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7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我的脑海在强烈地告诉我  这章成功的从头甜到尾了 不容易啊orz


第七章

自那天神谷因发烧提前结束的海边合宿,社团的其他人回家后也不放心,在暑假的最后几天跑到“绯月”询问情况。

开学的前一天,福山和立花买了慰问品来到“绯月”,他们还是很担心神谷的病情,上一次来的时候他的脸色还略显苍白。他们刚进公寓的大厅就看到小野端着托盘,上面放着茶壶和几个陶瓷杯,小野看到他们也热情地打招呼,让大家一起去天台的庭院。

这栋公寓楼不光楼底下有庭院,在楼顶还有一个露天庭院,四边种着些花草,地上铺的是仿制的石子路地砖,庭院内也有一座亭子,天热时可乘凉,凉快一些的时候也可以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休息。和庭院同一层的是一个大浴场,住在这的住户们想体验温泉或缓解疲劳的时候,可以来楼顶的大浴场享受一回,泡完可以去外面的庭院吹吹风,看城市的夜景。

小野一直很喜欢来这里,他喜欢泡完澡在自动贩卖机买瓶汽水喝,再去庭院里坐一会,享受一刻只属于自己的最放松时间。

 

“神谷桑怎么样了?”

通往顶层的电梯里,福山担心地问小野。

小野低头看着手里端着的托盘,顿了几秒抬头看向他们,眼里是藏不住的疲惫。

“已经好很多了,但是他本人不说我也看得出来...表面上是没什么大碍了,但时不时的还是会咳得厉害。”

“他也不希望我们担心太多。”

立花拍拍小野的肩,让小野也不要太劳累。

“我只希望神谷桑可以一直健康地生活下去。”

小野靠在电梯墙壁上,看着那壶茶,眼神坚定了几分。

到达天台的庭院内,神谷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但因生病身体又瘦了许多。小野把托盘放在亭子里的石桌上,把茶壶和陶瓷杯一个个端出来。沏好了茶回头看到神谷正笑着和福山他们说话,阳光洒在他的茶发上,发尾因为头发长长了向两侧微翘,茶色的头发像染上一层金色,整个人看起来暖暖的,远远地看着,视线无法离开他,想走过去抱住他,想一直护着他。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那天晚上小野踌躇了半天发了一条短信给神谷,内容只是简单的问他明天上学没有问题吗之类的关心话语,神谷的回复也很简单,三个字“嗯,没事。”,加标点五个字。

小野又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很久,想着下一条短信该怎么写的时候,意外的收到一条神谷发来的短信。

 

“明天早上不许迟到,不然不等你。

By神谷桑”

 

在待机屏幕上读完这条,小野就跳出窗,落到神谷房间的阳台上,他没有想到神谷就在阳台,小野跳的有些匆忙差一点撞到神谷身上。

“神谷桑抱歉!”

“你那么急干什么?”

“我......”

我怕你会走。

小野用手臂环住他的身体,把脸埋进他肩窝里,没有受到反抗,过了一会神谷也轻轻环住小野的腰侧。

他们维持了这姿势良久,小野听到怀里的人小声咳嗽了几声,他把手臂收紧些,恨不得永远停在这一刻,他不想放开,不想再和神谷分离。

“神谷桑。”

“嗯。”

“神谷桑,我喜欢你。”

神谷有些惊讶,抬头看着小野,他想挣脱小野的手臂,无奈小野越搂越紧。

小野伸出一只手,把神谷的头重新轻按进怀里,然后轻抚着他的背。

“我喜欢神谷桑。我还在想过了这么久我才弄清楚自己的真实想法是不是太迟了,刚才收到神谷桑的短信时我知道现在还不算太迟,所以我想用最快的速度来告诉神谷桑,我怕错过这次机会...”

就算你不接受我也好,就算你不喜欢我也好,我也要把这份感情传达给你,我想让你知道,我想和你在一起。

小野没有收到任何反应,他接着说下去,“我现在不要神谷桑回答,我只希望神谷桑能健康的生活就够了,我只希望你能够开心的过每一天。”

“你一个人说够了么。”

神谷突然大力的推开小野,两人因为惯性向后退了一大步。神谷低着头,已经很长的头发垂下来完全看不清表情。

“神谷桑...”

小野上前走到他面前靠近他,试图抬起神谷的头。他的手触碰到神谷的下巴时,神谷像触电般抖了一下,两人视线交汇的时候小野看到的不是愤怒,不是生气,是快哭出来的表情。

“神谷桑?”

“你这样...太自私了。”

“我看了神谷桑写的那封信。”

“什么?”

小野垂下手,摸到神谷放在阳台栏杆上的手指,勾起他的每一根手指,慢慢的,变成十指相扣。

“那天,在神谷家打扫时,看到的那封信,最后被我偷偷捡起来带回去了,每看一遍那封信我就更确认对神谷桑感情。”

“你...”神谷想抽出手,但被小野紧紧箍住了,他的劲比不过小野,只能任他继续握着。

“神谷桑总是想拒绝我,那为什么要在信里写那样的话?”

“我忘了我写什么了。”

说完小野立刻用空着的手掏出那张信纸,信的最后一行写着:我或许,有那么一点,想依赖你,大辅...

神谷看到这句话,立刻扭过头,不管小野怎么朝他看,他就是躲着不看小野。

两人握着的手指间渗出了些手汗,虽然小野平时的体温比神谷高,但今天,是神谷的体温更高一点。

“神谷桑,请看着我。”

小野沉下声,用温柔同时带着命令的口吻,他不再逼神谷顺从他,他想让神谷也直面自己的感情。

“那你闭上眼。”

“嗯。”

神谷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首先,想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如果没有你,我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融入进这个集体,也收获不到这么多愉快的回忆。”

“那是神谷桑的努力,我只是推了你一把而已。”

神谷用一根手指堵住小野的嘴,不让他说话。

“其次,要谢谢你一直回我的信,愿意听我的事情,愿意陪我说话。”

“嗯。”小野用鼻音回复他。

“最后,那个......”

“嗯?”

小野感觉耳边痒痒的,他偷偷的睁开一点眼睛偷瞄神谷,却发现神谷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

“我喜欢你。”

从口中喷洒出的气息包围在小野的耳廓四周,不等神谷反应,一只手抵住他的头,一个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中间。

“谢谢,浩史。”

 

一个月后,在一个连休的日子,小野约了神谷出门,美其名曰陪他出去买衣服,其实是想和神谷约会一次。神谷也明白,那晚告白后他们什么进展都没有,顶多就是放学路上走在没有人的一段路牵一下手。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两人养成了晚上睡前说打电话说“晚安”的习惯。

 

坐在家庭餐厅的一角,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小野身旁放着买到的衣服,神谷的旁边放着一个小袋子。

“神谷桑,要不要试试那个好不好戴?”

“刚才买的时候不是戴过了?”

“那现在就戴起来嘛~我帮你戴吧。”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神谷从小袋子里拿出盒子,打开它拿出一条项链,两只手绕过脖子,捣鼓了两下,一条星星项链坠在神谷的锁骨之间,长度也正好。

“果然神谷桑戴很好看呢。”

“......嗯。”

“害羞...?”

“不是!”

趴在桌子上的小野凑近神谷,被拍了一下脑袋。

明显就是害羞了嘛。

小野嘴角上扬,看着坐在对面时不时抓抓头发、理理衣角的神谷,目光还是落在那条项链上面。

果然,还是太瘦了。

“神谷桑,我们去理发店吧。”

神谷闻声抬起头,看着眼里似有星星的小野的眼睛,他眨巴眨巴眼,拉起神谷离开这家店。

 

回到公寓的两人,樱井正在大厅内吃晚餐,看到神谷剪短到耳朵根的头发,还有脖子里的那条项链,在心里感慨这两人的感情真的不一般,但是他明白,他们之间的陪伴是旁人无法替代的。

“哟,你们回来啦。”樱井看着二人说。

“嗯。”神谷应道。

“我们回来了!”小野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神谷被樱井一直盯着,他让小野帮他去点餐,他在樱井旁边坐下,小声问,“我的发型很奇怪吗?”

“挺好看的,很适合你呢。”

“那就好。”

“项链是小野君送的?”

这句话问出口神谷的耳尖就泛起红色,现在的茶发已经遮不住耳朵了。也许很少有人知道,神谷害羞时耳朵会立刻红起来。

“额......嗯。”

适时小野端着神谷的晚餐走过来,再次看到神谷害羞的样子,大概也明白他们不是在聊头发的事就是在聊项链的事。

 

晚上小野送把谷送到房间门口,神谷耳尖的红色没有完全消退,一直保持着淡粉色的状态。小野看在眼里,没有多说什么。把神谷送到门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神谷叫住他。

“不进去坐坐吗?”

轻柔如羽毛般的声音让小野没有一秒犹豫地转回身,这是第一次,神谷邀请他去自己家。

进门脱下鞋,坐在熟悉的沙发上,环视了四周,这次房间内不再是乱糟糟的,自上次帮忙整理干净后,神谷也注意了许多,不再乱放东西。

小野想拿一本书柜里的书来读时,放在书桌上的神谷的手机响了,小野向正在厨房倒水的神谷喊了一下,没有回应。

小野跑到厨房,看到跪在地上翻找茶具的神谷“噗”地一声笑出来。

在“绯月”,每位住户的房间会配备厨房、客厅、卫生间、卧室和一个小书房,但是一般情况下住户们会选择在一楼的大厅内食用套餐,这样省时省力。而自己较讲究的住户会选择在房间内自己开火烧饭。

也有像神谷这样厨房一般是摆设的住户,不常踏入厨房可能连餐具在哪都不知道。也有像小野这样偶尔自己会做菜的住户,时不时烧一些自己想吃的饭。

所以看到在柜子里翻找茶具的神谷,小野会觉得神谷的家里有人气的地方就属小书房和卧室了,其他的,大概都是摆设。

“别看我的厨房这么干净,我也是会做饭的。”

“是是~我的大少爷~”

小野调侃了一句,刚想神气一下被神谷的一个眼刀瞪回去了。

“啊对了,神谷桑刚才你的电话响了,好像挺急的样子。”

“帮我拿过来吧。”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小野,等神谷打完电话回来看到他神色不太对,放下书想询问,被神谷示意现在不想说话。小野往旁边挪了点位置,神谷坐下来直接躺在小野的腿上,合上眼抓住小野的一只手握住,没多久睡着了。

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神谷身上多了一条小野不知从哪找来的薄毯,本来只想休息一下的没想到真的睡着了。

不出意外的,小野又在阳台数星星。

“抱歉,我睡着了。”

神谷走到他身边,小野很自然地把神谷搂进怀里。

“神谷桑...”

被叫名字的人抬头,一个吻先落在了额头,随后向下,在唇瓣上点了两下。

“浩史......”

小野低下头在神谷的颈窝间来回蹭着,像撒娇一样的动作,腰间那双手越搂越紧。

“小野君,刚才那通电话...是父亲的。”

神谷被他的头发蹭的痒痒的,但也没有推开他。

“父亲说了什么?”

“不要说得这么亲近。”神谷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嘿嘿,神谷桑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小野的一只手不安分的在神谷腰际游离,继续问他,“然后呢?和父亲说了什么?”

“父亲知道我之前去海边的事了,也知道我感冒了一阵子,他要我近期回老家检查一次,如果真的没问题的话,等检查结果出来我就会回来,如果......”

小野再次亲上他的唇瓣,堵住他后面的话。两人的嘴唇不断变换角度|摩|擦|,小野轻轻的咬着神谷薄薄的|两|瓣|,在神谷微张开口的时候两人分离,神谷轻喘着气,把脸埋进小野的怀里。

小野把手|穿|插|进神谷的发丝间,像在顺头发,也像在安抚他。

 

“神谷桑,我相信你会很快就回来的。”

“嗯,等我。”

 

TBC


评论(2)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