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颜掩不住岁月在你眼角留下的痕迹。

wb:@樊小爱_CocoAi

子博客地址请在发布的文章中找。

【onkm】You Are a Lover

*诈尸,证明我还活着23333


*本想写一篇甜甜的,无奈两个月又没动,卡壳卡了好久(哭orz


*虐向,虐向,虐向(说三遍)第一次尝试这个风格,建议配合bgm食用


*BGM:You Are a Lover -The Unbending Trees





我赶上了清晨的第一趟飞机,到达机场后,不意外的没有看到你,你一直坐在那里等我的位置上,如今已空空如也,我放下包,坐在那个位置,拿出记录的本子,写了几行字,直到身边经过一群、又一群的人,我才想起来,该回家了。


冰冷的房间内没有空气流通,那是我出门前将门窗紧闭,家里没有需要过多留意的东西,除了最基础的防范措施外,没有需要一看再看的物品,不知道从那之后过了多久,我每次打包行李时,眼睛总是不离床头边的那个相册本,除此之外,就是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吧,其他再无。我把在路上买的切片面包和果酱放在厨房的桌上,外套随意的搭在沙发靠背上,袜子扔进换洗衣物的篮子里,已经快深冬了,家里却感受不到冰冷的寒气,但我还是搬出暖炉,烧点柴火,暖和身子,从衣柜深处找出我的毯子,把它裹在身上。

 

房间开始热起来,我开了一扇不会有风漏进客厅的窗户,接着把做好的三明治拿到沙发前的茶几上,盘子和玻璃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以及这两个物体冰冷的表面,在手指触碰到它们的时候,我还是不可否认的意识到,深冬降临了。

 

暖炉内的柴火烧得噼里啪啦作响,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不真切,随意翻开一本精装厚皮书,夹一支笔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在字里行间圈圈画画是这几年才养成的习惯,是你的习惯,如今我已数不清楚有多少习惯都是从你那儿偷来的了,竟有些小小的兴奋,因为是你啊。

 

“神谷先生,你在家吗?”有人敲门,我应了两声,放下手中的书,正好笔滑落进那两页之间,夹住了,还在庆幸我养成了你的习惯之时,伸出的脚被沙发腿撞到,疼到我不禁倒吸了口气,撑着沙发我忍痛揉揉腿,站稳后裹紧些毯子,准备开门。

 

“我把您的包裹放这儿了,您不要急,一会儿来拿也可以的。”

 

“谢谢你了,小哥。”我还是赶上了,开门看到他还未走远,跟他挥挥手,直到他的车子留下的车辙很长很长了,我才抱着包裹回到家里。

 

外面忽然就变冷了,一进家门暖和了许多,就连鼻涕都要流出来,我看了看手里的包裹,两个手掌大小的,会是什么呢?而且上面还没有署名。

 

自从搬到这个偏远的郊外居住后,收到的信件一年比一年少,不再像住在城市里那样每天收到实时新闻报纸与杂志报刊,这里就像我的内心一样,拒绝他人的到访。

 

拆开封口,我沿着它撕下边缘,露出了里面的一角。

 

是一本书,还是一本...日记本呢。

 

差不多有一个手指的指节那么厚,可能我平时拿的书都挺重,所以掂量不出这包裹里书的重量。

 

我把开口撕得更大,将这本“书”拿出来。

 

封面上写着———

 

致我最亲爱的,浩史。

 

是你吗?

 

原来是你的东西。

 

我赶快跑到暖炉前,打算细细读它,不想腿脚又疼起来,想必是刚才撞疼了。

 

可刚才撞的是左脚,现在疼的是右腿的膝盖。

 

我再次将毯子裹紧些,小心翼翼的翻开你的书,一张纸掉出来。

 

对折的白纸,上面写了字。

 

“这是小野君说要给你的,感谢你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愿你一切安好。”

 

我不太认得这个字体,但它们娟秀、整齐的排列在白纸上,这次有署名了,我认得,是你的母亲的名字。

 

白纸上开始有水滴落在上面,晕成一个个的圈,我合上它,防止它被我的泪水打湿过多,我要好好保存它。

 

我一遍遍的摩挲着这本书的表面,像曾经一次次的抚摸你的脸颊。

 

封面是湖蓝色的底纹,你用了深蓝色的墨水书写封面上的字,笔触轻轻的,并不飞扬。

 

我找了好一会儿餐巾纸盒,却忘了我很久没有买这类东西了,只能去洗了把脸,再去卧室里静坐片刻,想了想,我还是没有勇气打开你写的书,我没有读进去的勇气。

 

所以睡觉吧。

 

可我一想到你万一在书里写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呢,可能是瞒着我,不愿意当面说给我听的事,所以我掀开被子,也不再裹毯子,直接拉一个椅子坐在暖炉前读起来。

 

“亲爱的浩史,今天是第一次使用这本本子。你还记得吗?这是我们一起去高档办公店买的哦,你还买了一支钢笔,说要练习用钢笔签名,我说那我要买这本书,给你用来练习签名。可惜,你把钢笔和签名的事全部忘在脑后了,我曾提过一次,你专注于练习台本,只嗯了一下,果然还是工作重要呀,你说是不是,所以我要开始记日记,把我们的事都记下来,未来的某一天你看到了,就能想起来了。”

 

“亲爱的浩史,这周你的工作量突然增加,回家的次数比上周要少好几天,其实很想跟你说不想接的工作就不要接,我们的年龄也不小了,偶尔给自己放个假不是坏事,不过我知道你的,哪怕是一次也好,都要站在她们面前,告诉她们,你一直在。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啊。”

 

“亲爱的浩史,最近你终于能接受我叫你的名字了,在工作上,我们也比从前更放得开了,也可以把好多好多想说的说给听众们了,只是我们依旧忙碌,找不到一起休息的时间,我提出了再等十年,我们就慢慢的隐退,在郊外买一栋房子,一起度过剩下的岁月。我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期待你会答应,因为能实现这个愿望是非常渺小的,我们不知道会工作到什么时候,可能是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停止现在所做的事情,就算不再工作了,我们各自还有家人,他们还需要我们回去陪伴,再不久,可能我们各自还会被要求寻找共度剩余岁月的伴侣,不过那对我来说,就只有浩史了。”

 

“亲爱的浩史,这个月的休息日我们终于合上了,我把我的想法又提了一遍,你居然没有反驳,而是欣然接受,这让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你也会考虑买哪里的房子,在这几年内就可以搬。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很开心。”

 

“亲爱的浩史,今天我们闹了一点小别扭,原因是你说想再拼一拼,不想过早的丢下现在工作,不想停止役者这个身份,想多看一会儿眼前的风景。浩史,我们都老了,加起来已经过百了,不是说拼就能拼过去的年纪,你我都知道,昏倒和生病的滋味,我们都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只是不想你再累倒,我只想看着你幸福。”

 

后面还写了很多,基本每周都会写三到四篇,有几篇真的很长,写满了一页,都是对我说的话,我读着,全然不知暖炉里的火苗不似一开始的那般旺盛,正幽幽的变小。

 

这样又过了几个小时,我坐到腿脚麻痹,揉着它们继续读。

 

最后一页,是我和你分开的一个月前。

 

“亲爱的浩史,接下来的两周你要自己好好生活,我们买的小房子你似乎很中意,还没正式入住你就已经每天要去看一次,打理我们的家,等到搬进去时,我已经能想象到你满眼兴奋的样子了,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我们终于能同居,一天都能在一起,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饭,一起购物,一起喂猫,一起收拾家里,一起听音乐,一起叠衣服,一起做饭,一起在阳台看星星,一起入睡。你知道吗,这里的星星,在夜晚很漂亮哦,我们可以一起坐在阳台,我唱歌给你听,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抱着你,什么话都不说,也是幸福的。我爱你,浩史。”

 

这一次,我任由泪水沾湿纸面,黑色的字体没有模糊,只是纸张皱了起来,我把书合上,抱在怀里,忍不住的抽泣。

 

暖炉里的火苗变得很小了,我不在意。

 

夜晚起风了,刮得门窗作响,我不在意。

 

明天的早饭还没有着落,我不在意。

 

堆了好几天的衣服没有洗,我不在意。

 

这本书由你的母亲寄来,有何用意,我不在意。

 

我哭得浑浑噩噩,抱着书缓缓地走到卧室,一下子倒在柔软的床垫里。

 

这个家里,并没有你存在过的痕迹,却仿佛你在这里生活了好久。

 

我们定好搬家的那天,应是你出差回来的第二周。

 

可是你没有回来。

 

即便剩我一人,也要搬到这里。

 

因为定下这座房子的是你,口口声声说以后一起看星星的也是你。

 

所以我一直在等。

 

不管你失踪了多少年,我都会等下去,等到某一天,有人来敲门,说这里是他的家,他只是姗姗来迟。

 

我就会立马跑过去,为你开门。

 

但现在,让我睡一下,可好。

 

我反复读着书里的最后一句话,决定沉沉的睡去,我想在梦里遇见你,告诉你,我这几年过的怎么样,也想问问你,你过得好吗。

 

 

Fin


听了这首歌之后我怎么都写不出傻白甜,这不怨我(不怨你怨谁.......

好吧,傻白甜很快就来

评论(9)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