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6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下周停更。

本章里出现的歌曲希望大家降调慢慢哼着试试,个人超爱这首w


第六章

热气蒸腾在柏油马路上,驾驶在前面的车辆尾部随热气晃动,轮胎轧在被蒸干的道路上吱呀作响。驶过这段隧道,大片的海映入眼帘。远处的山正绿得浓重,海鸥在头顶盘旋又低低的向海面俯冲,离几尺距离抓上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

此时正是酷暑前往海边度假的好时机。

奔跑在海边的孩子们和跟在其身后的大人们都穿的清凉,沙滩和海浪的交界处刚留下一串脚印,又被新拍上来的浪花冲淡痕迹。

从“绯月”而来的一群人刚跳下大巴就被来自盛夏热烈的太阳光刺激的睁不开眼。

神谷戴着棒球帽还是用手遮了遮这热得发烫的阳光,其他人都因为刚才在车上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寻找遮阳的地方,负责接送的司机等他们把行李拿好,确认好来接他们的时间,扬起一地的沙离开。

小野下了车一直站在路牙上看着不远处的海,他似是感受到神谷的视线,回头发现其余五人都在看他。

“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吗?”小野一脸疑惑。

“那个...小野君,告诉你一个消息。”神谷摘下棒球帽拿在手上扇了扇,看了一眼别墅里面,再回头向小野解释。

“我记错房间的格局了......这栋别墅有三间卧室,两间里面是两张小床,还有一间里面是一张,双人床。”

“诶?”这么解释小野没有懂神谷想表达什么。

“所以说,我和你,睡那间双人床的房间,其他人......”神谷跨几大步到小野面前,声音却越说越小。

“什么?”小野依旧没反应过来。

“好啦剩下的神谷桑你带他去房间就知道啦,我们先进去喽~”福山坏笑一声,拎着行李进到玄关。杉田似乎小声嘟哝了一句什么,被中村拍了一掌。

 

“所以这三天两夜我要和神谷桑同床唔......”

小野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枕头盖了满脸。

“我先说一句,这是我的失策,我忘了每个房间的格局会不同,如果你想一个人睡的话,我去楼下的客厅睡沙发。”

神谷说是这么说,他已经半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宣示着“要下去也是你下去”。小野抱着无辜被扔的枕头嘿嘿笑两声,他走了两步到神谷面前,后者往床里面缩了缩,一只手背在后面已经抓住了另一只枕头。神谷盯着那个人的动作,而那个人只是放下柔软的枕头,走到阳台接着看海。

“从到这里你就在看海,很喜欢吗?”

“嗯,很喜欢。”神谷走到他的身旁,小野往旁边让了点位置给神谷。

“我记得你好像提过你的老家靠着海?”

这个时间正值中午太阳最辣的时候,但还是有带着咸味的海风吹过来,吹起神谷茶色的发丝,柔软的头发随风摆动,小野盯着身旁的他一时出神。

他的侧脸是棱角有致的。鼻子虽然算不上高挺,略下垂的眼眸和心形的唇瓣结合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感,也可以说每当看着神谷的侧脸,就感觉他在看着很远的地方,看着平常人不曾注意到的地方。

“小野君?”

神谷倏地回头,撞上小野聚焦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啊,那个,是的......我的老家靠海,小时候也经常和爸爸哥哥去海边玩。”

小野又是挠头又是拽衣角,像一个偷吃零食被发现后认真承认错误的小孩子。

“是吗......”

神谷淡淡的回答,把快遮眼的刘海顺到一侧,鬓角处的头发也长长了,他把它们别到耳后根,露出了一直藏在茶发下的耳朵。不是纤细的轮廓也不是薄薄的耳垂,形状很普通,耳垂看上去肉肉的,不是想象中的小耳垂。

在福山叫他们去吃午饭前,两人就趴在栏杆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下午六人在海边玩的正起劲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大雨,淋成落汤鸡的他们赶紧跑回别墅,神谷从浴室里拿出几条浴巾扔给大家擦干身体,几个人坐在一楼客厅里又闲聊了几句,等头发差不多干了开始准备晚饭。

雨一直到傍晚才停,大家吃完饭收拾干净碗筷进行了这次合宿的主要目的——讨论今后的社团杂志走向。小野提出要增加版面,因为新加入社团的一年级生杉田和中村都可以写出不错的文章,所以作为社长的小野鼓励社员们都加入进社团杂志的制作,也可以增加摄影的页面,让每一期杂志的内容更加丰富。

夜晚,在小野、福山,甚至立花的吵闹下,进行了试胆大会,理由是“难得来了一趟海边却不进行这个惯例的活动怎么算来过海边呢”,所以大家抽签决定小组之后,去了离海边不远的一片小丛林,要求就是去丛林走一个来回,最后回到别墅前的沙滩那集合就算结束。

小野还是和神谷分到了一组,立花和中村一组,杉田和福山一组。

“他俩啊,真的是到哪里都是一起的呢。”中村很少见的吐槽了一下小野和神谷,立花则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树丛,没有说话只点点头同意他的话。

走了一个来回回到别墅前,先前一直吵着要玩的三人直呼无聊,说着“居然没有出现白衣姐姐”、“也没有奇怪的生物”、“要是有女生在就好了”之类的话。只有小野被神谷敲了脑袋,说,“既然知道无聊还玩!过了暑假就是准高三生了还这么贪玩。”

小野笑笑吐了吐舌头和其他回房间的人告晚安。

 

夜晚的海边,只要是晴朗的天气,夜空会比城市里更加澄澈漂亮。星星缀满这深蓝色的画布,月亮被它们簇拥在中间,挂在遥远的海平线上,海水平静,浪涛也很安静,一下一下拍在海岸边,听着阵阵涛声心里也变得静谧起来。

小野看着这景象,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小声哼着歌。

“......

いつか遠い夜空をひとり見上げるキミに

 

瞬く星でようなくちづけをあげるよ

 

舞いあがる花のようにキミを抱きしめるよ

 

約束はまた未来の分で 不満そうに笑っているね

 

心配性に見えるかい 独占したいだけさ

......

あの頃と違う温もりが あの頃と違う愛しいさが

 

今ふたりをかたちづくって......”

一首还未结束,神谷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走到阳台说,“睡不着吗?”

“...嗯,有点。”

“你唱歌...其实还挺好听。”

“诶,这是夸我吗神谷桑?”小野立刻凑到神谷面前眨巴眨巴眼睛。

“不要凑那么近,”神谷把他往旁边推了一点,“你唱歌真的不错...以前信里你就说过吧,你喜欢没事就哼歌什么的。”

“嗯,因为能舒缓心情啊。”小野抬头看着夜空,瞳里落满了星辰。

“小野君。”

神谷叫了一声,小野回头看他。

“嗯?”

回应小野的是神谷进屋的背影。

小野想刚才那声大概是幻觉吧,趴回栏杆接着哼歌。

“你早点睡,晚安。”

这一次绝不是幻觉,小野确确实实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神谷轻柔的声音。

其实小野不是睡不着,是总有一件事堵在他的心口,放不下,越想越乱。

 

第二天早晨小野醒来,手臂很自然的往身侧伸展过去,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物体。

毛?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只黑色猫咪卧在旁边的被窝里睡觉,小野的手指碰到了它的尾巴,那条尾巴抖了一下,扬起一个弧度正好落在小野的掌心里。

诶...正,正常大小的猫妖?!

好,好小只的神谷桑?!

“诶!!”小野一声惊呼坐起来,手也没敢动就着这个姿势仔细观察起这只小小的猫科动物。它完全就是神谷妖化后缩小版的猫妖,全身的毛漆黑乌亮,简直就和普通的家庭宠物没有两样,但这个想法千万不可以被他本人知道,不然...小野全身起了寒颤。

那只猫咪用爪子揉揉眼睛爬起来,看到自己的尾巴被抓在面前这个人的手里,立马蹦下床变回了原本形态的大猫。

偷袭?!神谷脑袋里嗡地响了起来,难道是昨晚自己睡迷糊了?竟然变成妖的形态,还被这个笨蛋看到了,何等失态!

小野看神谷拔箭弩张的样子,立刻摆手说自己是无辜的,自己什么都没干,自己也是一早醒来发现情况不对,还没来得及解释清楚就被一个枕头狠狠的砸中脸,然后被变回人形的神谷按在墙上威胁说“这件事不许说出去,如果有谁知道了哪怕是只言片语就杀了你”之类的话。小野再三发誓神谷才离开,锁上浴室的门洗漱。

但是变小的猫妖真的好可爱......

小野大力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下楼准备早餐的时候福山问他们一大早的房间里动静那么大,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吗。小野抓抓他的头发说没什么,神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故意提高声调说“是很有趣的事哦,跟你们说,小野的睡相很糟糕的哦~”

其余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小野更窘迫了,一脸无辜地站在神谷旁边求饶,神谷丢了一个眼刀给他,起身和大家一起准备早饭。

 

合宿的第二天很快过去了,白天大家详细讨论了社团的新杂志规划,结束后各自安排自己的事情,去神社参加祭典或待房间里休息或去海边散步等等。

小野从讨论完杂志相关问题后就不见踪影,傍晚时回到别墅,打开房门没看见任何人,以为神谷出去了,刚想出去找他听到背后传来两声咳嗽声。

“神谷桑,原来你在啊。”小野三两步跑到阳台上,和神谷一起看夕阳沉下去的最后一点光辉。

“呐,听说返祖妖怪都很短命。”神谷趴在栏杆上说。

“即使短,我们也要好好度过自己的一生一世。”小野看着海平面上的火红色一点点消失,先前还喧嚣过的浪花也安静下来,海面变得宁静。

小野又开口,“神谷桑,来到这以后一直想问你,这里......”

“这里不是哦。”

“诶,神谷桑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看你这两天心神不宁的猜也猜到了。安心吧,不是的。”神谷走上前踮起脚拍拍小野的脑袋。

这里是不是你出事的那个海边,是不是那年让你期待又让你心痛的那片海,是不是令你一直忘不掉占据了内心恐惧的那个地方。如果不是的话,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神谷桑,我们去看祭典吧!”

小野拉起神谷的胳膊跑起来,跑向未来,跑向只属于他们的回忆。

苹果糖、烤玉米、章鱼丸、炒面、钓金鱼、卡通面具、飞镖、射击......

这还不够,还远远不够创造只属于我们的回忆。

 

如果可以的话,未来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想和你共同度过。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我们间的回忆不会被抹灭。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不可以一直保持和那时一样的挚友关系。

如果可以的话,我好希望从你口中直接听到你想说却说不出口的话语。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在一起。

坐在床边擦头的小野想到这里动作忽然僵住了。

这是......

“你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被直直盯着的神谷,手里端着杯茶本想递给小野的,“啪”地一下放在桌上,瓷器和桌面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就像他们第一天在妖馆见面时一样,小野回过神,把毛巾扔在椅子上。

“神谷桑,我想问你个问题。”小野边说边往阳台走。

神谷沉默着站在他身旁,示意他接着说。

“有一个人,我注视了很久,那个人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习惯我都尽收眼底,后来我发现,注视仅仅是不够的,我想拥有那个人的未来,甚至...有那么一点想占为己有。”

神谷听他低低的声音说着这些暧昧的话,大概小野口中的“那个人”,对于他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吧。

“神谷桑,你说...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

神谷真的忍不住想吐槽他的感情真迟钝,迟钝到需要别人直接说明的程度。

“这就是喜欢啊。”

神谷双手拉住栏杆,抬头看着头上的星空闪烁,茶色的头发随着仰头的动作散开。他想,真好啊,被小野喜欢的那个人,一定是幸福的。

“那神谷桑......”小野想再说什么被神谷一连串咳嗽打断,神谷咳得异常严重,一手捂住嘴一手捂着胸,弓着背一下一下咳着,小野边顺他的背,扶着他进屋,倒了杯热水给他喝下,给他掖好被角迅速跑出门,别墅里似乎没有药,他就跑去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全速冲刺回来时神谷已经睡着,但他睡得一点也不安稳,不光是额头,满身全是汗。

小野给他擦净身体,给他喝了药,再躺回被窝时小野抓着他的手,祈祷着,快快退烧。

但愿只是普通的发烧就好了。

一定要赶快好起来,神谷桑,求你了。

 

TBC


评论(5)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