕磕巴巴地边说边手指交握,在神谷面前说着不流利的,昨晚反复练习的台词。
“神谷浩史,多多指教。”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神谷被经纪人叫去准备下一场戏,而依旧在跑龙套的小野看着他忙前忙后,从换衣服到复习台词到站在摄像机前,像流水线上制作出来的精美物品展现在眼前,再看他没有多余的动作,用饱满的感情演绎出来的人物就像是主角真的从剧本里走出来一样。
这个境界,是小野所憧憬的。

过场结束,小野饰演了一位路人角色,只在镜头里出现几秒钟而已,等片子剪出来时他又能有几秒钟出镜的机会,完全不知道。
在那个经纪人忙不过来带新人的时间段里,小野抓过放在休息间的背包,和几位staff打招呼告别,独自一人默默推开摄影棚的大门,赶往打工地点。
他还不够红,他工作的同时还需要一份兼职来维持自己的生活。
他知道,机遇还没到来的时候,他首先要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哪怕自己已经接了一堆龙套角色,他也依然在争取很有可能入选的主演角色。

“很抱歉小野桑,这次又没有入选。”

在盛夏被雨水打湿的深夜里,小野失眠了。
从傍晚接了经纪人那通电话后,他尽量克制自己失落的心情,挤出不那么好看的微笑维持了两个小时直至兼职结束。
在便利店简单买了点食材回家,吃完饭认认真真圈画剧本,即使他只有两句台词,他也在认真斟酌这个路人角色的心情,体会如何去演绎他。
哪怕是再小的角色,也要用最佳状态饰演他。这是他在某个片场听到一位前辈说的话。

在这一年入秋的时候,小野做完兼职回到租房,刚坐下来准备慰问一下疲劳工作了这么久的自己,拉开啤酒罐的拉环,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
是经纪人。
“那部剧试镜成功了,是男一号哦,恭喜小野桑。请明天来事务所拿剧本哦。”
小野抓着手机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要回答经纪人的话,脑海里还在回响着那几个单词。
男一!主角!
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合上手机,灌了一大口啤酒,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回味着心里还未消散的期待之情。

AIR,是小野大辅主演的第一部被万众熟知的电视剧。
是他刚踏出的第一步。
AIR——原作是知名的key社作品,在监督石原立也一向高品质的制作过程和娴熟的指导手法下,加上和编剧的合作,这部剧以可见的速度火热起来。
在那年深冬,小野迅速被人们记住,紧接着接了好几个男一号,不光是电视剧,电影方面也令他目不暇接。
所以在一年后,他不意外的再次遇到了当红演员神谷浩史。
一年间顿时备受关注的小野大辅,在显示器前盯着那个人的动作,盯着他的手臂挥舞,盯着他的眼神望眼欲穿,盯着他的肢体线条,盯着他唇瓣间发出柔软的声音,盯着他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在导演喊“咔”结束这轮拍摄,小野才缓过神,面前站着自己刚才目光相随的人。
“神谷桑,下午好。”
他用自己最好听的声音打招呼。
“啊,小野君,下午好。下午拍摄加油啊。”
“嗯!”
简简单单的几句交流,已是现在的小野大辅满足不了的。
“神谷桑,晚上没事的话,一起吃顿饭吧。”
面前低头整理服装的神谷闻声抬头看着他,似乎还没从戏里走出来。
过了会神谷的经纪人递了杯茶过来,神谷坐下,裹着外套说,“好啊,我想吃地铁口那家拉面。”

深冬的夜晚,每一家饭店里潮湿的热气哈在玻璃橱窗上,从外面看不真切里面的模样。
小野和神谷一人面前一碗刚出炉的拉面,热气打在他们工作结束后疲惫的脸上。
“吃吧,我经常来这里吃哦,也推荐给小野君。”
小野回应神谷的是吸溜一大口拉面,吃完擦擦嘴,其实他心里想再来罐啤酒就更好了。
“小野君......”
“神谷桑......”
两人同时开口,小野连忙推手让神谷先说,神谷用筷子挑了一捆面,白气隐没了他的表情。
“听说你除了做本职工作外,还在做兼职?”
小野摸摸头,没想到神谷会问这个问题。
“那个已经辞职了,工作已经步入正轨了,而且现在也没有多余时间来兼职了。”
“嗯...也是,我一开始仅仅是工作也满足不了最基本的生活,嘛,开头几年总要拼死拼活地在这个业界存活下来。”
说完给了小野一个最标准的神谷式微笑,即使这个笑容小野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但还是在面对面近距离的冲击下,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
夜晚和神谷在分岔路口道别,被嘱咐注意天气变化之类的,只是最普通的几句常见寒暄,小野听了不断点头,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他确实听进了前辈的话。
前辈“噗”地一声笑出来,看着比自己高还比自己年轻的后辈,明明表面上那么可靠,私下里却是这个蠢样,不禁觉得这个后辈有种不一样的信任感,将来说不定会有一番大成就。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日后的十几年里,他一直处在业界的前沿。也可以说,他在进入三十代后半,他的名字依旧在各大场合被提及,每部戏都会收获新的粉丝。他走过的每一步前辈也看在眼里。

躺在柔软的床垫里,小野看着手机里今晚吃饭时要到的神谷的邮箱地址。尝试发了一条已经到家的短信,神谷很快就回了,末尾还付了一个可爱的颜文字。
小野不自觉咧开嘴,回复了“前辈请早点睡,今天辛苦了。”这条,合上手机去翻找替换衣服准备简单淋浴一下。
走到浴室发现忘记拿浴巾,回到房间看到手机信号灯一闪一闪,打开来看到那个人回复“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也请加油。”
小野觉得,维持现在这样前后辈关系也足矣,哪怕自己目光所随的人不曾发现自己灼热的视线也无所谓,只要神谷浩史能够继续过着健康、平和、每天都可以微笑的日子就好了。
神谷内心的想法或许和小野有些出入,一位已经步入三十岁,或奔四的大叔来说,他还能红多久,他还可能再争到多少主演位置,他还可以凭自己精湛的演技获得多少奖项,这些都是未知数,所以他还要顶着世人的眼光,继续演下去,并且要比任何人演得都要好。
只因为他选择走的这条路要比别人长一点。

小野难得在中午就结束拍摄,杀青会之后他像往常一样发了条消息问候前辈,等收到回信已经到晚上。
准确说是收到电话。
小野坐在卧室的桌子前,揉揉看剧本发酸的眼睛,看到来电显示是神谷,立刻接听,不意外的听到前辈十分疲惫的大叔音漏进耳朵里。
“小野君,今天拍摄好累啊,看来大叔我要往后退了...”
“怎么会呢,一定是神谷桑今天的戏份较多的缘故吧。”
小野摸着手旁的眼镜,把它对折,又把它展开。
“小野君还能这么有活力,真的很棒呢。”
“诶,神谷桑这是表扬吗?”
“才不是表扬!”
小野笑了,和电话那头的人一起发出笑声,不再像一开始为了附和前辈而笑,这是两人之间发自真心的欢笑。
“神谷桑,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
小野不经意间的问话,像早就准备好的,也像随口问出的。
“嗯......”神谷在那头想了一会,能感觉他好像环视了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小野耐心地等他回答。
“貌似我没什么缺的,要说想要什么...大概今年需要一条围巾吧。去年冬天我的那条围巾不知道去哪了,把大叔冻坏了。”
“好。”
小野认真听他说完,又扯了些不相关的话题聊了一会,就像刻意不让刚才的问话被突显出来。
小野看了看手表,发现不早了,神谷明早还要早起。
“神谷桑,不早了,快去睡觉吧。”
“.........嗯。”
前辈的声音已经变的模糊,小野猜他已经歪着头要睡着了,柔声说了句“晚安”,手机刚拿开离耳朵不超过五厘米,听到前辈轻柔的声音传过来。
“小野......小野君,再陪我聊一会。”
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小野放开把玩在手里的眼镜,手捂住嘴,把头抵在剧本上,满满的墨汁味道充满鼻腔,他多么希望现在神谷在他面前,他多么想抱一抱这个背影写满孤独的瘦小的前辈。

好想一直守护他。好想一直陪在他身边。好想和他并肩走在一起。好想和他一起看更多风景。好想亲一亲他。

小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同身为男人的神谷,一定是不可能和自己抱有相同的想法的。
自己一直告诉自己,哪怕是远远的看着就好,从没有奢望过和他超越朋友这道线,更别提成为恋人什么的。
但小野还是在接下来的那年冬天,圣诞夜的那天夜里,把前辈约出来,送了他一条和自己同款的围巾,并告白了。
看着前辈红了边的耳朵,小野在他伸手准备接围巾的时候早一步围在了他的脖子里,上前一步把他拥入怀,只短短半分钟时间,放开他的时候,小野看到了从未在前辈脸上看到的表情。
神谷低着头,想把红透的脸埋进围巾里,视线漂浮不定,不管看哪就是不对上小野的眼睛,等小野第二次凑近他的时候,神谷第一次支支吾吾结巴了一次。
小野不管他用话语拒绝还是肢体反抗,再一次抱紧了他心心念念的这个人。
神谷浩史,是他要追随一辈子的人。
是小野大辅要用一生守护的人。

fin


评论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