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你所在的终点

*初见便是远方 后续


*年龄操作做有

教师D x 少年C


*不好好存稿的我......忍不住码了这个故事,大概是挺喜欢这个设定w


*祝食用愉快

 



(1)

在某个国家,某个偏远的小镇上,两年前,住进了一对看似非常亲密的男子。

 

喜欢笑的那位男子看起来年纪很小,但他很成熟,短时间内便与镇子上的居民熟络起来。而喜欢站在他身后的成年男性,在住进来之后的没几天,在镇子边缘的小教堂内做起了教师,在孩子们的口中常能听见他的名字,是一位很优秀的老师。

 

这天,少年正在河边打水,略吃力的提着水桶往家里走时,他的邻居向他跑来,手里拿着什么,大声向他叫道,“浩史,你们家有一份加急邮件!”

 

少年放下水桶,甩了甩手,随意的在裤子上擦了一把,接过信件。

 

“谢谢您,我马上查看。”神谷向他的邻居笑了笑,把信塞在裤子口袋里,提起桶准备走,邻居看他有些拎不动的样子,搭了把手帮他把水桶拎回了家。

 

“你总是很客气呢,我们是邻居嘛,有困难随时可以和我说。”

 

神谷还是笑了笑,微微的弯腰向邻居表示感谢,作为曾经的小少爷,现在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他还未能完全融入其中。

 

不过,多亏了恋人,他还是学到了不少生活技巧,只需要慢慢的花时间适应...

 

虽然这么说,他剩下的时间也许不多了。

 

从家里寄来的信件,白色的信封上印着家徽,他在收到的那一刻便认了出来。

 

还是被找到了吗。

 

这几年内他和小野躲避父亲的追查,搬了好几次家。

 

果然还是躲不过吗。

 

神谷用刀划开信封,展开信纸,里面只有两行字————

 

老爷重病。

请少爷回来吧。

 

署名是父亲的贴身执事。

 

看来父亲未必知道他们在哪里,而是那名执事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寄来的“求救”信件。

 

回去就意味着继承爵位。

 

也许,从他和小野逃出那个家之后,父亲过得也并不好吧。

 

不,说不定那个弟弟已经接回家了呢,不过是需要一个正式的长子做继承人罢了。

 

他不知道小野回来看到这封信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与其回去做赫赫有名的神谷伯爵,他更希望的是和小野在这里过着无名的生活。

 

但现实是————

 

“回去吧,最后看一眼您的父亲。”小野道。

 

 

 

(2)

晚饭间,神谷差一点就把手里的碗倒扣在小野的头上,但他还是忍住了。

 

扔下碗筷,跑出门,在白天总去的湖边坐下,抱着膝,比起愤怒,更多的是不解。

 

神谷已经做好准备了,哪怕是天涯海角,他都会和小野一起去。

 

为什么那个男人会那么平静的说出“回去吧”的话?是认为回去更好吗?是觉得他这个温室里长大的小少爷更适合回到那个温室呢?还是说,小野想回去?

 

“浩史。”身后,是他的声音。

 

小野走近了些,说,“跟我回去,我们谈谈。”

 

不是商量,是命令的口吻。

 

“我不要,在这里说不行么。”神谷抱紧身子,他不太想看小野的脸。

 

“如果您不介意这附近有监视我们的人在,那就在这里说吧。”

 

小野不急不慢的坐下来,看着他的小小的恋人。

 

“.........回去吧。”

 

“嗯。”小野一把抱起恋人,不顾他的挣扎,大步走回了家中,关上大门,直接带着神谷去了卧室。

 

“喂,不是谈话吗?来卧室干嘛...别解我裤带啊,喂!”

 

“我想和您深入点交流。”小野的手探进他的大腿深处,略带玩味的看着身下小小的人儿。

 

再过一年,神谷将要成年,在成年之前,小野想让他习惯做这种事,不要像一开始连碰都不给碰。

 

小野还作为神谷的私人家教时,那段日子神谷总会说些类似大人的话,他看上去,在急着长大,急着离开,急着脱离他身处的世界。

 

被小野带来这里之后,二人独处的时间变多了,来小镇之前小野没有做教师这个工作,一方面为了付房租,一方面为了躲避神谷的父亲,小野选择去做了夜间的工作,在酒吧做侍者,倒不是接待客人,小野还有心理咨询师这一职业可做,靠着花言巧语说些富人们爱听的话,讨好着他们,生意自然就来了。

 

只是神谷还小,夜晚总是让他一人在家,怎么也无法安心工作,小野还是带着他离开,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偶尔闲暇时,小野会突然做些色色的事情,比如拉着神谷,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轻轻的亲吻之后,缓缓的深入。

 

再往下,小野不会继续。

 

他对神谷说过————在您同意之前,我不会动您的。

 

 

 

(3)

“......混蛋......你摸哪里呢......”

 

在帮神谷解决过一次后,小野依然没停下他抚摸的手。

 

看着神谷的脸颊、耳后、脖颈渐渐都泛上一层红色后,小野才收手,抱住他,裹上他们的被子,把神谷的头枕在臂弯内。

 

“如果我说希望您回去,您会同意吗?”

 

小野深情地看着恋人,另一只手揽着神谷的腰,逼迫他的脸靠近自己。

 

“你这是在学我吗?”

 

“诶?”

 

“那时,我们说要一起走的那时,我说了很像的话吧?”

 

“所以这次换我来问您,如果我想回去,您会跟我走吗?”

 

 

 

(4)

一周后,在神谷宅内。

 

“父亲...我回来了。”

 

挂着点滴的神谷父亲,还在昏迷中,他未听见儿子的问候。

 

管家带他去见了住在这个家的另一位继承者,他的弟弟。

 

父亲的遗书和遗产已全部安排好,死后遗产大部分归神谷所有,前提是神谷同意作为继承人回来,否则所有遗产皆为弟弟所有。

 

而神谷回来并作为继承者的情况下,几乎全部的遗产都给他,但有一个条件,神谷的弟弟要作为第二继承者,辅佐神谷的工作。

 

忍着心中所有的不满,离开了会客厅,直径回了他的房间后,神谷将佣人们拒在门外,不进食也不会面,谁来都说不见,除了小野。

 

不,是除了那名带他回来后又消失不见的教师。

 

从神谷踏进这个家的家门起,小野就不见了。

 

神谷也没有找他。

 

他们,还会在一起吗。

 

神谷躺在床上,从带回的行李包裹中取出一支高级钢笔,那曾是神谷赠予小野的,现在交到他手中保管。

 

小野说,“这支钢笔给您,是暂时的。”

 

“什么意思...?”神谷接过笔,放进笔盒,珍惜地放进行李内,他看着小野,后者却朝他笑了笑,没有说缘由。

 

他的意思,是暂时交给自己保管,就是说,小野会离开一阵子,不能说原因。

 

终于,还是抛弃了吗,就因为身世?

 

“哈哈,我要这伯爵之位有何用......”

 

神谷自嘲着,听到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和碰撞声。

 

 

 

(5)

神谷悄悄的开了个门缝,贴着门向外面看。

 

那是从他弟弟的房间附近传来的声响。

 

现在已经没有声响了,只有很轻的说话声。

 

神谷循着那个说话声轻轻的摸过去,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弟弟房间的门半开着,能看到里面两个坐着的人影。

 

“关于父亲的遗嘱,我很抱歉,我也无能为力,如果他真的不想继承的话,我可以,遗产还是归哥哥。”

 

“这你不用担心,只要那件事解决了,我会辅佐他的。”

 

神谷差一点扶不住墙,只差一点,他就要冲进去,质问那个人,为什么白天从不出现,为什么要夜间偷偷摸摸的来见这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家的人,他在调查什么,他回来的目的,他到底是谁...........

 

神谷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瘫坐在地上,一时间缓不过来。

 

很明显,弟弟在为小野做事,小野在调查某件事,是和他有关的,也可能是和他的家族有关,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

 

 

 

(6)

从那晚之后,神谷似乎变了个人,不仅工作上心,家里也打理地非常妥帖,时常有合作的商人来家里拜访,神谷也从不含糊,要管家处处留心客人的喜好,就连之前看都不想看一眼的弟弟,他也要求和“这位家人”一起共进三餐。

 

父亲去世的那天,整个家都很宁静,就连葬礼上也听不见任何抽泣声,简单的仪式之后,神谷想独自在书房内度过一天。

 

神谷默默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红木书柜,手伏在书脊上,一本一本的走过,这些都是他在童年就看完的书,并非出于父亲的要求,只是爱着这些书。

 

走到最里面一排书时,他愣了一下,其中夹得一本厚厚的精装书,是他从未碰过的,稍微用力抽出来,这本却不是书,而是一本手账。

 

随意的翻开到某一页,神谷发现这厚厚的一本都是父亲手记的,段落中间还贴了剪下的报纸,有的字里行间被父亲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出来。

 

这是...什么?

 

神谷感觉到不对劲,他粗略的翻了两页,都是有关家族的负面新闻,有一些直接和神谷父亲有关联。

 

这是神谷从不知道的,可以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家族竟被报道过这些东西。

 

所以他在学校被有色眼光看待,也不足为奇。

 

好在他遇到了小野。让他重新敞开心扉的恋人。

 

这么想着他翻到一页,正中间贴的报纸上写着大大的“事故”与“小野”两个粗体标题,迅速地吸引了神谷。

 

报道中写到多年前与神谷家族合作的小野商人,在一次合作协商中谈崩了,那时神谷的父亲刚继任爵位,他没有遵从上一代的规则,执意修改神谷家族的条规,也不顾后果,导致小野家的产业迅速分崩离析,一时间造成了话题。

 

神谷父亲身边的人都在劝他不要行事如此果断,好好的看看上一代的处理方式,只可惜,第二天小野的父亲受不住打击,离世了。母亲也接受不了现实,带着小野回了老家,不久后还是得病去世,留下小野一人。

 

在这之后,神谷地父亲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联络了四面八方的朋友和值得信任的人们帮忙压下新闻的负面消息,买断所有报道这篇事故的报纸,收敛做生意了一阵子,民间的舆论才有所好转。

 

没想到十几年之后神谷父亲与作为教师的小野相遇,也不会想到,小野带走了他的儿子,等反应过来,查清了底细之后,神谷的父亲一病不起。

 

神谷地父亲始终没有对自己的做事行为和受到伤害的人道歉,等到等到后悔时,才发现来不及了。

 

 

 

(7)

神谷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那本书合上后,他就盯着天花板发呆。

 

原来从一开始,小野就不是单纯的接近他,为他教书。

 

这教师做的一点也不合格啊。

 

明明把他带走之后就可以找机会杀了他的,为什么不下手,还要再带回来?还要心甘情愿的让神谷继承伯爵之位?还说什么暂时......

 

夜晚,神谷家举办了宴会,是葬礼结束后家族内的聚会。

 

神谷只在开场致辞几句,短短几分钟他离开了会场,来到中庭,坐在花园内的矮桌边,抬头看着夜夜星空,月光澄澈明亮,却照不透他想看透的那个人的心。

 

管家端着一瓶香槟和一个酒杯来到跟前,神谷摆摆手,示意他想一个人待着,不要打扰他。

 

等身边没有人后,他走到这个家的大门口。

 

此时与初遇小野的那段时间,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没有任何人会来阻拦他,也不会有谁来说,今晚的夜色真美...之类的话。

 

不觉间,双手抓在铁门的栏杆上,神谷发现他使不上力气。

 

就连对那个人生气,都做不到呢。

 

他弯下身子,把脸深深地埋在双手手掌内。

 

鼻腔内,满满的都是铁锈味。

 

 

 

(8)

一只手搭在神谷的肩膀上,力道非常轻,似是在安慰他。

 

神谷甩开了那只手,冷冷的说,“不要碰我。”

 

“抱歉哥哥,我一直没有和你说真相。”

 

“什么真相?”神谷回头,看到这面相和他有七分像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道。

 

“小野老师离开,是为了弄清当年他父亲的死因。”

 

“难道不是父亲?”

 

“父亲是其中之一,在当时,小野老师不仅和父亲合作,其实还有另一家公司与他合作。”

 

“你不要骗我了,就算另一家公司出了差错,主要的责任还是父亲的横断造成的不是吗?”

 

“这...”神谷的弟弟一时间答不上来。

 

“我不想和你说这件事了,回房间了。”

 

神谷扭头就走了,以防再被缠着,留下一句“不要再管我了”,命令守在门口的管家从明天起,弟弟的一切起居均由他自己的佣人打理,暂时不要让神谷看见他。

 

 

 

(9)

时间就这么过去,四季更替,一年之后,神谷迎来了他的成人仪式。

 

举办仪式的当天也将宣布神谷作为家族继承人,成为一家之主,同时,神谷的弟弟作为辅佐人,一同接受神谷父亲留下的遗产。

 

仪式的空前盛况,与神谷合作的公司董事长们都惊叹了一番。

 

年纪轻轻的神谷就可以担任如此重担,实在与外表不符。

 

神谷染成棕色的头发服帖又柔顺,刘海稍长,被他打理在一侧,加上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凸显腰身,胸前的领带还是早晨管家教他打的,皮鞋漆黑锃亮,小高跟衬托他站姿挺拔,致辞结束后他和各公司的董事长寒暄,随手取来一杯香槟,显得更加高贵。

 

他愈发成熟了,也变得优雅,这少不了每天的礼仪课,相比之下,他身边的人都变得黯淡无光。

 

也意味着他变得更加美味了。

 

神谷只要稍稍寻找,就能看到混在人群中的恋人。

 

已经消失了一年多的恋人,此刻端着一杯红酒,在场地的最外延,向人群的焦点聚精会神的追随着他。

 

“哥哥是不是越发好看了?”

 

不知何时,神谷的弟弟来到小野面前。

 

“嗯,他就是那么吸引人。”

 

“小野老师,您还不打算回来吗?我怕哥哥撑不住了。”

 

小野一口喝完杯中残留的红酒,放下高脚杯,一挥手,和神谷的弟弟告别。

 

“就快了,麻烦你,帮我照顾好他。”

 

这是小野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剩下的,还是等待。

 

 

(10)

“你出去吧,今天没有事了。”

 

神谷解开领带,随手扔在沙发上,靠在沙发边缘,撩起刘海,一只手伸进西装外套的内口袋,摸出了一支烟,他把烟叼在嘴里,不打算吸它。

 

“哥哥,不可以的。”

 

神谷的弟弟跑到面前,抢走了那只烟。

 

“还有吗?请全部给我。”

 

“没有喽,这是刚才收到的,我怎么可能买这个。”

 

“哥哥...请您珍惜自己好吗,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

 

一阵疾风吹过神谷弟弟的脸颊,不知什么东西贴着他的侧脸飞过去,砸在他身后的门上。

 

“你太吵了,快点给我消失。”

 

“......请您好好休息。”

 

弟弟不舍得转身,关上门的一刻,他听见里面传来重重的叹息声。

 

自从那晚家族内聚会以后,神谷在人前人后表现得完全不同。

 

在客人面前,他是完美的,没有瑕疵,令人憧憬。

 

一个人关在书房时,没有人能体会他孤寂的表情背后,那一个消失的人,何时能再见。

 

对待弟弟的态度一天比一天恶劣,并不是心生厌恶,只是单纯的不想把自己的寂寞和不甘暴露在弟弟的眼睛里。

 

————请您珍惜自己。

 

这句话,若不是弟弟来说...效果就不同了吧。

 

很明显,弟弟有事情在瞒着自己,神谷不会主动问他,因为他问了之后弟弟一定会全盘托出,他很怕知道结果后接踵而来的黑暗会将他吞噬得更深。

 

但是,还是想知道啊...

 

一直以来和小野所见的景色,是神谷从未领略过的。

 

因为相遇前,他的眼里只有灰色。

 

所以,让我的眼里再次充满星辰,充满你的颜色吧。

 

神谷无数次的祈祷着。

 

 

 

(11)

大概又是一年过去,神谷收到了不少私下会面的邀请,大部分的目的是为他介绍未来的妻子,能在背后为他打理一切的贤惠的妻子。

 

神谷能拒绝的则全部拒绝掉,推不掉的就让弟弟代替他。

 

某一天,神谷坐在书房的矮凳上,对着窗台外面的大门口发呆。

 

他看见有人推门走进了大门,那个身形,似曾相识。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走进书房,是他的弟弟。

 

“哥哥,刚刚我和几位家族内的长辈谈了一下,鉴于您对妻子、还有从不主动参加联谊等行为,我擅自做主为您找了一位心理医生,来为您治疗心理疾病。”

 

“谁要心理医生,你出去,我不需要...”

 

神谷不耐烦的扭过头去,他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在向书房靠近,接着他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那人笑着,摘下了礼帽。

 

“真是好久不见了,一见面却说不需要...那还真是苦了我这个小小的先生啊。”

 

神谷瞪大了双眼看着他阔别两年的恋人。

 

那支钢笔还放在他衣服最里面的那层口袋。

 

一直、一直在等。

 

小野向前走两步,拥住了那个熟悉的身体,紧紧地,把神谷抱在怀里。

 

神谷的弟弟随手关上门离开。

 

就让他们,不要再分开了。

 

 

END



差一点点没赶上orzzz还好还好,情人节的尾巴,祝大家吃狗粮快乐哈(虽然这篇并不甜(ૢ˃ꌂ˂ૢ))

文中唯一加粗的“先生”,表示小野既是老师又是医生,是神谷的专属先生。大家懂了就好嘿嘿。

评论(4)
热度(21)
  1. 舞月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