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5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第五章

有没有体会过一个人在半夜惊醒?

在夜里睁开眼看到的是粉刷洁白的天花板,还是被窗帘半遮透进月光的窗户,还是闪烁灯不停提示的手机?

神谷看到的是一亮一亮的手机在告诉他有人找他。

手机又震动了几声,发消息的那个人似乎坚信神谷会看一眼手机,哪怕不会回复他。

 

和往常一样,神谷完成了作业去冲了把澡,坐在书桌前本想翻开课本预习明天的课文,手却不自觉地摸到了抽屉把手,拉开,里面整齐摆放着他和小野之前写的信。和小野一样,他们都好好的收藏着彼此之间所传达的珍贵话语。随意地抽出一封神谷再次细细读来,轻声念出一行字,不自觉地笑出声,再抬头看窗外明亮的月光。今夜是满月,如水的月光洁白却不刺眼,周围四散着棉絮般的云朵,看来明天会是晴天。

神谷喜欢这样,这已快成为他的习惯,他时不时拿出小野寄来的信读一读它们,他喜欢体会字里行间想要表达的情感,可以这么说,他喜欢小野笔下的文字。

小野喜欢用平实清淡的话语叙述自己遇到的事情,有开心的,有令人惊讶的,有犯蠢的......时常小野也有很多拿不准的事情会在信里询问神谷让他帮忙出主意,神谷会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案回他,等再收到信的时候,小野会在信纸空白处画一个不那么好看的,像笑脸一样的涂鸦,略夸张地表达出他的谢意。

 

今夜不意外的,神谷又在睡梦中惊醒,那只一直在睡梦中会困扰他的小兽又在叫嚣着,打扰他本就不好的睡眠。神谷犹豫地抓过枕边安静下来的手机,眯着眼聚焦了一会读完三条未读消息。

 

“神谷桑,睡了吗?我在看星星。

今晚夜空好漂亮。

By 小野君

00:34”

 

“神谷桑!今晚好像有流星!我刚才许了一个愿望。

我要一直陪在神谷桑的身边。

By 小野君

01:20”

 

“我写了一段话,可以用在社团这个月的杂志里。神谷桑帮我看看吧。

‘我看着星星爬上了夜空。它嵌在夜空这块巨大的画布上,仅仅是一小颗它却成为了主角,我瞧着它一眨一眨的眼睛,我不禁想起了你的眸,正如这繁星闪烁,它告诉我,你也在看它。’

怎么样怎样神谷桑?若看到这段话请务必告诉我你的感受。

By 小野君

01:35”

 

这笨蛋居然还没睡?!

这是神谷的第一反应。过了几分钟神谷再回味一遍那段话,简单点评了几句回复给那个多愁善感的人,让他赶紧去睡觉,附带一句“明早起迟了绝对不等你”,发送。

楼上还在阳台上看星星的人看到消息,嘴角上扬,敲了几个字听话的回卧室睡下。

 

“谢谢神谷桑,晚安。

By 小野君

01:54”

 

自那天他们互相坦诚说了各自的事后,每天在学校里更是粘在一起,准确说是小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或是看神谷又在发呆就会跑到神谷面前霸占他的下课时间,下午放学回到公寓,小野想起点什么就发条消息过来,不管神谷是否会回他。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接近期末复习阶段,班里课间也不再喧闹,大家为了在暑假前得到一个满意的分数都在沉心复习。小野每天顶着一双浓重的黑眼圈去上学,神谷问他怎么回事,复习不至于这么刻苦吧,小野就说是复习太认真了不小心睡迟了。

这个答案任谁都不会百分之百相信。

而且小野的撒谎技术可谓毫无天分,他说话时的小动作就可以暴露无遗。

神谷也不戳穿他,等着考完试之后再详细问,说不定他真的在忙什么事呢。

就这样在春天来不及离开的时候,夏天强势来临。

全班已经换上了夏季的校服,女生们穿上了又剪短一截的裙子,男生们也恨不得把袖子再往上捋一点,把自己练了一个冬天的肌肉露出来。休息日的时候,相约外出聚会的小伙伴们也可以晒出自己新买的裙子或衬衫养眼一番。

周日,“绯月”公寓里,小野把社团的朋友也叫到这里,几个男生们围在公寓院子那棵樱树旁的亭子内复习课题。樱井也被叫下来,他是准毕业生,虽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复习,但大家在一起总比自己一个人枯燥的待在房间里好,有时候也需要劳逸结合。

神谷本不想参加,但听说樱井、立花、福山他们几个都来了,还是随小野拉出来坐下。

“神谷桑,总是一个人在房间会发霉的哦。”

小野对他温柔的笑,但抓着神谷手腕的那只手力度有增无减。把神谷从房间里叫出来后也没说话,只瞥了一眼这个好像早有计划的人任由他拖到院子里。

“啊,你们总算来啦。”远处福山向他们招手,等小野和神谷坐下预留的两个空位,福山立刻摆了张委屈的脸凑到神谷面前,一副给老师打小报告的小学生,说“神谷桑你说说看,D最近都在忙什么呢,之前你们和好了不理我就算了,现在下课了也不知道他在干嘛,我还想找他打球来着...”

福山的一串怨言被神谷打哈哈敷衍了过去,没想到杉田也抱怨起来,“是啊,大哥,你之后也不理我,上次咱们那游戏进度我还存着呢,啥时候继续啊?”

不知何时开始称呼神谷为“大哥”的杉田,像一脸吃不到糖的小孩,刚说完就被中村说了。

“你不要老想着打游戏啊,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某一次杉田入手了一款新上市的游戏,神谷正好也打算买来玩,两人一拍即合,通宵打了一夜,也不顾第二天要上学,结果是杉田在课堂上呼呼大睡,被老师点名到办公室写检讨。神谷也好不到哪去,课上一直在点头,如果不是坐在后面的小野不时提醒他,估计也会睡着。

所以之后被小野和中村等人勒令再也不许熬夜通宵玩游戏,两人也发誓不会这么做了。

“好啦好啦,最近不是在忙期末考试嘛,等考完就陪你接着玩。”

神谷拍拍杉田的肩安慰他。

复习会进行到一半,大家去公寓一楼的大厅内休息,冰镇的西瓜汁是夏日清凉首选,负责厨房伙食的阿姨们看大家喝得满足也有动力为他们准备丰盛的晚餐。

 

每门的期末成绩单发下来的时候,小野拿着其中一张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还有要补考的一天。他哭丧着脸戳了戳前面神谷的后背,神谷转个身面朝他坐过来,手肘撑在椅子靠背上双手托着腮,小野觉得这画面实在可爱但还是消化不掉心里的郁闷。

“神谷桑请帮帮我......”

神谷看这个人又想笑又想哭的表情,叹口气问他。

“你说说你考试前都在忙什么?”

“我......”小野扭捏地不想说,但看神谷盯着自己的那双眼,慢慢吞吞地说了实情,“我看了部小说,本来规定自己看多长时间就去复习的......但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然后,这一门我以为我可以的......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神谷无话可说。

想起之前复习会上小野自己提议暑假举行社团合宿,小野自己说不要有谁期末挂科了暑假要去补习班,没想到自己中了枪。

那天在快结束的时候,小野忽然站起来以社团社长的身份宣布暑假进行海边合宿这个决定,大家都点头同意,于是讨论了一些细节。

神谷冒了一句“我家在海边有一栋别墅,可以借用。”其余人先点头说可以,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神谷说的话。

“诶!住神谷桑家的别墅...可以吗?”

小野说出了大家的疑问。

“可以,不如说那栋房子已经空了很久了,我们去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打扫一下。”

大家沉默了几秒钟,坐在角落里的立花开口了。

“我们至少有六个人,房间...够吗?”

樱井接着他说,“啊我不去了,暑假和同班的人有约。”

神谷朝他们点点头,脑内回想了一下别墅的构局。

“嗯,房间是够的,基本是两人一间。”

“那到时候别有人考试不过啊,虽说有一次补考机会,但补考不过可就没有舒坦的暑假过啦。”

“你认为在座的会有不过的吗?”

福山立刻打断小野无厘头的一句话,但是谁又知道,小野自己说的话自己应验了。

回到发成绩单的这天,小野一脸无奈的走进社团教室的时候,福山快笑弯了腰,用笑得快没力气的手拍拍小野的肩,半开玩笑安慰他,“不用担心,我相信神谷桑会帮你度过这个难关的。”

“诶?”被点名的神谷瞪大眼睛看那两个人。

小野立马朝着神谷用求助般的眼神看他,“神谷桑,求你帮帮我吧。”

神谷拿起自己的书包扭头走出教室,小野还呆愣在那里,福山推了他一把。

“快追上去啊,楞在那干什么,他没说不帮你啊。”

“啊,那我先走了!大家明天见!”

小野恍然大悟,抓起包跑到校门口看见神谷真的在等自己。

 

“所以说啊,你这段时间的自觉性去哪里了?”

站在小野房间里的书桌旁,神谷先好好的说教了一番,才开始帮小野进行斯巴达式补习。

这一周小野严格按照神谷说的做,白天在学校时小野把复习题写好了给神谷看,晚上吃完饭神谷待在小野房间里直到帮他对完题才离开,一周后,小野不辜负自己的刻苦复习,在补考时居然拿到了满分。

“所以说啊,我真的不理解你啊,明明之前花点功夫就不需要浪费这一周的时间了,以后不许重复相同的事了哦。”

“Yes,my lord.”小野眨眨眼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台词。

 

这之后小野想做点事以感谢神谷之前帮他复习补考,神谷就让他帮忙整理打扫房间,自从住进“绯月”,神谷一直没有花时间好好打理自己的房间,东西越堆越多,也没有管它们,几个月后已经是不忍直视的程度了。

小野整理着书柜,一本一本拿出来堆在地板上,把它们归类放好,擦干净书柜的每一层,再掸干净书上的灰把它们整齐放进去。整理书桌上的东西时,因为作业本啊课本啊神谷全堆在一起了,小野把这一堆书本连同笔筒一起挪到脚边的地板上,放在地上的时候因倾斜过度倒下去乱成一团,一张信纸模样的纸夹在一本书里露出一角,小野好奇地抽出来,读了一句就捂住嘴,回头瞄了一眼在客厅拖地的神谷,小野往书柜边角里躲了躲,接着往下看。

“致小野君:

最近入夏了,又到了我最爱的季节,又可以穿我最爱的短裤了,但天气总时好时坏,下雨时就想起你的‘雨男’外号,就会想这雨什么时候能停,我的短裤又穿不成了,也或许是我这个被他们封为‘晴男’的力量抵不过你吧......”

“你干嘛呢?”

神谷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过来,小野吓了一跳,转身想把信纸藏起来,眼尖的神谷捉住他的手抓过那张纸,脸立刻红了起来。

“你看完了?”

“没,没看完...只看了一点点。”

神谷把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小野摸摸鼻子开口想问什么,被神谷打断。

“神谷桑...”

“你就当没看到就好。”

“是写给我的吗?”

小野不死心,向前跨了一步,神谷对上他的眼,后退一步,小野再上前一步。神谷快退到墙边,无处躲的他被高半个头的小野挡在墙角。近在咫尺的距离小野可以嗅到他用的那款洗发露的味道,淡淡的花香配上神谷的茶发,柔顺服帖的头发从头顶的漩涡散下来,视线顺着刘海往下看到他微红的脸颊和躲闪的眼神。

“嗯...本想写信给你的,但后面写不下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被我扔到一旁暂时不管了,你快忘了那些内容吧,不是什么重要的话。”

神谷撇过脸,干脆不看小野的眼睛。

小野后退两步回去继续擦桌子,擦完了把脚边的书整理放好才回神谷的话。

“神谷桑放心吧,我不会记得那上面的内容的,神谷桑以后有想说的话直接发短信给我就好。”

小野拿起一块布往浴室走,神谷抬头想说什么,嘴巴张了张,没有出声。

走到浴室门口小野看他站在那不动。

“我去打扫浴室,神谷桑快接着干活吧,怎么发呆了?”

“哦,好。”

等小野打扫完浴室回到客厅,神谷已经去卧室整理床铺了,他默默走到书桌的垃圾桶旁,把那袋垃圾拿出来打上结,放在神谷的房间门口。

“今天辛苦小野君了。”

神谷出来看到小野坐在沙发上看杂志,他理理身上粘着点灰尘的衣服,在小野旁边坐下。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才是要感谢之前神谷桑帮我复习。”

小野说完合起杂志,站起来和神谷道别,走的时候顺带把神谷理出的垃圾袋一起带走了。

神谷不知道,小野先前从垃圾桶里捡出了那张被揉成团的纸,他把它舒展平了再对折好放进口袋。

 

夜晚,神谷坐在书桌前发了很久的呆。

 

TBC


评论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