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3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第三章

自那晚以后雨一直在连绵的下,不似初春时下几个小时就结束,这场雨断断续续地下了有一周之久。

久到神谷快压抑不住,久到小野也要控制不住。

连接他们内心的最后一丝理智的细线就要断裂的时候,看着这两位笨拙的后辈,樱井实在忍不住要站出来帮他们做点什么。

 

放晴的那天早晨,神谷和平时一样,早早起来到楼下用餐,随后下来的樱井在他旁边坐下,几句简单问候之后没几分钟小野也下来了。与平时不同的是他看了两眼神谷那一桌,默默地端着早饭去了隔壁,坐在和神谷背靠背的位置。

沉静的早餐时光很快结束,神谷背着包出门了,经过小野时用自己听得见声音说了句“我出门了”,小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没有追上而是转身回房间,樱井听到了一句“路上小心”。

唉,这两个笨蛋宁愿维持这么别扭的关系也不愿意去面对问题么。

头上冒黑线的樱井可是看着他们这一周过来的,不直接面对面说话但是会用对方能感知的方式和对方交流,他们自己倒是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周围人可是要被他们急死了,既不明白神谷怎么了,也不知道和小野发生了什么,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今天小野请假了,没有人知道理由。

一天下来神谷也和平常一样度过,下课了和福山几个聊聊天,放学了去社团里呆一会,回家了直奔房间,不逗留一分钟。

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里分明流露出重重心事,只是不开口什么也不说。

唯一了解神谷过去的樱井放学后敲了几下神谷的房门,如果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樱井还真不想管这两个像小朋友一样闹别扭的二人。

“神谷君,你在的吧?”

带着一脸惊讶的神谷开门看到樱井,没几秒神谷收回表情,他猜也能猜到樱井来是为了什么。

“难道不给我这个老朋友进去吗?”

“你是来说他的事吗?”

“你该醒醒了。”

“什么...”

“是不是你的那位笔友又写信来了?”

“你...怎么知道...”

“所以咱们进屋好好聊聊吧,我或许知道点什么。”

 

樱井是在初中时知道神谷有个笔友,他们保持着每周写一封信的频率,到神谷升高二时断了联系,也就是一年前。

那个时候的神谷,可以说他的视线总是看着远方,像要越过山和水、穿过遥远的距离注视着谁一样。每当收到信时,他读完都可以乐很久,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谈了一个女朋友,被樱井各种推测神谷才坦白这是他的一位笔友,他们每周会交流自己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又读了什么书或是看了什么电影的感想等等。

听神谷说给他寄来的第一封信是在小六的时候,那时候学校里流行过一阵子这个交朋友的形式,似乎是文化祭搞的活动。他以为没有多少人会在意这个古老的交流方式,就抱着肯定不会有人给他写信的心态把自己起的笔名和地址写在了那面墙的角落里,没想到还真有无聊的人写信给他。

那封信也被神谷搁置了很久才想起来回信过去,而后又发生了一些事,可以说到神谷初一的那年夏天他们才正式通起信来。

 

“你以前那个笔友又写了什么过来?不至于让你低沉那么久吧?难道说了不好的话?”

“不是。是他太关怀我了,让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所以说啊,你再坦率一点就好了嘛,有话就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你对小野君时不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

“我也没有什么都和小野君说,他那个笨蛋懂什么。”

“神谷君,我想你一直看到的都是他的表面,你自己不愿敞开心扉接受他人就算了,你也试着去了解一个人怎么样?就像你和你的笔友一样,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啊。”

居然和小野君说了一样的话。

“我...没有想过会断了通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我一年前发生的事,哪有一恢复通信就说这种事的,小野君也是,我说不出口,我没有理由让他和我一起承担痛苦。”

“看吧,就是这点。你不想说证明你已经开始在意你身边人的事了,如果你再向前迈一步不就好了。”

“我做不到啊......”

“那我说件事给你听吧。”

把头埋在掌心里的神谷,听着这话坐直了身子,看着樱井不像开玩笑的表情他有预感樱井真的知道点什么。

“一年前小野刚搬进这里,我和他是在公寓里第一次见面,他那时候还不是现在这样开朗会活跃气氛的性格,也可能是刚进入一个新环境还不熟悉。某天我看他撑着把伞在大太阳天里站在公寓院子里的那棵樱树下面,后来过了几天他一直这么做,我开始好奇这个人倒底在想什么,我问他在做什么,他说他在等人。我看那把伞外一层是黑色的,里面却是一片晴空,他说这把伞叫‘晴空伞’。”

樱井看着神谷放在玄关附近的那把晴空伞,看着神谷又低下的头接着说。

“我尝试进一步问他在等谁,他支支吾吾没有说,等我想放弃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在等‘神谷桑’。后来了解到他就是和你一直通信的那个人,但他不知道你一年前发生的事,突然断了联系他也无法找到你,就问了我关于你的事。”

“啊.........???”

一直不吭声的神谷突然吼出声,站起来扳着樱井的肩膀。

“然后你是不是把我的事都告诉他了?怪不得他和我一见面就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原来只有我一直蒙在鼓里。”

“我大致说了一下你的事,详细的还是你自己和他说。我想他是一直在担心你的,就像你说的,你怕给他带来麻烦,但你不说,他怎么知道呢。”

“那他现在在哪里?小野大辅现在在哪里?”

神谷大力摇着樱井的肩,对方无奈摇摇头。

“我只听他说要去做点私事。”

“啧。”

樱井看着他跑出门过一会又跑回来,急迫的样子不像是往常的神谷。

“你待在绯月,要是他回来了你立刻打电话给我。”

“喂太阳已经下...”

不听樱井再说完一句话神谷跳出窗化成猫妖纵身一跃,已经飞去很远了。

“唉,变成这个样子你能接到电话吗......”

没办法,为了这对笨蛋朋友樱井只好硬着头皮帮他们帮到底了。

 

已经飞过半座城的神谷没有看见任何小野的影子,连那只狐狸的气味都闻不到。

如果是妖化的形态还好,人形的话气味太淡在茫茫人海里找起来也麻烦得多,大猫叹了口气准备找个隐蔽的地方变回人形,在转头的一瞬嗅到了一丝血腥味,还有很微弱的妖怪的味道。

小野君?

猫妖调头加速奔向飘散着血腥味的一座森林公园。

在入口处他化回人形,因为妖化下的神谷妖味太重会很容易被纯血妖怪盯上,他必须变回来慢慢寻着那个味道前进。

走了很久他都没有看到小野,或是之前闻到的那个散发微弱妖怪气息的主人,在他正要穿过两棵树之间时被一双霸道的手臂捉进了怀里。

“唔,小野君?”

神谷想回头却被那人钳制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神谷桑怎么敢一个人独自来这里呢,你没有闻到很重的血腥味吗?”

带着明显生硬的语气,让神谷再一次看到生气的小野,他顺从了小野,叹口气随他将自己抱紧在怀里。

“你受伤了?”

“我很好,神谷桑请马上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小野终于放开神谷,两人拉开了一段微妙的距离。听了这话的神谷,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里危险你就让我一人离开,那你呢?你今天在做什么?你自己一人置身满是妖怪的地方只让我一个人逃跑吗?”

“我...”

小野支支吾吾想解释什么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发出了一连串树被拦腰折断的声音,迅速的、一点也没有停留。这座森林公园种的可都是粗大古老的树木,除了那种笨重的大妖怪还有什么东西能做到。

一个巨大的物体不带任何缓冲直直的冲过来撞飞了小野,在撞到的前一秒小野化成狐狸,并化出一只分身抱着神谷跃出了那只巨大又丑陋的妖怪的攻击范围。

小野虽然可以用分身来躲一劫敌人的攻击,但是他的每一个分身都是真实的肉体,只要有一个受了伤,其余分身都少不了。

这一击攻击量不小,小野咳了一口血出来重心不稳要摔下去,神谷迅速化成猫妖接住小野,大猫虎视眈眈地看着同他怒视的那只妖怪,双方的怒气不相上下。

“神谷桑快走,这只妖怪你对付不了。”

小野擦掉嘴角的血跳下猫妖的背准备抽刀大干一场,他们的四周霎时多了很多只狐狸,眼里都散发着杀气。

“我既然来了,你就让我帮你一把,之后请务必向我说明原因,还有...让我抱怨两句也是可以的吧?”

猫妖看着小野,一只爪子搭在小野的肩上发出了神谷的声音,小野曾以为神谷化妖后不能正常交谈,现在想想他或许不太了解妖化后的神谷。

“好吧...”

小野朝他久违地笑了一下,眼睛弯成月牙形,嘴角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神谷看的一时出神,他们没有注意身后又有一只妖怪在伺机接近。

返祖妖怪,很容易被纯血妖怪盯上。

并且太阳下山就是逢魔时间到。

“可恶,这个任务怎么可能完成...”

神谷听到小野小声嘀咕了一句就冲向那只大妖怪,随后他就不知道哪只是小野本体哪只是分身,他只能被包围在小野营造出的保护圈内看着他挥刀而战,自己也和伺机偷袭的妖怪对峙着。

但他们只有两个人,妖怪却有增无减,完全占下风的小野被妖怪一拳打飞撞在树上,还没缓过神来他的小腿被刺穿,疼的他一下子叫不出声。神谷也无法一人对付那么多只妖,他想去帮小野但他似乎忘了自己受过伤已经抬不起的左肩,被一击打在地上,被迫变回人形的他用剩余的力气扶着树勉强站起来。

“小狐狸,我劝你再修行几年再来杀我吧,你也不想想你们组织给你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是为了什么吗,还有你拼命要保护的这只猫,他也弱的可以啊,很明显身体有残疾啊,哈哈哈可怜的返祖妖怪!你们就等着被我吃了吧!”

“住嘴!!!”小野顿时杀气满满不顾那只妖怪穿进他小腿的刺,挥着他的刀身体四周被一团厚厚的樱花花瓣包围,花瓣飘散之后狐狸消失不见,在这时这座森林公园里飘起了樱花雨,那只妖怪瞪大眼睛在飘落的花雨间寻找小野的踪迹。不知何时,神谷已经被小野化出的一只狐狸抱走,暂时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神谷桑,睡吧。”

小野、不,这一只小野的狐狸分身化为一团樱花包裹住神谷,让神谷暂时陷入了沉睡。

剩下的,就是厮杀。

 

等神谷再醒来时他趴在小野的背上,脸埋在宽阔的背里安全感油然而生,小野轻轻的哼着歌走在回家的路上。

神谷安心的同时仔细想想又有点害羞,被后辈背着什么的...

“小野君,放我下来...”

还好现在已经入夜了,小野看不真切神谷脸上的表情,就算红了脸也不会被察觉。

神谷低着头本想掩饰害羞却瞄到小野粗略用绷带包裹住的小腿。

“你...没事吧?”

“嗯。神谷桑没事就好。”

“我在说你,腿还疼吗?”

“还会疼但是神谷桑没事就好。”

“你...”神谷直接一拳揍到小野身上,但也只是轻轻的,没有力度。

“我不是说过我们的身体要比普通人结实吗,所以神谷桑我们快点回家吧,我好饿。”

“嗯...再不回去他们也该担心了。”

一回到公寓他们就被樱井说教了三个小时,过了半夜才放他们回去休息,当然,前提是也帮他们好好检查了哪里还有伤没处理好。

小野回到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卸下了“我很好”的表情,跌坐在地板上,低低的倒抽气。

还没准备好面对前辈的时候他来到了他跟前。

小野和神谷本就是住在楼上楼下,只要他们想,神谷化妖一跃就可以落在小野家的阳台上。同样,小野利用重心就可以跳到神谷家的阳台上。只要他们想,没有做不到,问题就是他们之前谁都没向对方敞开心扉。

“其实很疼吧?”

“都说了我没事啦。”小野强颜欢笑给神谷看。

“那我戳一下喽。”

“嘶......”神谷伸出一根手指还没碰到小野,小野就忙着倒抽一口气。

“骗你的啦,笨蛋。”

“神谷桑......”小野用两颗星星眼看着他。

“那我扶你起来,我再给你上个药,不要感染了。”

“......嗯。”

神谷拉过小野的一只手臂绕在自己肩上,小野借着一点点他的力一瘸一拐坐到床边,看着神谷近在咫尺的距离为他擦药。

小野看着神谷额前垂下的刘海快遮住眼睛,顺着他的眉间痣,到他的眼廓,到鼻尖,到嘴唇,到下巴,到那块可以盛水的锁骨......

神谷似是感受他炽热的目光投过来,对上他的双眼时直接被拥入怀中。

和之前强硬的拥抱不同,这次温柔的像是老友般久违重逢的拥抱,两颗心惜惜相印。

这一次,再也不错过了。

“神谷桑,我...”小野想开口说什么,神谷一只手抵在他的唇上。

“比起你想说的话,你先告诉我所有事情的经过。”

小野拿下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好,这个故事很长,神谷桑请听我慢慢说。”

 

TBC


评论(2)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