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2

所有设定皆与三次元无关。




第二章

一周过去,小野无时不刻地“黏”在神谷身边,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公寓内,在别人可见的地方,都可以看见他们俩的身影。

“我说D啊,你们最近关系也太好了吧?感觉旁人都插不进话。”

社团教室里,在扫地的福山对着正忙着掸书柜的灰的小野问道。

小野摸摸头瞄了一眼在角落里整理储物柜的神谷回答道,“嗯......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也许是我们住在同一栋公寓的缘故吧。”

“真羡慕你们呐,不光住在一起,还是同班,放学了还一起参加社团活动...”

“啊啊我们也不是住在一起,就是在一栋楼里啦。”

小野有些慌忙地说着没有任何反驳力度的话,这时走过来休息的神谷莫名其妙地看着盯着他的两人。

“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小野君你的脸有点红,没事吧?”

“因为和D聊了他重要人的话题所以...”福山看着小野连忙示意打住的表情,坏笑了两声,接着说,“说起来咱们社团新来的两位新生也住在你们那栋公寓吧?好像叫杉田和中村来着。”

“没,没事。”小野整整表情看神谷,再转向福山回答,”他们是开学后才搬进来的,我借着同为公寓邻居的理由把他们拉进来,咱们社团是时候招点新人了。”

小野心里想的是神谷看上去和他们比较聊得来的样子,多一个朋友也总比没有的好,看着神谷逐渐舒展的眉头稍微放心了一点。

 

不过神谷想到前几天的情形,就寒毛直竖,住在公寓的那帮人也是能闹的,幸好小野的这帮朋友不是住户,不然自己的几条命都不够给他们疯狂。神谷只迷迷糊糊地记得那晚在大厅里被谁送回房间,至于之前发生过什么还有他和谁说过什么完全没有印象也不想再想起来。

那天是开学的第二天,小野一放学和近藤他们几个说有事就拉着神谷往回公寓的反方向跑走,神谷不知道这个家伙在神神秘秘地搞什么,任由被他拖着去商场买东西,又听到他偷偷摸摸地接了谁的电话,好像说“再等一个小时是吗?”,神谷就沉默着坐等小野告诉他事情原委。

回到公寓不意外的收到了“惊喜”。

早在小野挑蛋糕的时候神谷隐隐约约地猜到面前这个人在打算什么,他没有点破小野,一路上扯着些学校的话题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也许是很久没有人为自己做些什么了,他表面冷静地对着这个只会对自己傻笑的人说了“谢谢”,心里却有不明的物体在燃烧。

好像一座冰山融化了一角,小野就如灿烂的暖阳,毫不客气地一寸一寸照射着那块看似坚不可摧的冰山。

小野是知道从没有人好好给神谷办生日会或是欢迎会之类的,在神谷搬进“绯月”的那天小野就已经和公寓管理者说好今天要借用公寓大厅为几位朋友庆祝一下,得到许可后小野敲开樱井的门,和前辈一起筹划起这次的派对。

自然,在杉田和中村入住的时候小野也招呼他们一起加入这次派对,即使神谷的生日已经过了,也可以作为欢迎他们入住“绯月”的欢迎会,大家只管玩就好。

不过杉田在小野耳边耳语了几句,小野立刻明白似的点头直说好。

“那就作为中村君和神谷桑的生日会一同办了~”中枪的中村看着一脸得意的杉田,为了神谷只好无视杉田的行为。

“啪啪”两声礼花绽开落在神谷茶色头发上,彩带顺着发丝滑下,小野看着不发一语的神谷,伸手为他摘掉头顶的一丝彩带。温暖的手掌覆在头顶传来的温度鼓动着神谷的心,看着大厅的墙上写着“生日快乐”,还有大家一起对他说着的“欢迎回家”,神谷的心跳微妙地加快起来。

心脏在一下一下跳着,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感受着这些真实发生的事情。

“今天是为神谷桑和中村君一起办的生日派对,还有给三位新朋友的欢迎会,大家尽情玩!”

神谷看着小野把蛋糕切开,心思飘得有些远。

是啊,有多久没有过生日了。

在家里的时候,这一天也只是普通的过去,陪伴自己的是毕恭毕敬的仆人送来一句没有任何感情的祝福,剩下的是空荡的房间里回响着自己对自己说的“生日快乐”。

 

“神谷桑?”

看着走神的神谷两眼放空,小野凑到他面前,在他眼前挥挥手。

“啊,没事...”

“那我们也赶紧坐下来享受这个派对吧!”

“哟西!今晚不到零点谁都不许回房间哦!”

“神谷桑要玩得开心啊。”

杉田和中村也附和着小野,他们把切好的蛋糕分发给大家,小野给神谷满上果汁。

“要是我们成年了就可以喝酒了。”

“看来小野桑的酒量不错啊。”

“别这么说,还没到时候谁都不知道。”小野抓抓头发回复杉田对他的调侃,夹了块肉到神谷的碗里,“神谷桑多吃点,你太瘦了。”

“我自己会吃。”

“神谷桑我们来唱歌好不好?杉田君和中村君也来。”

“我听我们家悠一唱就好。”

“我不会唱......”

小野尴尬地看着神谷求助,没有得到任何援助他只好盯着樱井寻求最后一点希望。樱井无奈地打开电视机连上ktv系统,从柜子里拿出话筒递给小野一支,还有一支硬塞给了神谷。

“神谷君我知道你会唱歌,来吧。”

神谷一脸生无可恋只好跟着小野唱起来,唱完一首就把话筒硬是塞给了中村。

“你也是寿星别想跑。”他看了眼杉田也命令道,“杉田君也别想跑,你们都要唱。”

时钟一点点跑,转了几圈后还在大厅内闹着的他们不减一开始的热情,就如时针指向的数字越大他们的情绪越高一样,已经过了零点歌声依旧不息。不过高涨的情绪真的和数字成正比,在指向“3”的时候他们终于散了,神谷已经困得两眼睁不开,杉田和中村也好不到哪去,只有樱井像大哥一样让他们快回房间休息,剩自己收拾着他们的残局。

小野抱歉地朝他微微鞠躬,扶着神谷送他回房间。

“我没事小野君,我自己回去。”

神谷摆脱开小野伸过来的手臂,慢悠悠地走进电梯按下按钮,身体靠在电梯墙壁上借着力让自己站直。

小野不吭声跟在他身后。

直到神谷掏出钥匙进门的时候小野随口问了句,“神谷桑,你喜欢写信么?”

神谷揉揉眼睛,没有回头看小野。

“不喜欢。”

也是,在信息飞速运转的现代社会,还有谁会喜欢写信呢,只要拿起手机打几个字就可以聊上天,而且是随时随地都可以。

“为什么呢?”小野接着问。

“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了。”

“是吗......”小野像顺着接下神谷的话,实际上他脸上的表情和说出的话完全不符,带着失落转身回电梯里。

“小野君晚安。”

神谷的声音轻柔似羽毛般落进小野的耳朵里,他想回“晚安”时电梯门已经关上。

 

过了半个月,神谷收到一封薄薄的信,白底印着淡蓝色花纹的信封安静地躺在他的信箱里,公寓管理人在某天提醒他有信件领取时神谷才注意到这封写着平淡问候内容的信。

在卧室里读完这两张白纸黑字,神谷坐在床边,失眠了。

夜里他久久的不想躺下,不想钻进被窝里,不想一闭上眼就如同回到以前。

一年前的回忆如汹涌的潮水般涌进他的大脑,连大口呼吸的机会都不给他,他只能沉陷在如深渊看不见底的走马灯般的记忆碎片里。

他用了三年时间,初识一个人,熟悉一个人,了解一个人,在即将要看见他的时候,神谷遭遇了那场想躲也躲不掉的灾祸里。

他或许可以猜到那个和他一直保持通信的人在担忧他,他消失的这一年里,他几乎是封闭了所有外来消息,在他终于又挺起胸鼓起勇气重新回归这个世界时,他翻开了被他压在箱子角落里不想面对的那一个人的信件。等他再翻开那一封封真挚的字,读着那人扑面而来的想念和关怀,他没有想到,他是多么渴望和那人见上一面,他多么想抱一抱那可以称之为友人的笔友。

神谷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夜光,他还是忍不住站起来,拉开窗帘看着这夜色。神谷拉开阳台的门,还未暖的风灌进来,吹的他清醒了点,他伸出手想握住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抓不到。

他口中念着什么,不像自言自语也不是要表达什么。

“我也将和你考进同一所学校,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见面聊一聊。”

神谷攥紧了手里的那张纸,寄信人和他口中念的写出那句话的人,是同一人。

 

第二天小野看到神谷的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围着神谷愈是东问西问,神谷的脸愈发阴沉。

一天没说上话,这倒让小野安分了不少,他像那天晚上一样不出声默默地跟在神谷后面,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连社团的朋友们都不敢吱声。

太诡异了。不光神谷不说话,平时一直很闹腾的小野也沉默着。

他们一前一后离开社团教室时,小野给了大家一个“请放心”的表情。

之后连着一周的时间里他们除了最简单的问候没有再多交流,最后变成小野一个人走在回公寓的路上。

似乎连跟在后面的特权也没有了。

小野也不知道该怎么让神谷回到开学的那几天。

没多久第二封信寄到神谷手上。

彻夜失眠的神谷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夜夜星河流动,闪烁的几颗星星就像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人的眼睛一样,好像能够彻夜不息的照亮夜的黑。

他听到了歌声,从楼上传来。

“......

 

夕暮れ時不意に降り足した雨

 

走る君は

 

僕のもとに駆け寄って

 

大きな傘を一つだけ差そうよ

 

照れながら言ってたね

 

夜が終わるかすかな光の中

 

夢の淵で

 

あの日の君が笑うよ

 

伝えたい言葉はたくさんあるのに

 

目覚めると君はいない

 

......”

一首歌唱完,神谷发起了呆,他知道楼上住着谁,他知道,即使他不让对方跟在自己身边,那个人还是远远的跟着、看着。

而神谷刻意地远离他,是不想伤害他。

歌声再起时神谷收到一条短信,闪烁灯亮了很久他才打开来看这条未读消息。

“神谷桑睡不着的话,听我唱唱歌好不好?”

神谷没有回他,握着渐渐黑屏的手机他听着和欢迎会那天不同的歌声,是带着淡淡的伤感和忧愁的歌声,它温柔地包裹住神谷。

小野大辅,真的是个笨蛋。

笨到连话都不会只知道用行动来表示。

歌声没有持续多久,半夜忽然飘起了大雨。

第二天早晨小野在公寓门口等神谷出来,匆忙丢给神谷一把伞和一句话就跑进雨里。

“这个给神谷桑,至少在你的头顶能绽放晴空。”

撑开这把略沉重的黑伞,神谷眼前是一片蓝天。

晴空伞?

沉闷了几天的神谷浩史,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这一场雨一下就是整整三天三夜,像天在控诉什么,伴着几声雷鸣。

 

放晴后的那晚,神谷就像约定好的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等待着那个歌声。没有如愿的他收到一条短信,来自小野。

“神谷桑,可以开个门么?”

神谷敲了几个字又全部删掉。

他拖沓着脚步挪到门口,张口想发声又感觉不对,就听到门对面的人开口了。

“神谷桑我知道你在这道门的对面,能听我说几句吗?”

“嗯。”声音轻得只有自己听见,他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神谷桑这几天在烦恼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或许知道你烦恼的源头。我说过的吧,我要一直追随神谷桑,但神谷桑可以不可以也向他人敞开一点心扉呢。我一直想为神谷桑做些什么,哪怕是芝麻大的小事都可以,我只想更靠近一点神谷桑,你却连这一点点的机会都不给我。如果可以的话,请神谷桑开门,让我听听你的烦恼是什么,好吗?”

良久,得不到回答的小野还是放弃了,他刚转身就听到神谷的声音从门缝间传过来。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

 

TBC


评论(2)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