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我的爱,将继续下去

happy birthday to me~

厚颜无耻的选择今天来开坑(不要打我w)不过这个坑,对于我来说,有特殊意义。

*看前说明:

设定为高中生DC

相关的专业知识、设定都是本人五六年前的记忆了,加了很多私设,请不要过深的带入现实世界,让我们感受他们的生活就好。

第一章是去年就写好的,一直到今年(不如说最近)才努力存稿,终于在今天把它展现给大家。

喜欢或想吐槽请大力的给我小心心和评论吧~

保证周更。

文中加粗的句子均为小野的内心独白。

那么,请听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献给十七岁正处青春的你。





00
——八年的时间,我依旧无法做到在他的面前展现出全部的自己,即使我一次次的选择了放弃,他总是在恰好的时间点出现,说着我无法理解的话。


——我无法拒绝他的邀请,也无法答应他的请求,就这么过去了一年又一年。

——要去忘记一个人是很难的事情,从与你相遇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想过把你从心里的那块位置挪出去,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你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的时候,我无法做到不接近你。


——我希望,我是那个唯一能陪在你身边的人,不管你拒绝我多少次,哪怕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也不会放弃。


这大概,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01
“小野君,这一段怎么哼啊?刚才没听懂老师说的诶。”


“这里是长音,要拖长一点。”


在一间音乐教室里,一个班的人分散地坐开,每个人手上拿着一张谱子,以两人为小组在练习。


“诶...这样啊。似乎每年这个时候学校都会搞合唱比赛,像我这样的音痴还是滥竽充数的好。”


“我并不觉得你唱得难听,只是有些地方需要小改动,就很完美了。”


“小野君你太会夸人了,和你一组练习真是太轻松了~lucky~”


小野和自己组队的男生笑了笑,低头接着练习。


刚进入高中的时候,从遥远的城镇来到东京上学的小野总怕自己融入不进班级,第一天报到时忐忑着挑了四周围都没人的位置坐下,四下里观察了一会儿,一个剃着平头的男生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和路过的同学挨个打招呼,有些吵闹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小野旁边的位置。


那样自来熟的人,是小野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哟,你好啊同学~旁边没人吧?”


“没,没有。你好。”


小野有些僵硬地和同桌打招呼,心里想着老师在正式开学后换一次位置就好了,可是没有如他的愿,过了半个学期他们依旧坐在相邻的位置,却也渐渐的熟络起来,放学也会一起走。


进入第二学期前,学校将会举行一年一度的校内合唱比赛,所有年级的所有在读学生都要参加,大概这也是这所学校每年的一大看点吧。


比赛举行的前一个月,每个班级就已经开始挑选歌曲练习了,音乐教室也是每个年级轮流使用。


小野的班级练习完毕后,是高三的一个班级使用,在下课前,班级内的女生变得蠢蠢欲动,有几句女生们的窃窃私语钻进了小野的耳朵。


“呐呐,我听说这个班的前辈都很帅!”
“是呢是呢!据说学姐也不赖哦!”
“诶~好期待~”
“怎么还不下课!”
......


“小野君,你在想什么呢?”


坐在旁边的平头看小野在发呆,把手举在他面前晃了晃。


“诶?”


聚精会神地听着八卦的小野才不会说实话,直接装傻糊弄过去。


“我在背歌词...怎么了吗?”


“没啥,只是想问问你怎么想起来跑这么远来念书,你的老家很远吧?”


“嗯...我是想来锻炼锻炼自己的。”


“哈哈哈你这一看就不是真的理由。嘛,算啦,比起这个你快教我下一段怎么唱。”


这位平头的大嗓门惹来了女生们嫌弃的目光,随后就有人小声议论起小野。


的确是帅哥一枚,但他的话很少,平时一直默默的坐在位置上,成绩也算靠前,身边也有不少朋友,但和同学之间多多少少有一点距离感,大家也都理解这是互相之间还未熟悉,若熟悉起来的话,小野一定会更受欢迎。


下课后,小野随人流往教室走,路过一楼的走廊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迎面跑来的男生。男生的个子比自己矮小一点,声音很轻,以至于撞到之后说了什么都没听清他又急匆匆地跑走了。小野回头看着他跑的方向,应该是他刚才上课的那间音乐教室。


可能是急着占位置吧,小野想着,加快脚步向下一堂课的教室走。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对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来说,只是一瞬就过去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练习合唱。在这一个月里,因为合唱比赛的原因,每一天傍晚班级增加了合唱练习时间,在这枯燥的高中生活里也增添了一丝色彩。


合唱比赛的前一天,全校每个年级每个班举行了赛前彩排。这是小野进入高中生涯以来第二次和全校的师生聚集在大礼堂内,人数加起来有几百号,黑压压的挤在这所学校小小的礼堂内,师生到齐后按照高三、高二、高一年级先后定下了每个班坐的位置,随后年级内部抽签决定表演先后顺序。


小野所在的班级抽到了年级内第三个演出,在他们上台前还要等高三和高二的彩排结束,班主任交待了一句先坐下看其他班的节目就离开了。


只要班主任一不在,班上就叽叽喳喳热闹起来。现在所坐的位置也是按照一会儿上台时的站位来排的,小野坐在第四排左侧的地方,右手边的平头早已和前排的同学闹成一片。


——只有这里,最安静呢。


小野看着台上高三的班级彩排,尽量忽略耳边的吵闹声,专注着听前辈们的合唱。


高三的班级都选择了年代久远、简单容易上手的经典歌曲,小野听着,也跟着小声哼唱。


到最后一个班级表演结束,全体鞠躬致谢准备下场换高二开始彩排,那个班级站在最后一排的男生下台阶时磕到阶梯的边角摔倒了,扶起那个男生再把台阶归位耗了点时间,小野听见后排班级的女生议论摔倒的那个男生好逊之类的话,而且个子也很小,似乎170都没有的样子......

 

小野大声故意咳嗽了两下,装作找平头聊天,偏头看了眼后排的女生,带着冷漠的眼神让那些叽喳的女生们转移了话题。


那个男生,小野记得,是之前在走廊上撞到自己的那个人。


——原来真的是前辈。

合唱比赛圆满落幕后,过去了一周,比赛结果出来张贴在学校公告栏上,小野挤在人堆里,去找了那位前辈所在的班级排名。


“啊,hiroshi你看!我们班的排名进前三了!”


“哦,挺不错啊。”


“你的语气很淡定嘛,难不成早就预料到了?”


“没,我们班不是一直这样么。”


“也对呐。”


一组对话传进小野的耳朵里,转头看到了那位前辈,还有勾着他脖子的另一位前辈。


总感觉,和小野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先前撞到自己时,他的道歉声很小,几乎没听见。在舞台上摔倒也是,被扶起来时面带怯色,一直在道歉。

 

但现在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冷静、成熟,说话语气也不像是朋友的感觉,有些疏远,不如说是距离感。

 

小野默默地退到人群后排,再往前辈所在地方挤过去。

 

知道了班级和名字之后,小野想更进一步去了解前辈的全名和其他信息,例如爱好、朋友、所修科目。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小野和前辈一个向右走回到高一的教学楼,一个向左走去往高二高三的教学楼,小野才停止了各种幻想。

 

要是高一的教室不离那么远就好了,就可以知道前辈的教室具体在哪儿了。

 

“小野君你刚才课间去哪了?还想问你专业课的东西准备好了没。”平头见小野跑着进来,背起单肩包就走,他上前一步拉住小野,但又被班长催着去排队。

 

高一,对于音乐生和美术生的下午,都是被专业课填满的,小野将滑下肩的背包肩带拉上去,和平头笑了笑说道,“我去看咱们班的合唱排名了,不意外的是第一呢。”

 

“哈哈,谁让我们班是音乐生和美术生的混合班呢,不是第一咱们老师多没面子啊。”平头提了提沉重的画箱,和小野摆摆手,“那下课再见啦,你专业测试加油啊。”

 

“嗯。”

 

与往届的艺术班不同,小野这届音乐生是上一届的两倍,美术专业的学生也增加了不少,在这一届除音美混合班外,还增加了一个纯美术班。美术专业的学生只要进校前通过考试即可,而音乐生则是进入一年级后的第一堂专业课还要再测试一次。

 

“选择你们擅长的曲子,用最佳状态弹给我听。”

 

这是小野第一次见到专业老师时对全班音乐生说的话。专攻钢琴的小野,副科是美声,而作为这两大专业的他,是班级唯一一个修这两科的人。

 

班里男生本就不多,而且一眼看上去他们并不像学习这个专业的人。

 

但当他们站在台上、面对自己心爱的乐器时,发声的前一秒,你能看到他们所处的世界,是多么美妙。

 

一曲莫扎特结束,小野站起身微微鞠躬,等待老师的点评,其余同学都在复习谱子,等所有人测评完毕,老师宣布休息几分钟,走出教室小野看见美术生也休息了,但没有看见平头。

 

“嘿,我在这儿。”

 

肩膀被拍了一下,小野回头,看到倚在教室门框边的平头,和他打完招呼便和其他男生一起在走廊上聊天。

 

入冬后的天气渐渐变得寒冷,擦脸而过的风毫不客气地带着凉气,刺痛了脸部的每一个神经,让人不由得哆嗦起来。

 

走到二楼走廊外的小阳台,小野背靠在栏杆上,抬头看见了楼上高三班级美术生使用的教室。

 

隔着透明玻璃他看见了正在削铅笔的前辈,身后站着之前课间勾着他脖子的那位前辈。

 

他们看起来很亲密,总是在一起的样子。前辈笑着,回头将铅笔递给后面的人,再拿起一根头秃掉的铅低头削着,身体倾向后面的人,后背贴着肩膀。

 

前辈前方的玻璃窗开着,风吹开他的刘海,露出细长的眉毛,小野盯着他的侧脸轮廓发起了呆,完全没有听到平头在对他说话。

 

在这样的寒风中还能保持着清醒聊天的,也只有这些年轻气盛的高中生了吧。

 

“......小野君你又发呆了,你最近被什么迷住了,心不在焉的。”

 

“有吗?可能吧......”

 

小野迅速回神,对平头自然地微笑。

 

他没有看见自己的脸映在面前的玻璃窗上的表情,在他仰头看着楼上的人时,早已是嘴角上翘,眉头自然舒展,是看入迷的神情。

 

——这该称为什么呢。

 

——这样的感情,该用什么名词去定义呢。

 

——好像,和以前的有点不一样。

 

夜晚,趴在床头边写日记的小野写下最后一笔,问了自己这些问题。

 

这天到周五前,小野每次下课了都会在二楼走廊外的小阳台寻找前辈的身影,到这天为止他才意识到,现在高三正处于准备统考的阶段,所以每天看见前辈都不奇怪,而且前辈们都是一整天待在画室里,距离考试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小野想,这两个月内,他能否和前辈搭上话呢。

 

周五下午,是音乐生们自由使用小音乐室的时间。小音乐室在这栋楼的负一楼,这层楼被分割成一间间很小的房间,供三个年级音乐专业的学生使用,每一间里面配备一架钢琴,学另外乐器的同学则自己带。小野在最里面一间的小音乐室。

 

将下次要测验的曲子熟悉了几遍,小野又弹了一首最近在偷偷练习的曲子,他准备休息一会儿,喝完水杯里的水,开门想去倒点热水顺便和隔壁教室的同学讨论下乐谱细节。

 

打开门他看到幽暗的走廊里站着一个人,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水杯都没拿稳。

 

因为负一楼不是常有人使用,走廊的灯也没人想起来去开,只有每间小教室内透出来的光照亮了走廊的一半。这里除音乐生外很少有人愿意下来到这阴森的地方来,但这里异常的安静,是可以专心练习曲子的绝佳场所。

 

“抱歉,吓着你了?”

 

那人大步向前接住小野掉落的水杯,放回他手里。

 

小野抓抓头发掩饰他被吓坏的事实,另一方面还因为他是前辈,是每天都在想要如何搭话的前辈。

 

小野瞄了眼前辈手里的手机和铅笔,问他,“那个,这首歌是...”

 

“啊,你听过?”

 

“嗯,很久前听过,但忘记名字了...”

 

“这样啊,我是趁着休息时间到这里来的,你不要介意我,继续弹吧。”

 

“名字...”

 

前辈怕是打扰了这位后辈,把手机音乐关掉,放进口袋,抬脚准备离开,听到后辈很小声的说了什么,回头问了他一句,“诶?什么?”却看到他闪躲的眼神。

 

我长得很凶么?前辈这么想。

 

小野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很怕是来找前辈的,脱口问道,“那个,我想问名字。”

 

没有几秒,脚步声的主人走过来,小野看清了,果然是总和前辈在一起的人,跑过来找他了。

 

——为什么会知道前辈在这里,你们关系也太好了吧。

 

——但这不是很普通么,平头不也会来找自己么,吃饭、放学、换教室上课,都会一起啊。但总感觉面前的这两位前辈看上去不是那么普通的关系。

 

——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我吗?神谷浩史,拜喽~”前辈说完就被拉走了,小野看着前辈被拉住的手腕,看着他纤细瘦长的身影,回忆着刚才离自己只有0.5米的前辈,鼻腔里,都是前辈走时留下的味道。

 

他这是,嫉妒了吗?

 

——等一下,这是嫉妒吗?

 

——是吗?

 

小野捂住嘴,身体像脱了力气般重重的靠在身后的门上,心跳突然的加速。

 

——这不是友情,也不是正常的对前辈应有的感情,这是什么?

 

“小野君你怎么站在外面?琴练好了吗?”

 

隔壁小教室的同学适时走出来,看到小野定在那里。同学的声音穿透了小野的思绪,他放下手,但嘴巴还张着。

 

“啊...没什么。我去倒水。”

 

装作冷静的他绕开那位同学,跑到一楼倒水的地方,水杯被随意的扔在了台子上,他向前跑两步到洗手间内,把自己关在隔间,靠着墙蹲下,将脸埋在掌心。

 

——这不是第一次心跳得如此快...

 

——但原因是什么...

 



2017.09.22


评论(5)
热度(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