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君に会った時01

*妖狐x仆ss设定(没看过这部作品也没关系,设定都会在文里详细说明)


致敬藤原可可亚老师

感谢老师给我带来一个难以忘怀的长长的、长长的故事。

此文以此纪念我与他们的相遇。

周更。

所有人物设定都为私设,与三次元无关。

 


 

 

第一章

一幢名为“绯月”的公寓楼伫立在东京某郊区,它被人们称为——“妖怪之馆”。

此时此刻,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年站在公寓院子的门口,已入春的今天,公寓院子里唯一的一株巨大的樱树开花了。花瓣随风四散飘飞,不小心落在了少年茶色的头发上。

“少爷为什么不进去?”

少年身旁看上去年迈的老者问了一句,他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这栋独立于郊区内的高级公寓。离他们不远处的街角,有几位买完菜回家的少妇们在小声谈论着这位少年的身世。

神谷氏财阀家的大公子。从小听话,成绩斐然,仅仅是17岁的他已拿过有满满一书柜的奖杯,和自家的弟弟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只因弟弟和他比起来,更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你瞧他那身西装,肯定可贵了。”

“他可是大财阀家的长子啊。”

“欸呀欸呀,你看这孩子也很努力不是么,他可是继承人啊。”

“那也是一年前的事咯...”

“对哦对哦...”

......

少年看着这栋公寓,眼睛里有一丝樱色一闪而过,他转向一旁的年长者,缓缓开口。

“原叔,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好,一直以来感谢你了。”

说完少年深深地鞠了一个90°的躬,惹得角落里的八卦者们又是一阵小声议论。

那个孩子,真的一直在努力呢。

 

返祖妖怪——是指祖先时期妖怪与人类结合,在出生时出现返祖现象,半人半妖的存在。因为这样的几率不是很大,且他们很容易成为纯血妖怪的眼中钉,所以世界上仅有的返祖妖怪们都结伴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过着他们的生活。“绯月”就是为返祖妖怪专门设立的公寓,在全国各地都有它的分栋,入住条件就是要经过住户和公寓管理方双方签约合同协议。表面上是一纸协议,在普通人眼里,他们对绯月的理解就是“高级公寓”和“会闹鬼的地方”。

神谷浩史,就是这栋公寓的住户之一。

他来到“绯月”,不光是开始一个人的生活,也为了自己的“某些”原因。

 

在神谷忙完搬家的事情并且整理好东西之后,已是傍晚时分。太阳下山,就意味着逢魔时间到,对于返祖妖怪来说,有再急的事也不可贸然独自出门。

然而今晚神谷想打破这个戒律。

在他列好清单下楼准备去附近的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时,走在公寓楼下庭院内的鹅卵石路上,他看到一抹樱色闪过,那抹樱色从他身旁经过,绕着他转了一圈在他的面前停下,花瓣散去后一个挺拔的身影显现出来。

是一位个子比他高半个头的黑发少年,他身着白色狩衣,手里拿着把长剑,穿着木屐吧嗒吧嗒走近神谷,身后的九条尾巴舞来舞去,两只耳朵抖了一下。

“这么迟了,神谷桑要出门吗?”

“你...是谁?”

神谷倒退一步,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的少年,原来从早晨起一直盯着他的那束目光来自于这只狐狸啊。

那只狐狸不回答,一把抓住神谷的胳膊就把他往公寓楼里拖。

“喂,你放开我,喂!你听到没,再不放开......”

“再不放开?”

那只狐狸将神谷抵在墙角,一只手撑在神谷脑袋边,四目相对,各不相让。

“是你逼我的。”

神谷说完一道光闪过,摇身一变,一只巨大的猫妖出现,将刚刚还处在优势的狐狸一巴掌拍在地上。那只狐狸完全不怕,无视自己身上那只猫妖呼出的气中夹杂的低吼,还伸手抚摸那只大猫的头,像在顺着一只宠物的毛。

“明明人类时就有一头漂亮的茶发,变成妖之后又拥有一身乌黑的毛,神谷桑真让人羡慕不来。”

狐狸继续无视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型猫科动物,甚至抬起了它的一只爪子,摸摸它的肉球。此时神谷全身心由内而外的一脸懵逼,巨大的猫妖看着自己爪子下笑得一脸无害的狐狸。

“太不甘心了,我居然被一只狐狸戏弄。”

猫妖想着,毫不犹豫张大了嘴巴要去咬狐狸的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狐狸抽出自己的那把长剑抵住猫妖的血盆大口,同时周围出现了无数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九尾狐狸。

“神谷桑,我们停一下好不好,我可不想伤了你。”

狐狸快支撑不住猫妖的力量,除了被压在猫爪下的那一只,大猫身体四周的狐狸们全部呈现拔刀状态,正蓄力开打。

“哼。”

变回人形的神谷浩史,看着躺在地上的狐狸拍拍屁股站起来,又是一阵樱花包裹住他,同时周围的分身们都消失不见,散去后是一位穿着校服、头发蓬蓬乱乱的少年。

“神谷桑我们去大厅聊吧,看来您有话要说的样子。”

让神谷惊讶的不是变回人形的少年这么英俊帅气,而是包裹着他白皙皮肤外的黑色校服,和他穿的一样。

面对面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他们之间的茶几上放了两杯咖啡,漫长无意义的对话开始了。

至少神谷是这么认为的。

“原来这里的咖啡也不错呢,以后可以经常来餐厅喝了。”

“你是谁?”

“啊啊,对了,我忘了自我介绍了。”

少年抓抓头,和神谷再一次四目相对,这一次他更仔细地观察起他。他有着一双略下垂的眼睛,眼眸黑黑的圆溜溜的看上去还挺可爱,刘海服帖的顺在额前,茶色的头发被打理的很好,柔顺仿佛可以一梳而下,不像自己的头发,每天早晨起来随意抓两下就出门了。

“我叫小野大辅,今年16岁,和神谷桑是同一学院的学生,本应是神谷桑的学弟,不过今年开始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请多多指教~”

“就这些?不说说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认识我吗?”

“神谷桑,请保持一点神秘感吧,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真的不告诉我?”

神谷放下咖啡杯,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抱臂表情严肃。

“好好好,我说。”小野也啜了口咖啡,接着说,“我从很早以前就认识神谷桑了,然后一直注视着神谷桑的背影,虽然是瘦小的背影但是一直能给我带来希望,所以,即使神谷桑的心理有抹不去的阴影,我也会一直追随着你。”

神谷坐直又拿起陶瓷杯,把里面剩余的咖啡全部喝完,放下杯子,他看着小野浅褐色瞳中倒映的自己。

“是因为我的家世所以知晓我么?”

“不是。”小野很肯定的说。“我不是因为神谷桑的家世才认识您的,即使神谷浩史是在人海中的一小滴,亦或是在这个世界里某个角落里的某人,我一样会追随您。请让我一直看着神谷桑好不好?”

神谷站起身,走到小野面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今天已经不早了,至于你要一直追随我的问题,你根本不了解我,也许你看到真实的我大概会幻灭的吧...”

“不会的。”

“我先回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

“神谷桑!”

小野抓住旁边的人的手。

“你还有事吗?”

“唔......晚,晚安。”

看着低着头一时语塞的小野,神谷嘴角略微上扬,不过低着头的人再抬头时,神谷已经转身走向电梯口了。

“晚安。”

今天,他和他的故事开始了。

 

 

第二天是开学典礼,神谷早早起来到公寓一楼的大厅内吃早餐。刚坐下来就看到一头乱毛走近他,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神谷桑起的好早,早上好。”

神谷脸上明显的嫌弃一点儿也不遗余力地表现在脸上。

“樱井前辈也早安。”

“早,小野君。”

和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安静用餐的樱井孝宏是和他们同一所院校的高三生,他是从进入高中起就住在这栋公寓里。神谷本是和他一个班的,因为休学了一年所以是高二还很不凑巧的和小野分在一个班。

“神谷桑就吃面包吗?”

小野说着把自己盘子里的一根火腿叉到神谷面前的面包上,神谷姑且说了声“谢谢”三口两口把面包啃完,喝完豆浆拿起书包就起身准备走了。

“神谷桑等等我......”

樱井看着小野狼吞虎咽般地塞下自己的早饭赶着已经走到公寓门口的人,摇摇头感叹神谷真的是多了一个人形跟宠。

 

在班主任的介绍后,神谷低低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就坐到给自己安排好的位置,很凑巧在小野的前面。

课间小野和他的几位好友聊着最近玩的游戏和新发售的漫画,神谷只是默默的坐在位置上望着窗外发呆,看起来一点也不想融入进这个集体。小野察觉到这点,他掏出昨天刚买的漫刊,二话不说摊在神谷桌子上。

“神谷桑看,这是我刚买的月刊,你一定还没看吧。”

就像硬拉扯拽一样,小野带着神谷慢慢融入他的朋友圈。

“这是福山润,他运动细胞很棒哦,运动会的奖牌基本都是他包办的呢。这是近藤孝行,和我一样喜爱大佛。这是立花慎之介,他是学霸,是年级前几呢。还有......”小野一一介绍着他的好友,神谷也逐一和他们打招呼。

要照顾这么烦人的小野,应该很累吧。

这是神谷浩史对还未了解的小野下的定义。

放学后小野叫上自己的好友一起把神谷拖到社团,以“熟悉新环境”的借口小野硬是把神谷留到了社团活动结束。说白了这个社团就是几个男生偷懒怠惰的地方,一群人闲着没事时坐在社团教室里看书闲聊罢了,到文化祭时写点文章印成小册子交上去就可以了,靠着小野不赖的写作文笔,加上另几个聪明人的合作,这个社团开到至今也吸引了不少女同学的围观。

与平时不同的是,当同学们听说休学一年的神谷回来时,社团门口围了几个从以前起就和神谷打交道且一点也称不上“朋友”的人。

“哟,神谷你终于回来啦。”

“被父亲不看好是什么滋味啊,我也想尝尝。”

“继承人的位置要不保了吧。”

“哈哈你看他那挫败的样子。”

“这么快就交到新朋友了真是了不起。`”

......

“砰”一声,是一个物体狠狠砸在墙上的声音,出现的裂缝延伸开来的纹路惊得那几个人一下子噤了声。

“神谷桑回到学校里你们就可以为虎作伥了吗?休学了一年你们很开心吗?是谁给你们勇气这么嚣张的?你们不了解神谷桑就在这乱说一气很爽快吗?请告诉我是谁先提起的?”

冷着眼的小野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气场,让那几个学长后退了好几步。

神谷看着他砸在墙上的那只手在流血,想赶快了结此事,可是小野没有那个意思,他依旧盯着那几个人,恶狠狠的样子比一头狮子还恐怖。

“D,我看这件事先上报给学生会吧。看来比我们高一级的学长比我们还不懂学校规则呢,而且这事也不像第一次发生。”福山边眯眼笑边不痛不痒地说。

“麻烦几位学长和我们走一趟吧。”其他人包围着那几位学长离开了,剩下神谷和小野二人在社团门口大眼瞪小眼。

“抱歉神谷桑,给你带来不好的回忆。”

“我没事,主要是你的手。”

“没事,教室里有绷带和药水,擦一下就好,你知道的,我们的身体骨骼要比普通人结实。”

小野把神谷领进教室,他把药箱拿出来自己开始上药。神谷低着头,没有坐下也没有其他动作。

“你...为什么要为了我做这种事?”神谷把头埋得更深了,阴影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说过了吧,我要一直追随神谷桑。”小野站起来,用绑着绷带的手抬起神谷的脸,看着他的双眼蒙上了一层灰色。“不管神谷桑在哪里,做什么,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因为你是我值得尊敬的人,是你告诉我存在在这个世界里的意义的人。”

神谷睁大了眼睛,和小野对视了一会,两人眼里都映照出对方。

这是神谷初步了解小野的一天。

也许这个人是值得依赖的存在。神谷想。

“回家吧,神谷桑。”

“嗯,回家。”

夕阳穿过教室的窗户,落在神谷的侧脸和他茶色的头发上,还有他笑弯的眼睛里。

 

TBC


评论(6)
热度(3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