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8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第八章

盛夏的最后一场雨过去,天气转凉下来,夜晚的风不再是干燥带着热气,一丝丝的凉气透进风中,吹进皮肤的毛孔中足够让人瑟瑟发抖。

神谷已经回到老家准备身体健康状况检查,在家里待了一周都没有见到他的父亲,也没有佣人告诉他何时开始接受检查,坐在房间里也着实无聊,他随意翻出一本书看起来,到一周后的周日,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当晚他被叫到父亲的书房。

神谷站在书房门口敲门,门缝间传来父亲沉闷略带严肃的声音。

“进来吧,浩史。”

推开门父亲没有坐在他的办公桌前,而是端了一杯咖啡站在窗台那里,红木制的宾客桌上有一杯已经凉掉的茶水,显然之前有客人来过。

“坐下吧,今天想和你聊聊学校生活。”

随着父亲坐下后神谷在他的对面坐下,有佣人进来端上一杯新沏好的热茶,关上门后屋内只有父子二人,父亲隔了片刻开口。

“学校还习惯吗?”

“是,一切还和以前一样。”

“如果不能习惯休学后的生活,可以让你出国。”

“父亲费心了,现在的生活很好。”

“因为认识了小野大辅这个人?”

“诶?”

神谷本以为对话在向着好的方面进行着,却没想到父亲忽然提到这个名字。

这个已经陪伴他好几年的笔友,自从上次小野告白后,两人逐渐敞开心扉接纳对方,慢慢的能够习惯从好友转为恋人这一事实,虽然只有几个月时间,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好似已经在一起好几年。

但是在父亲提起这个名字时,神谷有不好的预感。

“父亲......认识他?”

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喝了口咖啡,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乌云团在一起就像在宣告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那个男人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眸里深邃的黑色一望无际。

“小野家族,也是返祖家族之一,有着不一般的传闻。我没想到我的儿子竟然和这个家族的儿子做了朋友,听说你们的关系还很亲密,是吗,浩史?”

远方有隐隐雷声轰鸣,开始有细小的雨滴落在窗户上,伸展出一条纹路。

“我会注意的,父亲......”

“还有那个姓福山的,不要再和他接触了。”

“诶?润?”

“已经亲密到叫名字了吗,哼......学校你不用再回去了,下个月直接跟我回法国,你留在公寓的东西我已经叫人帮你清理了。”

“可是父亲......”

“今天就到这吧,你可以回去了。”

这时几位全身黑衣装扮的男人开门走进来,把还想说话的神谷架起来往外面拖,神谷挣扎中看到了父亲桌上放着的那张转学申请书,是已经签字盖好章的。

“......父亲!”

神谷被带出房间,看到走廊尽头站着自己的弟弟。他想张口喊他的名字,却没想到弟弟说了一句自己怎么也预料不到的话。

“哥哥你就听父亲的话和他离开吧。至少你是继承人。”

说完不留给神谷反应的机会,消失在走廊尽头。

至少,我是继承人?

 

在神谷离开“绯月”的那一天,樱井站在公寓院子门口和神谷道别几句,小野站在院子里看着神谷上车。来接他的人还是和多年前一样的全身黑的几个男人带着他走了。

 夜晚,小野从公寓楼顶的大浴场出来,坐在浴场大厅里擦头的他,在自动贩卖机投下几个硬币,手指还未点到那款饮料,被另一个人抢先了。

“润?这个时间...?”

“我只是来收取这次任务的结果,还没有新任务下来,放心吧。”

“比起这个,还是不能看见神谷桑的未来吗?”

“嗯......看得不是很清楚呢,很模糊。”

“奇怪,明明你一直都能看见。”

小野和福山走到外面的庭院内,两人在角落里的一张长凳坐下,接着聊刚才的话题。

“D我跟你说,你的未来我也不是能看得很清楚,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我只能看到一团飘散的樱花...”

“樱花?”他们后方冒出了一个声音,顺势接下了福山的话,坐着的二人吓得跳起来。

“樱井桑?!”

小野和福山面面相觑,樱井盯着他们,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不得不坦白真相了。

“那个...樱井桑,润他其实...”

“我也是返祖妖怪,是可以预见未来的类型。”福山看小野结结巴巴不想把他的身份说出来,但为了朋友,他上前一步把自己掩藏的身份坦白出来。

“因为我的能力比较特殊,很早脱离了家族,一个人在外面自己生活。高中时碰到了D,虽然表面上我们是好朋友,其实我们俩一直在合作做一份副业。”

樱井依旧看着他们,理了下自己的思绪,让他们去石凳那里坐下详谈。

“其实润的家族我有所耳闻,家族做的生意相似所以听说过这个姓,我也猜测过润你是不是返祖妖怪,但每一次你都以小野君的同学身份来这栋公寓所以也没多想......”樱井转身面向小野,“小野君,你的家族我一直不了解......不过现在更不明白的是神谷君早晨说的那句话。”

“神谷桑说的话?”

“他要我好好照看你,还有,一周后他要是回不来的话,请去找他。”

“回不来......”福山忽然像看见了什么似的,站了起来。

“润你看到了什么?”小野赶忙站起来扶着福山,最近用能力有些过度,出现了类似贫血的症状。

“神谷桑他回不来了!”福山有些激动,几近吼出这句话。

“你慢慢说,不要急。”樱井也站到他身边,抓着福山的肩让他冷静下来。

小野立刻跑进建筑内,到浴场内和工作人员要了一杯凉白开,让福山坐下慢慢说刚才看到的情景。

“我看见神谷桑和他的父亲谈话了,我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他父亲说不允许他和谁来往,而且也不用回学校了...还有,他好像要转学,他需要我们的帮助!”福山说完,扶着额头再次尝试看神谷的未来。

“润,”小野拍拍他的肩宽慰他,“不用再使用能力了,能看到这么多已经够了。已经很晚了你快回家好好休息吧。谢谢你。”

“嗯。那我回去了,你也不要担心太多...虽然我知道我说了也没用。”

小野和他笑笑,目送他走到电梯口。福山离开后,他转身面对樱井前辈,一字一句向他坦白自己的身世,并且让樱井不要把福山的身份说出去。

 

作为能看见未来的返祖妖怪,家族里自然是当作宝贝供奉起来,在家族内部,地位高的人也很看重这样的特殊能力,换着法也想把这个能力留在身边。福山作为拥有能力者,在被家族最高权力者操纵了几个年头之后,他选择了离开家族,决绝地头也不回离开这个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家族,独自在外面生活。一旦变成一个人就意味着比被保护的返祖妖怪危险,身份一旦暴露就会有纯血妖怪源源不断地向自己攻来,更何况福山不属于攻击类型的妖怪。

在遇到了小野后,他们组成一组,他们互相辅助对方,共同把副业进行到现在,他们之间早已习惯这份劳累却依然要坚持下去的生活方式。

小野的家族背景,樱井也是在今天第一次知晓。

与把返祖之人当作宝贝悉心养大的家族相比,小野的家族在几代前就不再对外宣扬家族内是否出现返祖之人,小野的前几代从出生开始,他们的一生、一辈子过着被称为“软禁”的生活方式,在家族的专属一间房间里过完一生,当然他们也和常人一样去学校学习,一旦到踏入社会的年纪,就会被家族的人要求待在这个家里,不论在家里做什么样的事,就是不允许再踏出这个家门一步。

这也是鲜少有其他家族听说过“小野家族”的原因。

小野可以说是被自己的上一代所救。上一代在这个家的各处留下了信息,为了不再让下代甚至是下下代“囚禁”在这个家里,上一代所做的最成功的就是,小野在自己十岁时就解放了自己。

十岁,小野用了上一代所教的方法,离开了那个家,寄宿在一位远亲家里。没有父母的呵护,没有富裕的条件,小野从初中开始一直靠着自己的努力,借助自己的返祖妖怪的能力,找到了一份副业,在一次次的任务磨练下成就了现在的他。

头一次听说小野的身世,樱井看着对面这个男人冷静的说着自己的事,也明白他眼里深藏着的一份冷漠和杀气是从何而来的了。

只是谁都想不到,小野和神谷作为通了三年信的笔友,两人之间真正相知的部分,又有哪些呢?

 

“樱井桑,我听说有一棵古老的樱树,可以回到过去,这是真的吗?”

小野一改刚才的严肃,面色柔和了许多。

“诶?我记得...也是很小的时候听佣人们议论过,我记得就在神谷家附近,好像称之为‘樱之轮回’。怎么忽然提起这个了?”

“啊没什么,只是问问。樱井桑今天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间了,晚安。”

“晚安。”

樱井不知道的是,从那天后,连续一周都没有见到小野。

 

 

“我们来寄时间胶囊吧!给未来的自己!”

那是还在暑假期间,一帮人聚在合宿地点闲着无聊的时候,不知道谁提议的。

午后大家都没有事做,几个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客厅里,有的捧着手机在聊天,有的抓着PSP玩着最新的游戏,有的在看小说。

大家听到这个提议,最先同意的是神谷,这天意外的是他第一个回应。

“好啊,埋在哪呢?”

“等我们回去了,就埋在公寓院子里的那棵樱树下吧!”

小野放下手里的手机,看向神谷。

“既然小野君这么说了,那挖坑的事就交给你了。”

“诶......”

“没事D,还有我们呐。”

福山走过去安慰他。

大家就这么一拍即合,夜晚回到房间,各自想了想要说什么给未来的自己,却不知道在那晚,神谷因生病提前结束了这场合宿。

第二天大家把神谷安顿好,确认他没有事了才放心的离开。

说实话,他病得太突然。大家也都没想到他会突然地倒下,咳得那么严重,眼下只希望他能好好的,健康的回来。

后来小野请了大家再次聚过来,邀请樱井也加入他们,大家一起在樱树下挖了一个洞,把各自写好的信拿出来,小野去了神谷房间,帮他把信埋下。

“帮我向大家问好。”

“需要喝水吗?”

看着神谷依旧泛白的面容,小野扶着他坐起来靠在床的靠背上,抓着他的又细下去的胳膊,小野只恨不得生病的是自己。

“不用了,你快下去吧,大家都在等呢。”

“嗯,过一会我送晚饭上来。”

“嗯......”

小野转身要走,衣袖却被捉住。

“神谷桑?还有事吗?”小野看他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就坐到床边等他开口。

“谢谢你,小野君。”

小野愣住了。

“我有说错什么吗?”

神谷在他眼前晃晃手。

“诶,啊,不是,只是......从来没想过神谷桑会说‘谢谢’...之类的话。”

“真是失礼啊,我也是人好不好,该说的话都会说好不好。”

看着挠头的小野,神谷“噗”地一声笑出来,也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那我下去了,神谷桑有事就可以叫我。”

“嗯。”

 

 

雨后初晴,你看到的是苍翠的万草丛生,还是一片荒芜?

神谷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着窗外的月光。

我们究竟是为何而存在,返祖妖怪究竟是从何而来。

“即使我们短命,我们也要好好度过自己的一生一世。”

这是他告诉自己的。

属于我们自己的只有这一世,我们虽然从出生就拥有前世的记忆,但这一世,是要我们自己去过活,去走完这一生的。

神谷坐起来,门外有佣人走过的脚步声,似乎只要父亲在家,家里就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不像从前还有母亲在家里,至少可以缓和他和弟弟之间明显僵硬的氛围,缓和着整个家的氛围。

神谷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双臂抱着腿。月光下,他抱紧自己。

好想他。

想见他。

他在哪里。

 

“砰”一声,是一个物体落地的声音。

“神谷君,不好了。”

 

TBC

 

评论(2)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