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9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下章完结(大概w

有番外哦~


第九章

如果我可以听到你的心声就好了,可是就我所认识的返祖妖怪中,没有谁的能力是可以听见内心的声音的。

你知道吗,当我面对你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知道你回答我的话是否是真实的还是你为了迎合我而说出的善意的谎言。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了解真实的你,小野大辅。

 

神谷这样想着,抱着腿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着窗外独自挂在高空的月亮。今夜不是满月,缺了一半的月亮坠在夜空中,没有云朵,没有星星。

不知道维持这个姿势过了多久,大概已经接近天亮的时间了,窗外传来一声沉重的落地声,接着有人来敲了几下玻璃,神谷站起来,摸黑走到窗边,外面的人已经打开窗户擅自爬进来了。

“神谷君,不好了......”

“樱井桑?发生什么事了?”

樱井似乎是一路不停的跑过来的,他撑着大腿喘了一会才接着说。

“小野君不见了,润说他去了‘樱之轮回’...所以我来带你走。”

“‘樱之轮回’......那个传说中可以回到过去的地方?等等,润?!润怎么会知道?”

“润也是返祖妖怪,等会慢慢和你说明,现在和我走吧,其他人已经在那里集合了。”

“其他人?妖馆的大家都来了?”

“大家都很担心你们...”

樱井拍着神谷的肩,仅仅是一周没见神谷又瘦下去了一些,明显的黑眼圈更是证明他过得并不好。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来。”

 

樱之轮回——传说中向已有百年寿命的樱树许愿,就可以回到过去,回到你想回去的时间点。据说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只要虔诚的、一心一意的,想着你想要樱树达成的愿望,而樱树唯一的要求是,一旦进入了轮回,不可以回头,不可以反悔,在过去达成自己的愿望后,樱树会自动将你送回自己本来所属的时间。如果你反悔了,你将永远活在时间漩涡中,不得再回去。

 

“这里就是,‘樱之轮回’?”

在神谷家的主宅后方有一个小院子,这个院子可以通往‘樱之轮回’所在的秘密庭院。在神谷和樱井小时候听佣人窃窃私语过这个秘密之地,两人好奇过,偷偷跑过来探险过一次,但是两人在那时完全被这里的美景所吸引,只是站在庭院的外围远远地看着它。

这株樱树四季盛开着樱花,不断凋落更替,一点也没有枯萎的迹象。这座庭院里面满地都是飘落的樱花花瓣,樱树的枝叶没有任何阻挡般的向四周生长着,粗大的枝干看上去水分充足,明明这里没有日照也没有雨水,难道仅仅是每天的人工浇水灌溉便可以使它生长成这般枝繁叶茂的样子吗?况且这株樱树已经有百年的寿命了,它看上去只经历了寿命的一半岁月。

神谷家族代代守护着这株樱树,同时禁止外人接近它,在家族里也是极少部分人知道这株樱树的相关事情,这一块秘密之地也只有掌管这里的人知道。那时的樱井和神谷也是冒了很多险才到达这里。

“神谷桑,你看这个。”福山走到神谷面前,把他在樱树前捡到的小野留下的一封信给神谷。

“这是...小野君的。”

神谷拿出里面的几张纸,展开平摊在手上。

有几瓣樱花落在了上面。

“致亲爱的神谷桑:

这次并非不辞而别。说不定我离开的时候你已经和父亲走了,也许打开这封信的不是神谷桑,但不管是不是我等的那个人,我希望这封信可以到达神谷桑的手里,并且请你读完它。

决定去‘樱之轮回’的是我自己,决定一个人去的也是我自己。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回到过去,阻止那场事故的发生。

我希望神谷桑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我想看到神谷桑的笑颜。

我也说过,我会给神谷桑喜和乐,而剩下的,不论是悲还是哀,请全部交给我吧。

神谷桑,请不要担心,我会安全回来的,我会回到你的身边的。

毕竟许下承诺的是我。

那么,神谷桑,我去去就回。

你的 小野大辅”

樱井看神谷读完了信,没有合上纸也没有动作表示什么,樱花的花瓣不断地飘落,像雨像雪落在他身上。良久,神谷才抬头看着这株樱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直径走到樱树面前,猛地把信连带着拳头砸向了樱树的树干。

“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神谷君...”

福山想阻止他不断捶向樱树的手,被樱井拦下。

“神谷君,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把那个家伙抓回来。”

“唉,果然都是你们俩的风格呢。”

樱井无奈地摊手,这时庭院内传来敲门声,看来是溜到这里来的事情被家族的人发现了,在神谷到达这里的时候他们把里面的门反锁起来了,为了现在能拖延一点是一点。

“那,我去去就回,谢谢你们。”

神谷把信叠好放进口袋里,面对樱树开始虔诚地许愿。

“你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

樱井和福山还有同来的几位妖馆伙伴们围住樱树,准备“迎接”神谷家族的人。

在门被撬开的那一瞬间,神谷被一团樱花包裹住,一阵风包裹着花瓣送进了樱树的里面——“樱之轮回”,开始了。

 

 

啊咧?

这里是...学校?

“小野君,今天放学一起回家吗?”

过来搭话的是同班的立原君,是小野大辅小学五年级的同班同学。

“今天我还有点事,不能一起回去了,抱歉。”

教室里渐空,小野看着曾经熟悉的同学们一个个离开,他坐在位置上回忆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回到了小学五年级。

自己在睁眼前的记忆是在一株樱树前,手里拿着一封信。

对了,信。

小野赶紧在自身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这张纸明显是被揉烂了后再次叠平整的,是一封不知道谁写给小野的信。

“致小野君:

最近入夏了,又到了我最爱的季节,又可以穿我最爱的短裤了,但天气总时好时坏,下雨时就想起你的‘雨男’外号,就会想这雨什么时候能停,我的短裤又穿不成了,也或许是我这个被他们封为‘晴男’的力量抵不过你吧。还有啊,明明我才是前辈,你却总是跑在我前面,告诉我什么好玩,什么可以让我开心,总是陪着我。我作为你的前辈,也想为你做点什么...

我或许,有那么一点,想依赖你,大辅。”

这封信还没有写完的样子,结尾处有被擦掉的痕迹,不知道是写字的人写错了还是原本想写这句话的被擦掉了。

因为小野在灯光下仔细看这个擦掉的痕迹,写的是“好き”。

小野思考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谁写的,而且这是没有写完的状态,就证明还没有寄出,那为什么在自己手里?不明白。看样子这位前辈对自己,有好感?小野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认识过哪位前辈,也不记得自己接触过哪位前辈,但是心里莫名的堵得慌。

算了,先去图书馆看看书放松一下吧。

入秋之后,白昼会变短,黑夜会越来越早降临。小野走在去图书馆的那条走廊,有轻柔的风在走廊与玻璃窗之间狭窄的空间内流动,学校内的树木枝叶开始枯黄,由深绿渐变为暖黄,再被浅灰色慢慢取代,就是凋落之时。

推开图书馆的门,小野选择了自己往常坐的位置,在熟悉的分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翻阅起来。过了一会又拿了几本想看的书转身走回座位,和迎面走来的一位比自己矮一点点的同学撞到了肩膀。

“抱歉。”

对方小声的道歉,小野也连忙说对不起之后两人匆匆地离开。

画面并非熟悉但是此情此景,还有撞到的人,小野的直觉强烈地告诉自己,他认识刚才的那个人,但是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脑袋放佛要炸裂了一般开始疼起来。

今天还是先回家吧,也许明天就想起来了。

可是小野发现,过了一周他也没有想起来,这个时间整个校园内已经洋溢着校园文化祭的气氛,而没有分配到任务的小野,每天依旧是泡在图书馆,一直到学校清人才离开。

 

文化祭的前一晚,小野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站在海边,海浪把一波一波的海水拍到岸边,他赤着脚一步一步向海里走,夜空中只有月亮挂在那里,没有星星,天空漂浮着几片云朵,时而遮住月光时而显现出来。

梦里奇怪的是很安静,小野听不见涛声,隐约间听见不远处有谁在喊他,“小野君、小野君...”这样一直喊着,像在呼唤他,一遍一遍念着他的名字。那个声音,也很熟悉,但是是谁的呢...

他向前走着,看到海面中央有一块礁石,上面躺着一个人,身形比小野瘦小。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没有呼吸了,时隐时现的月光让小野琢磨不清这个梦究竟想让自己看的是谁。

你就不想过去看看吗?

脑袋里回响着自己的声音,小野没有反抗,继续向前走。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终究小野还是没能做完那个梦,他也没有看见躺在礁石上奄奄一息的人是谁,在月光终于明朗起来,他终于要接近那个人的时候,闹钟响了,一切停止了。

每年的文化祭都差不多,没有新意的活动和展览之类的小野没有什么兴趣,在教室之间随意转悠的他来到了教学楼一楼的主要告示墙那里,他看到了他苦等了很久的人。

小野毫不犹豫地走上前,一下子蹭到那个人的面前,反到把那个人吓了一跳。

“那个,我是那天撞到你的那个学弟。”

一上来就说这个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小野这么想。

“有什么事吗?”

看到对方的表情似乎不太友好,看来真的不该一上来就说这个,人家还以为我是来找茬的。

“诶...我叫小野大辅,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小野抓抓头发,再次自我介绍。

“明天下午来这个地方,不来你就死定了。”

诶?

对方塞了一个纸条就转身离开,一点继续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小野抓着这张纸条,站在原地愣了好久。

熟悉的茶发,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背影,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

小野循着那个人走的方向追出去,跑遍整个校园也没有看见他,这么快就消失了?

他打开那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地点,是在郊区的某个地方,要去这里似乎还得花点时间。

小野即刻启程,抓上书包飞奔到车站,一刻不停地赶往那里。

我为什么会忘记呢,我为什么会不记得呢,我为什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呢,为什么呢......

“笨蛋。”

小野的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个单词,他想起了那天为自己包扎完伤口后,听自己说完自己是如何与他相遇的,听完他叙述自己的车祸,小野第一次把自己内心的所有话语传达给他的那一天,他只回复了自己这个简单的单词,但是,那一天他的笑容,自己如何都忘不掉,那是他见过他最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野到达了那个地方,那个称为“妖馆”的地方,名为“绯月”的一座公寓。

“我回来了。”

似乎是不该说的话,但是小野习惯性的说了。

小野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在院子里的那株樱树下停住,不禁抚摸它的树干。

“真的很像‘樱之轮回’的那棵啊...嘛,反正再过一年就可以回去了...”

“谁说要过一年才能回去的?”

倏地转头,是很久没有见面的,被自己遗忘了很久的,本该烙印在心里的人。

是神谷桑...是神谷桑......浩史...浩史......

上前一步伸开双臂想拥他入怀,神谷却一拳打在小野的肚子上。

“唔...好痛...神谷桑?”

小野捂着肚子跪在地上装作很疼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尽可能的颜艺着。神谷不领情,把他的衣领拽起来,表情异常可怖。

“你还记得我是‘神谷桑’啊?不打你一拳你是不是永远都想不起来我是谁?”

真的生气了啊......

“不,不是的神谷桑,我之前就想起来了,我...”

“那为什么在图书馆撞你一下你也没反应?后来我在你面前走过你也没有认出来,那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小野大辅桑?”

“抱歉...我...”

“那就跟我回去。”

“不行,我还没完成我的愿望。”

“完成我的就可以了,我的愿望就是带你回家。”

“诶?可是...”

“没有可是,跟我回去。”

“不行。”

“你...”

“神谷桑,你听我说,我想看见你以后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不要再因为身体不好倒下或是被你的父亲用这个原因让你离开,我们只有这一生,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的过...”

“希望我幸福?希望我不要再被父亲带走?这些都不错,但是小野君,没有你的未来,我会开心吗?会幸福吗?如果这次你成功了,可能我们以后只是笔友关系,只是,用文字交流的普通朋友关系,说不定哪天就...”

“神谷桑...”

“我对于现在的你依然不是很了解,可能还没有润了解你,虽然我们已经是恋人的关系,但是我不想止于此,我想了解各方面的你啊,你明白么。”

神谷说着,后退两步却被小野拽住。抓着他颤抖的手臂,两人四目相对,小野第一次是如此小心翼翼地将神谷拥进怀里。

他就像找不到归所、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独自待在角落里发出点点亮光的星星。

小野就像给了他整片星空的天空,不光带给他一同闪烁的星星,也将月光温柔地包裹住他,自从他们相遇,就不再有黑暗的夜晚陪伴神谷。

“和我回去,我会好好处理我和家族之间的事情,不会再让父亲阻挡我了,也不会再离开你了。”

“好。”

小野把头埋进神谷的肩膀里,一直,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

果然,又瘦了好多。

 

TBC


评论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