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_樊爱_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我的爱,将继续下去08

*前章链接 07  

降温了,大家裹紧些自己的小被子,来听我讲讲夏天发生的事情w

*注意:后半R15内容



08

小时候总喜欢在废弃轨道边玩耍,踩着生锈的铁轨步步向前,看着不远处围栏内有货运火车经过,看它载着沉重的货物与铁轨摩擦出嗞嗞闷响,小野不曾觉得那是承载着离去与送别的声音。

 

他从未觉得那声音如此刺耳。

 

神谷先行离开了,他答应小野,暑假的最后一周可以来北海道陪他。

 

早已等不及这一天的到来,小野买了一大早的票,坐在靠窗的位置,耳机里循环着一首歌,火车规律的晃动带着闭目养神的他渐入梦乡。

 

——不知是第几次梦见神谷桑了,梦中,他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陪在他身边,一如他离开之前。


他坐在教室里,认真记笔记,一抬头,能看见神谷看着他微笑。神谷拿走他的橡皮,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本本子和一支笔,那都是小野的,神谷把纸上的草稿都擦掉,然后画起来。

 

小野看不清梦里那张纸上画了什么,他感觉身上被晒得过于暖和,睁开眼已近正午。

 

他拉下遮光帘,买了一份午饭吃起来,适时收到神谷的消息。

 

神谷会来车站接他,昨晚是夜班,回到公寓睡了一觉,到附近的商店街随意买了几个食材做了份简餐。

 

之前没有怎么正经学过做饭,所以一开始照着食谱学做了最简单的家常菜,现在也能做几道复杂的料理。

 

填饱肚子便往车站方向走,神谷特意没有坐车,花了点时间在路上买些小甜点,慢悠悠的走到车站,小野的那趟车刚好到站。

 

回去的路上两人去租了两辆自行车,神谷看小野就背了一个贴身的背包,有点好奇地问他。

 

“你这看起来不像是要待一周的人啊。”

 

“我...”小野转过头看了眼神谷,又低下头看向车的前方,“我可能两天后就要走了。”

 

“嗯~~果然是钢琴老师不放你走么。”神谷撇撇嘴。

 

“不是,是我怕待久了,就更不想走了。”

 

两人骑过了一座吊桥,河水泛着粼光,阳光直射带给他们灼热感,小野的背早就湿透了,但这和东京的炎热不同,小野的内心是不一样的平静。

 

神谷也冒出了汗,他提议两人在一处树荫下休息一会儿,先吃甜点。

 

“布丁?”小野接过神谷递来的毛巾,把脸上的汗擦干,他看着神谷满足的大口吃着小盒子里的甜点。

 

“我很中意这家做的甜食,布丁、蛋糕之类的,特别是他家甜甜圈,虽然口味不多,但是口感一级棒,用的香料也和我以前吃的不同。”

 

小野看着他满眼放光,大概也只有谈论甜食的时候才能看到神谷这么开朗的一面。

 

——是打从心底的喜欢啊。

 

小野倾身,吻住神谷。

 

神谷愣了几秒,很快他回应对方,他张开嘴迎接小野,两人交换着气息,神谷扶着小野的肩,在他唇边啄了一口,故意身子向后倾,小野睁开眼,发现恋人在朝他眨眼睛。

 

“神谷桑,我喜欢你。”

 

——溢满的感情早已收不住,若能继续下去...

 

“好啦,你想继续的话我们回去再说,这里可是路口哦。”神谷温柔地笑笑,拍拍小野的肩,转身跨上车。

 

“嗯。”小野把布丁盒放进车篮,一步跨上车紧跟着他回家。

 

车停在公寓院子的墙角,神谷刚站定就有只黑白相间的猫咪跑过来亲昵地在他裤腿边磨蹭。

 

“小家伙饿了吧。”神谷小跑到公寓门侧,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小零食撒到猫盆内,顺着猫咪背上的毛看它吃得喷香。

 

小野蹲在两三步远的地方看着一猫一人,扭着身子从各个角度观察这只小家伙,神谷被他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了,招呼他凑近点来看。

 

小猫吃完舔舔爪子伸个懒腰,找了个阳光不太辣的地方窝起来,没有再看刚才给自己喂食的人。

 

“我刚来的时候看见它一瘸一拐的,可能是和别的猫打架了,贡献了我的一个箱子给它做窝,喂了点火腿肠给它,后来这小家伙好了就整天黏我,现在也习惯每天给它准备食物了,正好我也在便利店做兼职,还能时不时给它带高级小零食吃。”

 

小野坐在榻榻米的一角,看神谷快速收拾房间。一间小小的和式公寓倒也一应俱全,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野环视一圈房间,看到阳台落地窗边的角落里放置一个小柜子,柜子上摆放着几件零碎的物品,小野往那儿挪了两步,看到上面放着一张透明壳子的CD碟和一本速写本,速写本里似乎夹着好几张其他纸。

 

——是纸,还是照片?

 

神谷在房间外的公共厨房忙活着,他背对着小野,看不见房间里的人的任何动作。

 

轻轻的从中抽出一张,小野呆住了。

 

是他和神谷站在一起自拍的照片,夕阳洒在两人的肩膀侧面,神谷比了一个“耶”的姿势,小野的头发被随意地梳到后面成了一个大背头,没梳上去的耷拉在耳朵周围。

 

那是神谷的杰作,毕业典礼那天他们两个拍了一张作为纪念,没想到会被打印出来。

 

“哦?被你发现了。”

 

神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野吓了一个手抖,照片落入神谷手中,他顺便将夹在速写本里的照片都拿出来,放在桌上全部摊开。

 

“喝点水吧,我没存什么饮料在家里,一会儿咱们去商店街逛逛吧。”神谷盘腿坐下,手撑着下巴翻看一张张照片。

 

这些都是在遇到小野之后拍下的,有单人的,有两个人一起拍的,大部分都在小野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定格在镜头中央,有一张是在神谷家那晚复习很迟趴在床边睡着的照片,还有一张是离开东京那天拍到小野站在站台,五官快要纠在一起,像在赌气。

 

“那天你的脸皱得跟苦瓜似的,可难看了,不过我还是决定拍下来,留个纪念。”神谷哈哈笑着,指着每一张里面的小野告诉他拍摄当时的情景与心情。

 

小野听他回忆着,偶尔插一句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外面的天快黑下来。

 

他们出门的时候那只黑白猫咪趴在玄关处,睡得正酣,神谷换好了鞋摸摸它的头,小家伙的耳朵抖动两下,小野也尝试着摸了一把。

 

“你怕猫?”神谷问他。

 

“没...我好像不太招小动物的喜欢,以前在老家有养过狗,但总和我亲不起来。”

 

“嗯~小野君,那是你的荷尔蒙散发的不够多。”神谷转身戳戳小野的胸口,和他开玩笑,小野则被逗得脸微红起来,只能挠挠头看着恋人。

 

——其实我并非这么胆小怯懦,只在你面前我才会放不开,做不到堂堂正正的展现出全部的自己,因我太在意你。

 

晚上,两人在房间内煮了火锅,一个人吃太多,两个人吃正好。

 

房间的窗户立刻附上了水汽,又因房内开了空调很快散去,小野才吃了几口就开始冒汗,神谷拿出冻在冰箱的汽水饮料,两人吃得很是爽快。

 

“唔吼———好久没吃这么饱了。”吃干抹净的神谷摸着肚子,躺倒在榻榻米上。

 

“神谷桑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小野洗着锅和碗筷,回头看恋人抱着猫满足的闭上了眼。

 

“走吧,去海边吹吹风喵~”神谷举起猫咪,抓着它的爪子挥舞起来。

 

“好。”

 

宿舍公寓离海不远,神谷几乎每天都会去海边走一圈,他喜欢听浪花拍打在岸边的声音,总感觉这声音能带走思念,一路向南带到东京。

 

夜幕渐浓,深青色的幕布上缀了点点星光,今夜是一轮弯月嵌在幕布最上方,神谷出神地看着,远远的有薄而飘渺的云朵飘过来,他不希望今晚的星空被遮挡住,他想一直看着,和喜欢的人一直看下去。

 

今晚是他见过最美的星空了。

 

“我从未看过这么美的月色,是因为你在吗。”神谷低声喃喃道。

 

走在身边的人牵住他的手,两人走到沙滩上,看平静的海面倒映着夜夜星空。

 

小野再次吻住了神谷,他们深深的吻着对方。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嘿嘿。”神谷双臂环住小野的肩,他的腰被恋人抱着,他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回去要不要做?”神谷看着小野眸中的点点星光,问他。

 

“不做。”小野倒是很坚定。

 

“真的?”

 

“嗯。”

 

“浪费。”

 

“嗯。”

 

神谷笑着,轻轻的把头搁在小野的怀里,整个人故意赖在小野身上,不如说是挂在他身上。

 

“就这样把我带回去吧。”神谷懒懒的,将全身的重量放在恋人身上。

 

小野接住这份重量,抱过神谷的他知道,虽然是普通的成年人体重,但对于他来说,还是轻了点。

 

“神谷桑...”小野无奈地低头用下巴磨蹭恋人,抱着是好,但是没法走路呀...

 

“哈哈哈,不玩你了,回去吧。”神谷轻轻的笑,拉着小野走出沙滩。

 

他们一路说笑着,聊着天马行空的幻想,聊聊最近玩的游戏,聊聊以前有趣的事情,聊聊今天的所见所感,路上没有行人,有带着凉爽的海风拂过他们的身侧,蝉依然在叫,他们踩着夏日最后的一丝炎热,走到公寓的院子门口。

 

有人在说话。

 

“启介,你今晚不住下来吗?”

 

“不了,我还有事,你早点睡,明天我争取早点回来。”

 

“嗯......”

 

小野和神谷看到了一个高个子男人的背影,挡住了与他对话的另一个男人。

 

“介?”神谷脱口喊男人的名字。

 

——介...?

 

高个子男人回头,小野认出来,并且很惊讶,差一点说出“前辈”两字。

 

——“面善”前辈?!他怎么会在这?还有神谷桑叫得也太亲密了吧?!介?!!

 

“哦,这么巧?”启介前辈招招手,看到他们俩牵着的手,不由得吹了声口哨,调侃道,“小跟班也来北海道了?来陪你?感情真好啊。”

 

小野实在摆不出友好的表情,脸撇向一边松开神谷的手,后者倒是不在意,走上前询问这是在做什么?

 

启介难得的露出犯难的神情,抓抓后脑勺的头发,一把搂过他身后的男人,搂进怀里。

 

“我送他来学校的公寓,新的他住不惯,所以又搬回来了,大概是对这里产生感情了。”怀里的男人礼貌的朝神谷小野二人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寒暄之间神谷才知道,启介的恋人是他的大学老师,同系,比他大了好几岁,但和启介是从小认识的。

 

原来喜欢年上的啊。神谷在心里嘀咕。

 

“那你呢?在附近念书?”自从毕业后神谷就没怎么见过启介,还以为他不念了,但也不担心他,毕竟也算是一位少爷,回去继承家业的可能性很大,只是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念啦,老爸烦我烦得紧,我只准备装装样子待在家里一阵,等他安定下来我想在北海道开个店,不走啦。”启介指指身边的人,笑起来的样子着实养眼,他接着说,“你为什么不住新校舍?那里的设备可比这里高档多了,也舒服。”

 

“那你问问他吧,我想理由都差不多。”神谷神秘地一笑,牵回小野的手,和他们告晚安,走进房间。

 

第二天一早神谷就爬起来,在公用厨房看见了启介的恋人——他的同校老师。

 

老师的个子也不矮,也许还比小野高了几分,戴着金丝框圆眼镜,三七分的刘海,自然卷的棕褐色头发,乍一看没有多少老师的感觉,不过果然是介喜欢的类型。

 

说不准介这家伙从小就暗恋老师?还真的很专一啊。神谷摇摇头,不再想这些,他把小野叫起来,和老师一块用餐,三个人吃完早饭就在公寓楼顶的天台花园里聊天。

 

午后,神谷抱着猫倚在窗边打盹,小野在看神谷书架上的一本小说,院子外传来脚步声,有人进门上楼,走得很快。

 

这栋公寓目前在住的只有神谷和楼上的老师,还有一位学姐没有回来,听说是毕业生,忙着毕业设计不常回家,偶尔会有打扫的阿姨来这里清洁公共区域的卫生。

 

新的学校公寓在分校区,每个房间都很宽敞,设备齐全,两人合住,房内左右侧两张床、书桌和衣柜,自带浴室,一楼为食堂,总共三层,住的人不多,大多的学生都会自己租房子住,这附近有不少老旧的公寓可租,各自的需求不同住的地方也就不同。

 

神谷喜欢旧公寓的小而温暖,来的时候的确费劲打扫了一番,但现在明亮舒适,阳光直射,朝南的落地窗能够照亮房间的大部分,房间里和一般的和式公寓相同,六块榻榻米的空间足够一个人住了。从大门走进玄关再往前走两步,一侧是公用厨房,另一侧就是房间,二楼则都是房间,三楼是开放的天台,不知道谁在这里种满了花,成了一个小花园。

 

这里与学校相隔两条街,去学校的路上会经过一条商店街,神谷每顿饭的食材都在这里买,仅是半个月就和里面的小商店老板们混熟了。

 

这晚神谷本想问问老师一起吃晚饭如何,走到楼上发现房门已经上锁,可能他下午打盹的时候老师就出门了。

 

跟小野确认是明天的火车回东京,也不强留恋人,打算去买点好食材做顿大餐,也好秀秀他见长的手艺。

 

“寿司吃吗?我最近切鱼的技巧练得很不错哦。”

 

“嗯......”

 

“那意面?我之前做的酱要尝尝吗?”

 

“......嗯......”

 

“那天妇罗呢?保准比店里的好吃。”

 

“......嗯...神谷桑,能做那个吗?”

 

“什么什么?”问了半天都吱不出一句话的小野终于有表示想吃的菜了,神谷焦急地让他快说。

 

“想吃炖肉。”小野看着一家生鲜店面,望着里面新切下的牛肉发呆。

 

“你确定不要再高级一点的?”神谷看着他的恋人走进去,跟在他后面又问了一句。

 

“这就很高级了,你看。”小野指着那块牛肉的花纹和色泽,一心只想要那道菜。

 

神谷本想做点与平时不一样的,不要太普通,但正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才是小野想要的。

 

“我可以帮忙,在家里也看过很多次做菜的过程。”

 

小野期望的,只是平凡的日常。

 

回公寓后神谷把一袋子食材拿出来码好,系上围裙煮饭烧水,他让小野把蔬菜切了,做个两人份的小冷菜,顺便把汤的底料煮起来。

 

小小的公寓走廊飘出了饭菜香,飘到猫咪的鼻子里,它优雅地走到厨房门边,卧着眯起眼睛等自己的那份饭。

 

小野把神谷房内的小圆桌摆开,擦干净台面摆上碗筷,把菜一份份端上桌。

 

神谷做的炖肉不多,所以他加了份炸鸡块,盛完两个人的白米饭他在小野的对面坐下,说完“我开动了”,两人拣了块牛肉尝了尝味道。

 

——好吃!

 

小野夹了口饭又吃了好几块肉,又尝了块炸鸡,满足的情绪溢于言表,他打从心底的喜欢这种“家”的感觉。

 

饭毕,桌上碗盘皆空,神谷感叹了声小野的食量惊人,小野害羞的笑笑,说,“不知不觉的就吃完了。”

 

这晚神谷带着恋人去自己的学校逛了一圈,面朝大海的方向有一个温室,里面种了各种花,温室的旁边有座小亭子,与校舍连接的回廊的梁上缀满小灯笼,神谷让小野在这里等着,自己跑进教学楼内开启某个开关,“啪”地一声小野的头顶洒满了暖黄色的光。

 

小野坐在亭子的一角等神谷跑回来。

 

“没入夏前我来这里看见的是湖蓝色的光,虽然远看有点恐怖,但站在这里面的时候,眺望远处的海面,不禁感叹不愧是美术学院啊。”

 

神谷趴在亭子的栏杆上,背对着小野,看拍打在礁石边的浪花。

 

——不论什么景色,与你一同见证,意义都会不同。

 

小野走到神谷身边坐下来,身体紧紧贴着他,把恋人抱进怀里,深深地呼吸着他的味道,迷恋地在他的脖颈处亲吻着。

 

小野亲得他引起阵阵酥麻感,从嘴边漏出了些低||吟||声,神谷回身回应着他,抚摸他的脸,“你终于会一点缠人的技巧了...”

 

小野封住他的嘴,两人眷恋地久久不愿放开彼此。

 

保险起见,神谷带着小野去了海边一处隐秘的礁石堆中间,已近深夜了没有人会经过这里,除非是和他们一样的目的。

 

小野还没有做过这种事,以前不擅长拒绝向他告白的女孩子,但交往的时间都不长,只做过牵手拥抱这类的亲密举动,如果说||做||爱的话,他是第一次。

 

神谷让他坐下来,手自然放在两边,或摸他的发头也行,小野的心跳加速,一面是紧张一面是害羞,自己的||下||体||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看到。

 

他看着面前的人解开他的腰带,拉开裤子,俯身向自己的双腿内侧趴下去,他想起这两天24小时都和这个人待在一起,两人的距离不曾超过五公分,他们在同一屋檐下睡觉、吃饭,他们牵手在海边散步,他们在院子里逗猫玩耍,他们在厨房里一起做饭,他们欢笑,他们亲吻,他们相拥。

 

后来的几十分钟小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他记得自己||射||出来了,呆楞的看着恋人的嘴角边和脸颊、还有脖子延伸至锁骨沾上自己的体液,恋人见他状态不对,就带他回家,小野走进浴室洗澡的时候才意识到,第一次就这么结束了?

 

——不,这算什么?这只是单纯的帮自己解决而已,哪里算第一次?

 

——我算什么?

 

——真丢人。

 

小野猛地搓自己的脸,冲完澡坐在榻榻米上还在懊恼这件事,神谷已经铺好被褥,等他洗完睡觉。

 

“来把头发擦干吧,别着凉了。”

 

房间里的冷气有点凉,小野的头发还滴着水,他低头略微弯腰让神谷帮他擦头发再吹干。

 

“啾”

 

轻轻的,神谷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拉着他一起躺进被窝,钻进小野的怀中,准备入睡。

 

“神谷桑...?”

 

“睡吧。”

 

“抱歉...”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睡吧,晚安。”神谷抱着他,脸埋在他的肩窝,呼吸渐渐均匀。

 

——如果我能再...

 

——神谷桑...

 

小野深呼吸一次,收紧手臂,亲吻神谷头顶的发旋,被神谷的味道层层包裹着,沉沉入睡。



2017.11.17

容我再次做个小说明。先提一个小bug,前几章我有写到神谷的高中三年几乎是一个人住,其实还有他的弟弟,所以照顾弟弟的担子落在了神谷身上,后面会说明父母不在家的原因。

有了这个设定,这篇文里的神谷会比小野成熟许多,而喜欢乱想,感情又丰富的小野也能很快走在神谷身边,我在开头常写小野跟在他身后,现在他们能自然的并肩同行了,再往后可想而知。

说实话,我很想在小野上了大学,神谷毕业以后弄一个转折,让两人分离一段时间,现在写着写着发觉我做不到,他们异地恋的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艰难,能维持到小野毕业就是一个挑战,而后续再来一个大转折我就不是亲妈了,这篇我就想甜甜的一路到底。

淡淡的日常反而是最难写的,每一章都有我最心仪的场景,正如我一开始喜欢上他们的原因一样,相处模式极为普通、平淡,如果能在文中体现出来,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

你们能喜欢,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评论(7)
热度(19)
  1. 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