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我的爱,将继续下去02

*前章链接 00 01

*上次忘记说的设定再补充一下:此篇的时间线与国内高中作息时间相同,没有春假,也没有第三学期。

还是那句话,请不要过深的带入三次元。

*若你能喜欢,那是我最大的荣幸。

*那么,请继续听我讲他们的故事。





02

人的一生大概有那么几次心跳加速的经历,比如考试前夕,比如生气烦闷,比如做完大量的运动等等。

 

小野在答完了期中考试的最后一道题时,抽出压在试卷底部的草稿纸,瞄了一眼坐在讲台边的监考老师,低头在纸上写了些字。

 

“ka mi ya hi ro shi......神、谷...浩?広?史?志?...”

——到底是哪个汉字...

小野使劲挠挠头,考试结束试卷被收上去之后还坐在座位上想这个问题。

“哦!小野君听说今天很早就放学了,咱们去哪里玩玩吧!”

平头一巴掌拍在小野的背上,不轻不重,不过被拍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平头抓走小野面前的纸,看了看上面的名字。

“你认识神谷前辈?”平头很普通的念出这张纸上的名字,歪头看了看小野,告诉他这位前辈是学校三年级的学生,每一次专业考试之后老师会放出优秀作品展示,而这位名为神谷浩史的前辈的作品每次都会展出,在美术生的班级里不能说每个人都认识他,但对这个名字都不会陌生。

“诶?”

等放学后平头带着小野跑到美术生的教室,在专业教室的二楼三楼看展示作品。

最后,他们在前辈们的教室门口停住,隔着玻璃偷偷的往里面张望。

“他们今天下午是专业测试,估计还没考完,咱们要不等结束了进去?”

“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

 

小野踌躇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堵在门口等前辈考完试从这扇门里出来,犹豫着下次前辈不在的时候再偷偷进去看。

 

他看了眼平头,刚想说“我们还是走...”就注意到平头专注地看着里面前辈们的作品。

 

“小野君我们去后门吧,他们快结束了,一会儿碰见老师可不好,这老师话比较多。”

 

“哦、哦。”

 

小野跟着他绕到教室的后门,前辈们已经陆陆续续地在交画纸了。

 

而小野没有再往里面看前辈,他望着走廊上窗外的风景,心思飘的很远。

 

刚才走到门口的时候小野透过门上的玻璃一眼就看到背对着他画画的前辈。

 

前辈的腰时而挺得笔直,对准面前的物体测量着,时而弯下背,凑近画板小心翼翼的画着线条。

 

小野不懂什么线条是优美的,什么线条是硬朗的,但他看到前辈的后背时,那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漂亮”。

 

初冬,教室内没有怎么通风,又因为人多,大都穿了单衣,外套随意的堆放在一边,小野看着前辈的那条从肩胛骨延伸至脊背的曲线,他开始期待着明年的夏天了。

 

沉浸在刚才的所见之景时,忽然被身后的人拍了肩,小野还以为是平头,一回头,本还在他身边的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

 

“哟,你怎么在这儿?找人吗?”

 

“神、神谷桑!”

 

这是前辈第二次吓到小野了。

 

“哦!是我哟~”

 

我真的这么吓人吗?前辈又在想这个问题。

 

“那个,神谷桑,我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吧,我是一年级的,我叫...”

 

“神谷前辈!!我来找你玩了!”

 

小野的话被硬生生打断了,不知道从哪儿窜出的平头拉住神谷就往教室跑,神谷也顺带勾住小野的书包带子,把他拖进了教室。

 

就像上了一堂美术课一样,小野跟着前面两个人翻看画册,逛了一圈教室,还伸手摸了摸石膏像。

 

在旁边两人讨论创作风格时,小野注意到了神谷的座位。

 

画箱挨着椅子放在地上,画架上放着神谷刚刚用过的画板,小野悄悄的拿起来,看到了上面的一些涂鸦,和一串英文字母。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你在看什么呢?”

 

有人在他身后,抽走了手里的画板,翻了一个面重新放在画架上。

 

“抱歉,擅自拿了神谷桑的画板。”

 

“不用道歉啦,只是这画板上尽是些涂鸦,你看那么认真我有点不好意思。”

 

“不...”

 

——不全是涂鸦吧。

 

小野摸摸头,转移话题,“咦?我的同学呢?”

 

“哦,你说平头?他刚才被老师叫走了,谁让他这个时间来,正好被老师逮着了,去摆我们的画了。”神谷整理着书包,把铅笔依次塞进笔袋里,捏了捏橡皮,收拾完毕转身问小野,“等会儿有空么?”

 

“诶?有、有空。”

 

“小野君,你和我在一起会很紧张吗?”

 

——什么?

 

“诶?我的名字...?”

 

“他刚才告诉我的。所以说,你和我在一起会很紧张?”

 

“没有,不是,不是紧张...那个...”

 

“嗯?”

 

神谷耐心地等他回答。

 

“是因为,和神谷桑在说话吧。”

 

“什么?”神谷没有听清小野说什么,身体向前倾凑近去听。

 

“啊不是不是,是我还没习惯和前辈说话。”小野局促地解释道,条件反射般的向后退了一步,使劲挥了挥手,拼命想收回刚才的话。

 

——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你真有趣呐,小野君。”神谷看他这么逗的样子,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上排牙齿。

 

——啊,他笑了。

 

——对着我笑了。

 

就这么聊着天,他们走到一楼,看见帮忙铺画的平头,铺完正好看见一脸呆然的小野,和满面笑容的神谷。

 

“喂——你们要走了吗?”

 

“嗯,后辈要加油哦。”

 

“诶?!你们不等等我吗?我马上...”平头喊着,作势就要背起包准备冲刺。

 

“你别走,我还没改分数呢,今天放学早你就留下来帮忙,反正你也闲着。”没等平头撒丫子跑,老师挡住他的路,只好认命般的扔下书包乖乖等老师打上分数再走。

 

而此刻,走在去学校附近车站的路上。

 

“原来美术生是这样改卷子的吗?”小野问道。

 

“嗯,全部铺在一起再分层次摆放,这样一下子就能看出优劣。不说这个,你今天怎么会来我们教室?”

 

他们走进车站,在长凳上坐下。神谷将书包背在前面,抱着包侧过身问小野。

 

“就是,想看一下...前辈的教室。”

 

前辈本就比小野的个子小,他把包背在前面,伸长腿晃了晃脚。

 

——为什么觉得他有点可爱。

 

小野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哪里不太对。

 

“嗯~~你不会是被那家伙硬拉过来的吧?”神谷指平头。

 

“不是...”

 

——总觉得,有一种不可思议感。

 

——只有和神谷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的,很特别的感觉。

 

“神谷桑,你的家是往这个方向走吗?”

 

有车进站,神谷三两步跨进车厢内,小野小跑着站定在他的旁边,握住拉环。

 

“嗯。接下来我要去一下画材店,我的家要在底站下车。”

 

——和我同一个方向。

 

——怎么办,要不要邀请前辈一起上下学。

 

——不行不行,前辈马上要考试了,不能让他分心。

 

“要和我一起去逛逛吗?”神谷见他出神地望着车窗外面,用手指戳戳小野的肩。

 

“诶?可以吗?”

 

小野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前辈,近在咫尺的他再次展露了笑颜。

 

“小野君,你真的很可爱。”神谷笑得肩都抖了起来,过了几秒才缓过来。

 

他们在五站后下车,小野一路跟着前辈,小心翼翼的走在后面,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转过几个弯,走过几条街,在一处不起眼的巷子里,开着一家不小的画材店。

 

他们走进店里,老板娘看到神谷,向他点点头。原来是常客。

 

在小野的眼之所及之处,陈列了满满当当的铅笔、画笔、刷子、颜料、素描纸、尺子、画板、调色板、画包、各种参照书等等。

 

眨眼间前辈没了踪影,小野踮起脚在货架间寻找,在左手边的铅笔架那儿寻到了小小的身影。

 

赶紧跑到前辈身侧,他正从细长的铅笔架上挑选铅笔。

 

仔细的看,铅笔的种类也有很多。

 

不知何时神谷手里多了一个装刀片的小盒子,他挑了一大把铅笔,转身唰地将笔头对准小野,摆出防御的姿势,又嘻嘻笑着。

 

“嘿嘿,今天是来囤货的,等会儿咱们去颜料区看看。”

 

说完神谷将铅笔一股脑儿放进柜台上的一个篮筐内,拖着小野去店的另一侧。

 

盒装颜料根据不同颜色从浅至深有序的排列在格子之间,管状的则躺在旁边的货架上。

 

“小野君,我们要不要来玩一个游戏?”

 

神谷手上掂量着一盒颜料,转身让出自己的位置,让小野站过来。

 

“我说颜料的名字,你来帮我拿,好不好?”

 

“诶?”小野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抬头看了眼这排列了一整面墙的颜料盒,再两眼巴望着神谷,“要是拿错了怎么办?”

 

神谷嘴角弯了弯,有些坏笑着说,“没关系,拿错了我会告诉你,来试试吧。”

 

结果神谷一共拿了十二种不同颜色的颜料,每一种拿的盒数不等,小野只拿错了其中一种颜色,被前辈夸了一番。

 

“其实神谷桑让我拿的颜色都很好认,下次请让我试试更难的颜色吧!”小野顿时来了信心,挺胸抬头。

 

“好啊,下次让你拿灰色。”神谷又拿了一个篮子来,把颜料全部放进去,他看着这一排排颜料,怔怔地说,“下次就是最后一次来了。”

 

最后的一场就在不久后,考完接踵而来的,是去其他城市参加学院考试。不管你在哪里,水平如何,多么强大的人,都对“最后一次”有着莫名的恐惧。神谷明白,跨越了恐惧与期待,才能发挥自己真正的水平,平时所忙的一切不会辜负他。

 

“统考的时候,我可以去吗?”

 

小野忽然说了一句话。

 

神谷收回思绪,转头看他。

 

“那天我们在放假,应该是可以去的。”小野接着说。

 

“可是你没有车,怎么来?总不可能和我们一起吧。”

 

“我有办法的,请让我陪着神谷桑吧。”

 

——也许你不信,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是,我从未后悔每次决定。

 

——请让我陪着你。



2017.09.29


评论(2)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