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onkm】我的爱,将继续下去10

*前章链接 09  

看完这章可看番外1  传送门→我的爱,将继续下去-番外01

本章有部分开车内容,咱们走链接。




10

高二第一学期结束,小野和神谷失联了一阵子,原因是神谷加长了兼职时间,他们为了新年期间能够每天待在一起,十二月的最后两周停了短信停了电话,一边在认真工作另一边在努力完成课业,可谓耗尽了他们年底最后的力气。

 

小野提出新年夜要去北海道过,本以为父母会不同意,斟酌了许久才狠下心告诉他们要陪神谷桑一起过新年,却意外父母爽快的答应他,要他好好待在前辈家里,别给人家添乱。

 

小野高兴都来不及,他跑回房间哼着歌收拾行李,不禁想高歌一曲。

 

出发的那天他一早起来换好衣服,哥哥把他送到车站,看他背的行李很少,看上去就像是那边的常住居民。

 

“如果你想,哥哥会帮你。”

 

小野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思考他那句话的含义,就目前来说,知道他和神谷的真正关系的人只有启介前辈,哥哥也许察觉了他们的关系亲密,但不至于认为他们俩在交往,父母更是不可能会往那方面去想。

 

——所以哥哥说的到底是哪方面的事呢?

 

——如果我想......

 

——我想永远和神谷桑在一起......

 

耳机里换到一首神谷最近爱听的歌,简单的吉他和弦声伴着磁性的歌声,像是晒了一个下午的暖阳那般舒服暖和。

 

神谷站在阳光下,染成栗色的头发被风吹起,凌乱的发丝间露出额头,被光照的栗色显得淡而明亮,小野走出站就看到他,穿着淡色系的人儿在光的照射下仿佛折射出五彩的光。

 

他们直接去了神谷家附近的大商场,将小野的包寄存在楼下的储物柜内,推着一辆购物车从一楼逛起,从小零食生鲜时蔬到日用品电器衣物,他们一边交谈着近日发生的事情,慢悠悠地在各色货架间来回走着。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解决晚饭后他们回到家,大包小包的东西罗列出来,一个一个摆放到自己的位置,厨房内多了一副碗筷,房间内多了一套被子枕头,洗漱池上摆着一对蓝黄色的牙刷牙杯,毛巾多了一套。神谷整理了衣柜,隔出了一小半的空间给小野挂衣服,茶杯也多了一个,神谷正坐在榻榻米上看恋人忙着在这个家里增添属于他的物品。

 

今晚两人实在累了,从商场回到家后迅速地拾掇自己,小野整理完更是累得直喊腰疼,钻进被窝时神谷嘲笑他说该锻炼锻炼了,小心肚子上堆出肉。

 

小野趴在枕头上定好闹钟,在神谷嘴巴上啄了一口,把人抱进怀里,很快入睡。

 

第二天阳光格外的好,清晨便有阳光打在窗帘上,有一束光正好跑进房间里,神谷睁开眼的时候对上恋人的眼睛。

 

“早上好,神谷桑。”

 

晨间的卿卿我我请戳链接


在被窝里休息了一会儿,两人起来收拾干净自己,小野把床单洗干净晾出去,神谷做了份早餐,吃完了发现没事干,就叫小野搬个板凳到公寓院子里等他。

 

“终于能给你理头发了。”神谷拿着一套修头发的工具,放在小野的腿上让他拿好。

 

找来一块没用的大毛巾围在脖子上,给小野梳好头,咔嚓咔嚓剪了些边缘的头发,神谷走到正面左瞧右瞧,才大胆的修剪起来。

 

小野很惊讶他真的为了自己去学了理发,正规美容店的技术是肯定比不上的,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剪得烂或者剪坏了。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左侧面看看,右侧面看看,满意的抱着神谷亲了好几口。

 

——这个发型既帅又服帖,刘海的长度也正正好,鬓角也不挡耳朵。

 

“神谷桑我爱你!”小野十分激动的抱着神谷,就差抱起来转圈了,还好房间小不够他施展。

 

对于两人之间迈向的新的一步令小野高兴了好几天,新年夜里下起了北海道的不知第几场大雪,每一天早晨打开公寓的大门第一件事情就是清扫门前积雪。

 

东京每年也会下雪,但从未见过积雪如此厚的城市光景,神谷裹得很严实,大围巾和针织帽加上加厚防寒衣,全身上下只剩一双眼睛看着正在玩雪的小野。

 

“好啦,你来这几天玩得还不够吗,快回去吧,冷死了。”神谷转身走进公寓,小野堆完了两个小雪人,找来树枝做手臂,又找了几块小石头做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他退后几步想把公寓楼的正面都拍进照片中,忽然发现神谷没有进屋,他一直倚在门框边看着自己。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看着小野,眼里满是温柔。

 

——那就一起拍进去吧。

 

——作为我们交往半年的纪念。

 

雪花飘得更大了,街头巷尾不再有行人,整座城被雪吸收了所有喧嚣,十分安静。小野关上身后的门,还没走进神谷的房间就抱住恋人,他们索取着对方的体温,双方传递着彼此的温暖。

 

今晚没有其他住户在,楼上的老师和启介前辈回了东京,另一位学姐也早早收拾了行李回了老家,新年的几天神谷和小野独占着这里。

 

所以他们毫不顾忌的在走廊上亲吻。

 

小野刚拉开神谷的外套,手还没伸进衣服下摆,震动声吓了两人一跳,停下来缓了一会儿,神谷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启介”。

 

小野先他一步把电话直接挂断,抓过手机继续刚才的,接连几通电话毫不客气的毁了他们的气氛,小野接了,听到电话那边是老师的声音,老师道歉说他们今晚要回公寓住,发生了点事现在正从东京赶过来,马上就要到了,怕打扰到他们所以提前说一声。

 

——这何止打扰......

 

小野无奈地叹了口气把手机还给神谷,拉着他回到房间,冷静下来的两人打开电视和屏幕里的人一起倒数准备迎接新的一年,没有几分钟他们的房门被打开,启介前辈跑进来脱了打湿的外套挂在门口,扔了几份慰问品就像自己家一样睡在榻榻米上。老师先上楼把行李放下,等他走进神谷的房间,启介已经睡着了。

 

“抱歉了,我们连夜坐车来北海道,他一天一夜都没合眼了,我在火车上睡了一会儿还好。等等我叫他起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发生了什么吗?我从没看过他这么...疲惫的神态。”神谷倒了两杯茶,坐下来看着启介下眼圈厚重的青色阴影。

 

老师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说,“我们本打算今年和家里人说我们的事,”

 

他抬头看了眼面带惊讶的神谷和小野,接着说,“我的家人很早就知道我的||性||向,所以和启介交往时他们也没有说什么,昨天我去拜见他的父母,他的母亲看着我没有说话,而父亲......”老师顿了顿,没有接下去。

 

“他的父亲不同意。”神谷接过老师的话,惊讶过后是冷静,认识启介三年也多少了解一点他的家世背景,父亲性格顽固掌管着一家不算小的公司,母亲温和专注在家教子,生活方面也一直是母亲在打理,他的姐姐和他一样性格爽朗,姐弟俩曾怀疑过他们真的是这对父母亲生的吗。不过这也是开个玩笑一带而过。

 

“父亲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我都能接受,但他的母亲一个字都没有说,我心里没有底。”老师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中间,这一刻疲态尽显。

 

“启介说他不会再和家里有联系了,公司的继承权交给他未来的姐夫,父亲虽然不同意,但没有完全反对,他坚信母亲和姐姐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老师抚摸着启介的头发,看他熟睡的脸庞,笑着说,“我会努力工作,和他一起挣得一个不算太差的未来,哪怕要我倾尽所有。”

 

房间里有那么一瞬陷入了沉寂,只剩下启介均匀的呼吸声。

 

“我的愿望不是漂泊,而是作为一棵树和你尽观人间百态。”


小野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他只是脑海里忽然冒出了这句话,本能的说了出来,意识到面前的两个人盯着自己看,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只,只是曾经在哪看过这句话,我觉得老师所说的很适合。”

 

“不只是我们,我想这世上所有的伴侣们都适用于这句话。”老师看着小野,再看看神谷,笑了笑,电视里适时敲响了新年的钟声、欢呼声、贺岁声,三个人互道“新年快乐”。

 

已经过了零点,启介前辈怎么推都没有醒的迹象,依旧睡的很死,神谷铺开了两床大被子,小野和老师把启介抬到一床被子里,掖好被角,其他三人也洗洗准备睡觉。

 

新年的第一天,他们四人围坐在房间内一张小小的餐桌边,桌子中间煮着火锅,启介前辈把昨晚带回来的慰问品打开,一股脑儿的把里面的“美食”扔进锅,神谷嫌弃地看着他,去厨房切了点蒜放进去,给汤汁入点味。

 

“这可是上等的蟹肉,东京可是吃不到的哟。”启介嘻嘻笑着,开了大火炖汤,拿勺在里面搅和。

 

“你不会煮就别在这卖弄了,你跟小野君去把蔬菜洗干净切好,锅交给我们吧。”神谷抢过汤勺,用下巴示意小野,后者只好遵命,无奈地跟在前辈后面去洗菜。

 

一顿饭慢悠悠地吃完,四个人卧在房间里像冬眠的动物,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快接近傍晚,外面还在稀稀落落的下着雪,昨天铲平的门口积雪,现在又是一层厚厚的雪堆。

 

小野不知何时走出门,在公寓院子附近散步,吐着白色雾气抬头看天上飘飞的雪花。

 

——北海道真的很冷。

 

——雪花不停。

 

——这个世界多么寒冷。

 

脚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的声音,这声音离小野越来越近。

 

回头看见神谷一步一脚印的靠近他,向他伸出了手。

 

牵住那只手,把人带进怀里,用大围巾裹住两个人,和他一点一点的、一步一步的走在白色世界里。

 

“神谷桑,好冷。”小野把两人牵着的手放进口袋,又伸出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但这里,很暖和。”

 

温暖从掌心蔓延至胸口,心脏咚咚敲打着他。

 

——这份温暖,能持续多久呢。

 

明天,小野又将踏上回东京的列车,离开这里。

 

时间总是过于的短暂。

 

小野总是不愿意神谷送他去车站,看着恋人消失在他的视野,这令他头脑一片空白,等车完全离开了北海道他的脑海里才零零碎碎的回忆起与神谷共度的这段时光,许许多多的细节都要等他从回忆里细细的抓住神谷的每一个小动作才能完全重现在眼前,等到开学前的这段时间,他把自己关在琴房里,作了一首曲子。

 

高二下学期是平淡的,比上学期过得还要索然无味,他忙着学习,忙着钢琴,忙着乐理,忙着考试。

 

学妹在上学期末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八卦者”们,她和小野并非“天生一对”,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撒了一个寒假的狗粮,开学后和学长更是旁若无人的在校园里秀恩爱。

 

小野主动的和旁人淡了联系,他想在高三前改好谱子,把曲子做好,送给神谷。他自知在1月28日前赶不上,目前曲子的完成度很低,他想注入更多的思念与爱恋在里面。谱给恋人的曲子,多少爱都不够。

 

入春后,神谷闲了下来,新学期的课程少了许多,兼职也停了一段时间,他尝试着去做了与专业相关的招收大学生兼职工作,比起起早贪黑的便利店兼职,挣得不多但能学到很多学校里没有的知识。

 

启介还是回到了他父亲的公司,从基层做起,积累着经商知识和人事方面的经验,但不论在家里还是公司里,他都不曾和父亲对视过。

 

神谷明白,启介和老师短暂的分离是为了以后能尽早团聚。

 

他们有一个计划好的未来,而我们呢?

 

神谷想起了新年里小野走了之后,他和老师谈过的话。

 

“你一定是在想,我和启介都能想那么远的事了,你们却还在起点,是不是?”

 

神谷没有丝毫隐瞒的看着老师的眼睛,他点点头,说,“我们认识的时间短,交往一年还不到,我还不够了解他。”

 

“但是你们仅仅交往了几个月,比我们相识几年的感情都要深。”老师指指坐在窗边逗猫玩的启介,说,“我比他大了五岁,他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但那个时候我只想着照顾他,当作弟弟来疼爱,不知不觉地我的生活中习惯了有他在,他也一样,还为了我闹过很多小脾气,”老师笑了起来,惹得启介想堵住他的嘴,等笑够了,老师接着说,“最严重的一次是他们一家人出去玩,他死活都不要去,说就要跟我在一起,如果我在的话,去哪里他都愿意。”

 

“我们认识了可有近十年的时间啊,快十年了才准许我和他正式交往,我还答应了他毕业前都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忍了这多年我容易吗我。”启介爬到桌边,抬手拍老师的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逗得神谷边笑边拍桌。

 

“但是你们跨越了时间和种种阻碍,才能走到现在吧。”神谷揉一揉眼睛,擦掉笑出的眼泪,看着启介随意搭在老师腰上的手。

 

“我以前总相信超过时间的恋爱一定能长久,把感情融进时间,过多少年我都能够忍耐触碰不到的心情,但遇到小野君之后,感觉我错了,他告诉我什么是一见钟情,什么是了解对方之后会更无可救药的爱他,不管我和他隔多远,近在咫尺或是十万八千里,我都想看着他的脸,我想碰他,也想让他碰我。总觉得认识他之后,一切都那么不一样了。”

 

神谷说着,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是,对小野说过无数次的“等下次吧”,自己却难以忍耐这份寂寞。

 

“如果他在父母和你之间,选择了父母那边,你会怎么做?”启介还是那么敏锐,他问出了神谷在担心的问题。

 

“我不知道...”被问的人撇开视线,看水杯里的波纹。

 

“那个时刻总会到来,你要做好准备。”

 

神谷抬头,看着对面两个人的眼睛,他说,“不论他做什么决定,我会尊重他的选择,我知道他每一次的决定都是思考过的,所以他也一定也会尊重我的。”

 

启介耸肩似笑非笑,留下一句“还是那句话,沟通最重要。”便上楼,去了老师的房间。

 

老师站起来,给了神谷一个鼓励的眼神,启介已经说得很明白,他不必再多说,留神谷一人想着未来的打算。

 

时至今日,神谷已经在一家公司实习了三个月,傍晚,他看时间差不多,收拾收拾准备好行李,向车站赶。

 

久违的请了一个长假,像去年一样,悄悄地回到东京,想给小野一个惊喜。

 

四月底的风依旧温和,神谷通过保安,踩着熟悉的地板砖块,走到专业楼的地下一层,听到一点琴声。

 

他不急不躁的走到小野的练习室门前,放下包聆听里面的琴声。

 

曲子很慢,但又不是真的慢,就像手指不愿意按下那个琴键,一种急迫的心情充斥了内心。

 

啊,这首曲子,一定是写给自己的。神谷这么想。

 

因为,琴声是那么的温柔,集满了思念。这首曲子绝对能传到远方,传到每一个有思念之人的心里。

 

曲子的主旋律有些像他听过的《1945》,但又不太一样。

 

这是小野的曲子。

 

神谷坐在专业楼外面的草坪上,很难得的他没有听完小野的练习。

 

任凭谁听了那曲子都有种冲动,想要立刻抱住他,把积累至今的思念全部告诉他,告诉他有多爱他。

 

但现在还不能说,他要把这份冲动保存在心里,时时刻刻告诉自己,他爱着他。

 

傍晚小野走到校门口,适时的他收到一条消息,上面写着“我回来了,双休日去约会吧。”

 

难以抑制心情的小野捂着嘴笑起来,他反反复复读屏幕上的字,他想现在就打电话过去,恨不得立刻飞到那个人面前,抱住他,吻他,抚摸他。

 

——总是能在最想念你的时候出现,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这些我都不管,想见你,好想见你。

 

——还有一年,我们一定能跑过时间,抵达终点。

 

——我会陪着你,一辈子都不会让你一个人。



2017.12.03

说一些话。

“我的愿望不是漂泊,而是作为一棵树和你尽观人间百态。”这句话不太记得是哪位太太写过的了,还是在哪本书里看到过,令我印象深刻。

他们的第一次也算完成了,我犹豫了下要不要写r18内容,放在两年前,我绝对会一带而过,而不是写车速如此快的小破车w这篇文里他们也算是沉淀了思念与爱恋,相隔两地,相见后一定会甜甜蜜蜜卿卿我我呀,所以就把心里想的写出来了~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听过《1945》。这部电影还是我很早前看的,内容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那七封信,和男女主之间深深的思念。写这章时提到了又去听了这首曲子,甚是怀念。

如果下周工作依旧很忙的话,我不得不停更了,存稿还有两篇,但是我要梳理一下目前的剧情,不能因为时间赶而随便敷衍地写故事,这一篇,我必须认认真真的去写完它。

不过晚上的时间我会争取存稿的。

不多废话啦,滚去梳理大纲。

若你们喜欢,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评论(14)
热度(26)
  1. 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